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202章:小心眼的道安

第202章:小心眼的道安


  出了洞穴,宴有财问我:“对了啊逸,你啥时候惹到道安了?这个人可不好对付,他对你起了杀心,后面肯定还会使阴招的。”
  我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节奏,跟道安连句话都没说上,咋还能得罪他了呢?
  “龙爷的面子这么不好使么?当着他的面放人弄我们,有点说不过去啊。”
  宴有财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别看表面上大家都笑呵呵的,其实谁心里都有底,都知道彼此之间不是真心实意的合作。眼下的合作不过是为了壮大自己的组织,在这个节骨眼上,如果说我们不报团取暖的话,就会立马成为警方的目标,说不定明天就被一窝端了。反之,咱们抱成一团了,警方就不敢碰我们,而且咱们这边埋藏着一只巨妖,只要保证她顺利出世,警方那点实力就不看在眼里了。到时候整个T国呼风唤雨的就是我们,跟你说昂,到时候你就是第二个我这样的得力干将知道不?龙爷肯定不会亏待你的。”
  我唏嘘不已的说道:“等警方那边被干掉了,剩下的就是我们窝里斗,我可不相信道安那群人肯长期跟我们合作。都是当老大的人,谁不想像秦皇一样一统六国?不过就算现在是合作关系,道安这么明目张胆的搞咱们,也太不拿龙爷当回事了吧?”
  宴有财嗯哼一声:“这你就不懂了,他这么做龙爷就算心里不爽也不能够说出来,只能憋着。咱们都是给人家干事的,死了就死了,但是道安他们都是当老大的人物,只要他没太过分,就不能撕破脸。当然了,龙爷也可以跟他玩阴的,明面上不说,私底下斗个你死我活都没问题。”
  “有点宫廷剧的意思昂?”我愣了愣。
  “可以这么说呗,反正都是一个理”宴有财心大的笑了笑:“不过道安肯定想不到,咱们这边居然有一个你这样的人才,这下好了,使阴招最后把自己使阴沟里去了,他现在的脸色肯定跟吃了屎一样难看,哈哈,太大快人心了。”
  阿宝脸色许些苍白,他颇为无奈的说道:“要我说这个道安一点不适合做老大,他心胸太过于狭窄,成不了大事。”
  “就是,我都不知道自己咋惹到他的,就这么弄我。”我看了眼无人机,低声细语道。
  宴有财仔细回想了一下早上的事儿,突然想到一个关键点:“会不会是因为允大小姐?早上允大小姐跟你一个车,估计就因为这个惹他不开心了。我听说道安可是很喜欢允大小姐的,估计就是吃醋了才想弄死你。”
  听完我一阵汗颜:“坐个车而已,喵的是不是别人跟允大小姐说句话他都看不下去啊?”
  “没办法咯,虽然道安这个人在这方面确实不咋地,但他的实力不容小觑,不是什么人都能当允老邪徒弟的。”
  嗯?
  说话间,四周突然起雾了。
  这白雾很浓,几乎看不见雾里的景物。
  “咋还起雾了?”宴有财立马警惕起来,扭头问我:“啊逸,你感觉到雾里有什么东西没有?”
  “没感觉到”这是实话,这雾虽然来的离奇,可我愣是一点阴气或者妖气都没感觉到。这种情况要么就是正常的雾,要么就是对方躲的很远,因为一些妖魔鬼怪都喜欢迷惑人的心智。等人精神近乎崩溃的时候,他们再出来轻而易举击破人心底里最后一道防线。
  “怎么回事?”与此同时,镜头那边的道安几人都皱起了眉头。
  “怎么什么都看不见了?”雾气完全遮挡住了镜头,使其什么都看不见。
  龙爷挥手说道:“把无人机拉高一点,不要接近这些雾气。”
  “是”西装男立马出去安排,可反复调动无人机的位置还是没用,雾气太大了,整片森林里什么都看不清。
  “不会遇到会吃人的妖怪了吧?”
  龙哥的下属五个人被包围在雾里,所有人都人心惶惶,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啊”就在这时,一根藤蔓贴着地面飞速前进,瞬间拉住一人的脚踝,直接把他拉进雾中。
  “老黑,啊……”有人喊了一声,结果话音刚落就被拉走了。
  演哥下属那边也没好到哪里去,一路被藤蔓追着跑,虽然他们为首的小头目会道术,可这什么都看不见,他心里也没底,更不敢硬碰硬,鬼知道这东西有没有毒。
  相比之下,我们这边要好一点,迟迟没有动静。
  “咋回事啊?都过去老半天了一点动静都没有,我们还要继续前行么?”宴有财我们几个背靠着背眼观四方耳听八方,一点警惕心都不敢松懈。q最◎新!章;节v上酷B%匠*Q网Z0
  “走个毛,这雾太古怪了,没准一分开就完蛋”我拿起桃木剑咬破手指在上面画了一下,桃木剑瞬间泛起黄光,宴有财一看也学我试了一下,但是他的桃木剑一点反应都没有。
  “擦,为啥你的像科幻片武器一样,我的就没用?”
  “你又没学过道术,身体里没有罡气,怎么可能有用?”我无语道,随手把剑夺过来,将我的血抹在上面,然后又给其他兄弟抹了一遍,别说,还真特么疼。
  “拿稳了昂,对付妖魔鬼怪其实跟对付人没什么区别,你们就把它想象成是个恶霸就行了。”
  “去你大爷的,哪有长那么恐怖的恶霸?”宴有财哭丧着脸。
  “你一个老大爷们儿还怕这玩意儿啊?”
  “曹,小时候让鬼片吓着了。”
  “小心”宴有财话音刚落,一根藤蔓就飞速靠近他,还好我眼疾手快将他拉开,随手丢出桃木剑,刚好插在了藤蔓上。
  藤蔓断掉半截,剩下的一半迅速缩了回去,至于断掉的那节,在地上打滚撒泼起来,活像一条蛇。
  “这是啥玩意?”宴有财都蒙了。
  “啊”话音刚落阿豪和泰尼斯发出惨叫,两人瞬间被拉进雾里去。
  接着阵阵惨叫声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