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193章:噩梦

第193章:噩梦


  再说龙爷这边,龙爷虽然防着他们,但也很需要这二人的帮助,虽然手底下能人异士有不少,可他们缺少手段,缺少头脑。至于宴有财这样的,虽然生猛有头脑,可不会道法也不会邪法,只能是一介武夫。
  你让他上阵杀敌,OK完全没问题,但让他去杀会法术的,他就完犊子了。
  这就好比刘备的诸葛亮以及五虎将一样,没有五虎将单靠诸葛亮他能有那番作为吗?反之,没有诸葛亮单有五虎将,他能得天下吗?
  取长补短,为己所用,这,就是龙爷。-酷^匠“网永GG久[email protected]免费@Q看小=说}0
  龙武!
  当龙爷准备杀了我的时候,毒蝎说话了。
  龙爷,这个人杀不得,虽然他是卧底,但他对我们来说有巨大的用处,再者,这人年纪不大,心性跟那些经历过生死的卧底不能比。如果我们能策反他的话,将来他能成为你的第三个护法也不一定,因为他有一样我们所有人都没有的东西。
  什么?龙爷顿时来了兴趣。
  阴阳眼!
  我们这样毒蝎出了个主意。
  听完后龙爷陷入沉思:你是说,不但不杀他,还要把他扶起来?
  没错,他年纪不大,咱们就给足他天肉,让他迷失自我,等他站到一定的高度了,还舍得丢掉这边的身份,回到警察那边做小弟?
  龙爷眯眼笑了起来:还是你有心思啊,不过你说这阴阳眼对我们有用,具体有什么用?
  不好说,也许能帮助我们掌控文车妖妃,阴阳眼这种东西我也只是听说过而已,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而且他的阴阳眼被人开发了,只是作用还没发挥,如果我们能好好利用阴阳眼的力量,掌控车妃完全没问题。
  好,那就按照你的意思去办。
  
  事情的大概经过就是这样,说白了,第一天来到这里,我的身份就已经暴露。
  只是,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而已。
  从一个局,跳到另一个局,只有我还在小心翼翼,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沦为别人的棋子。
  这件事,在当时只有龙爷以及两个护法知道,其他人,一概不知。
  视线扯回来,龙爷那边挂了电话之后,吩咐人去做足准备,明日一早接待允家人。
  他现在需要壮大自己的势力,允家在这种时候提出合作,对他来说无疑是件好事。
  允老邪虽然隐退江湖多年,但他的名声依旧还在,现在一回来就发展这么快,跟这样的人合作,百利无一害。
  到时候,这边两大巨头联手了,警察什么的,完全不放在眼里。
  而宴有财那边,一个小时后,终于结束了战争。
  他冲了个冷水澡,哼着小曲儿相当得劲,丢了不少钱给床上的女人,随即走出屋去。
  我一直贴着门,听到他那边有动静,便立马开门出去。
  宴有财到我这儿看了一眼,哈哈大笑道:咋还睡着了呢?是不是你太小了,给人整的感觉都没有?
  你放屁,分明是我太猛了,她承受不了昏过去的。
  你可拉倒吧,说话没大没小的,老子是你老大哎。
  麻蛋,和丰伟他们说话说习惯了,开口就没大没小。
  宴有财看我一本正经的脸色,不禁哈哈大笑:跟你开玩笑呢,还当真了啊?兄弟之间就得说流氓话,这样才显得真兄弟。
  靠,你吓我一跳我怼了他胸口一拳。
  随后阿宝他们也都出来了,下楼的时候,经理小心翼翼的看着我们。
  刚才打死一个小姐,她是半点怨言都不敢说,现在更怕我们会找她麻烦。
  不过,宴有财心情非常好,完全没理她,走的时候还给每个人都打赏了小费。
  回去的路上,阿宝纳闷的问道:财哥,你这是发大财了还是咋滴?怎么每个人都要打赏一遍?
  宴有财搂着我略带深意的笑道:刚才龙爷打电话跟我说,让我们好好带着啊逸干,争取把他扶成第二个阿洛。
  卧槽,开玩笑的吧?阿宝惊讶的喊道。
  财哥,这玩笑开不得我心里汗颜,这尼玛我和龙爷就见过一次,他还能说这话?
  宴有财点了点头:嗯,是龙爷说的没错,他看人非常准的,既然很看好你,就说明你有过人之处,只是有待开发。
  我又一阵汗颜,这还看人准?扶一个卧底上位他还真是挺准的。
  那以后我们得好好跟啊逸打好关系了。阿宝他们起哄道。
  咳咳咳,别闹了,担当不起。
  龙爷说的话指定没错。
  一伙人打打闹闹回到家,各自房门一关就去睡觉。
  都玩累了,况且明天还有事要做,就没玩太晚。
  我躺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睡梦中,我梦到了一个奇怪的画面。
  画面中,一排排的屋子被熊熊烈火吞噬,各种妖魔鬼怪充斥整个院落。
  不少人与妖魔斗着,奇怪的是无论是妖魔还是人,我都看不清是什么样子,只能看着黑乎乎的样子。
  在众妖魔之中,有一个浑身戾气的黑影,他双眼的部位冒着蓝光,好似地狱燃烧的火焰一样。
  他站在烈火之中,见到他的人都得退避三舍。
  我像是一个旁观者看着这一切发生,当梦一直到尽头的时候,我突然记起来这一幕在哪里见过了。
  从一开始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直到最后一刻,我才想起,这不就是师父画给茅山的预言画吗?
  那,那个人影,是不是雪儿?
  我迫切的想知道那是不是雪儿,于是我穿过火焰,伸手抓向她。
  却在将要拍到她的时候,突然惊醒了。
  我从床上坐起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额头布满了汗水。
  外面已经天亮了,宴有财这叼毛直接开门进来,看到我满头大汗的样子,取笑道:咋滴呢,昨天晚上玩废了昂?
  没有,做噩梦了我擦了擦额头的汗,心里一直回想着刚才的梦。
  梦里的黑影,到底是不是雪儿?
  她以后,真的会变成那样吗?她真的,会毁了茅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