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194章:道安

第194章:道安


  今天是允家人过来的日子,宴有财扔了一套西服给我。
  打扮帅气一点儿的,今天过来的可是允家的人,别丢了咱龙爷的面子。这次他们过来做客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千万不能得罪人家,也不能怠慢人家。如今我们和警方一直僵持不下,就得指望允家加盟翻身。
  允家这么大排面昂?我换上西服去洗了把脸,顺带吹出一个自认为很帅气的发型。'+更新最快M-上@d酷zv匠)网0
  宴有财一屁股坐床上,翘着二郎腿叼了根烟:能不大么?说句不好听的,允老邪称霸这边的时候,龙爷还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地头蛇而已,只能在自己的地盘嚣张。而且那个时候,不只是龙爷不敢招惹他们,即便是警方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想而知他们的势力是有多恐怖。后来允老邪患了重病奄奄一息,才宣布退出江湖,龙爷就是这个时候杀出来的。
  那允老邪怎么又突然想着回来呢?
  可能是为了给他徒弟做铺垫吧,趁着他威名还在,拉拢一下原来的兄弟,等他走了,还得指望这群兄弟辅佐他徒弟呢。他那两个徒弟,允恩静你已经见过了,至于道安,这个人我都没见过,只听说过他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反正等会儿咱们就能见着了,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晓得。
  穿好西装打好领带,我跟宴有财并排而行。
  身后的兄弟大部分搞不懂龙爷为什么要提拔我,包括当时的我,也是不明白的。
  按理说我一个无名小卒,为啥会获得他的青睐?就整个集团来说,比我牛逼的大有人在,偏偏别人不提拔,就指名道姓要提拔我。
  我总觉得其中有猫腻。
  不过,仔细一想,我觉得应该是大师兄在暗中照顾我。
  不行,我不能再这么耗下去了,必须做出一点实际行动才行。
  在我身份被识破之前,得先找到师兄,这样才有保障。
  路途遥远,我坐副驾驶上打了个哈欠,尽量表现的很轻松,然后问了一句:财哥,咱们公司里有啥牛逼的大人物吗?
  宴有财想都没想就说道:全集团上下最牛逼的莫过于龙爷的两大护法,一个毒蝎一个鹰眼。这二人无论是卜卦还是布阵都很有一套,如果没有他们,咱这边早就败给警方了,别看警方那边只有那么点人,他们的头目黄警官可不是什么善茬,他上面的黄老头更是一个传奇人物,这边就靠他们俩把我们吃的死死的。
  那这个毒蝎和鹰眼是什么样的人?
  毒蝎这人比较歹毒,经常笑嘻嘻的,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但别看他笑你就放松警惕了,不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这个人非常厉害,警方那边的卧底都是他一手安排的,所有消息来源都经他接收,就上次卧底事件,还都是他给我的照片。
  照片是黄前辈拍的,既然能到毒蝎手里,说明他很有可能是大师兄。
  不过在不确定之前,我不能去找他,不然他要不是的话,我就死定了。
  随即宴有财又道:至于鹰眼嘛,此人话不多,做事却干净利落,平时不爱争风头,但往往他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这是我混迹江湖这么多年总结出来的道理。像毒蝎那样的人,他想弄你,根本不会藏着掖着,光明正大的来,反正你弄不过他。但鹰眼就不一样了,他喜欢玩阴的,而且他的实力和毒蝎不相上下,两人都很厉害。
  如果毒蝎是大师兄的话,面对鹰眼这样的人,岂不是很危险?
  到了车子停住,宴有财看了眼前面的十字路口说道:啊逸,你跟我过去。
  好我解开安全带下车,跟宴有财并排走过去。
  身后的兄弟无一例外全都是羡慕嫉妒恨的眼神。
  你说这洛逸是啥来头,为啥龙爷这么中意他?据我所知他们就见过一面而已。
  不知道,不过龙爷既然看中他,自然有龙爷的道理。
  我觉得挺不公平的,你看宝哥跟财哥多少年了,龙爷都没正眼瞧过他。
  阿宝瞪了他一眼:放什么屁呢?我跟财哥那是心甘情愿的,并不是为了让龙爷注意到我,与其让我到龙爷身边办事,还不如让我一辈子跟着财哥干。财哥平时对你们不好吗?一个个的在这里说这种话,我告诉你们昂,龙爷选择啊逸自然有他的道理,再说啊逸救过财哥一命,所以财哥这么喜欢他,不是没有道理的。怕是换做你们的话,当时那个场景早就吓尿自顾自逃跑了。
  一群人被阿宝训斥的鸦雀无声。
  车外,我和宴有财来到路口,一片黑车行驶过来,停下后,司机快速下车,然后打开了副驾驶的门以及后座的门。
  副驾驶上下来一个身披黑色大衣,带着墨镜的装逼男人,奇葩的是还梳了个大背头。
  你以为你丫是小马哥呢?还是许文强呢?搁这儿玩上海滩啊?就这吊样,就差一首上海滩的歌曲了。
  随着男人下来后,后座下来的是允恩静,她就比较随便了,只是一身干净利落的白色休闲服,带着一个太阳镜,别说,跟黑衣男比起来气质就不一样,允恩静能给他压死,即便只靠一套休闲装。
  宴有财笑嘻嘻的上去跟男人握了下手:道哥,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道安笑呵呵的摘下了墨镜,司机很识趣的上前接住,然后又取下道安的大衣。
  道安看了眼天色,说道:时候不早了,先回去再说吧,一路行程匆忙,还没来得及吃早餐呢。
  宴有财拍了拍脑门:瞧我这记性,来来来,坐我的车吧,咱哥俩好好聊聊。
  道安面露难色,不过还是答应了,他的眼里透露着轻蔑,似乎很瞧不起宴有财这阿谀奉承的样子。
  宴有财有啥办法?再不爽对方也得把对方当祖宗供着,不然龙爷得罪下来谁都没有好日子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