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190章:允家人

第190章:允家人


  离开阎王堂,在回去的路上,宴有财变得跟之前一样,喜笑颜开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一副豪爽的样子。跟他杀黄毛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丰富是两个人一般,这样的宴有财让我越发不敢跟他接触,说不定下一个死的就是我了。
  以前在家的时候习惯了每天都跟州州说话,两个人分享着对方那些有趣的事。*更新》#最?快上@酷匠A网#0t
  如今异国他乡,我的手机又在黄前辈那里,所以根本没法联系。
  心里不免有点想念州州,唉,还要在这里待一个月,也不知道这一个月我能不能平平安安的熬过去。
  我那个未曾谋面的师兄也不知道在哪里,是个什么样的人。
  “对了财哥,刚刚龙爷说的允家人是什么人?”
  “哦,允老邪你不知道吗?他可曾经是这边的霸主,后来因为身体不好的原因退出江湖,去了h国生活。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回来了,而且还重振旗鼓,把以前的兄弟都叫回去,好像是准备下位,把位置留给他那两个徒弟,所以在下位之前,得把一切打点好。”
  “允老邪我听说过一点,但是不知道他有两徒弟。”
  我只知道允恩静是他徒弟,但没听允恩静提起过有师兄姐妹啊。
  “他徒弟一个叫道安,一个叫允恩静,道安这个人比较低调,在这边也没什么大作为。允恩静那个小妞就不一样了,之前在这边直接干死了老降头师,那可是这边权威最大的降头师,她说干就干,所以惹了不少祸端。几乎这边的人都知道她,后来她师父没办法,就给她带到h国去了。”
  这妞够猛啊,突然感觉她揍我都是轻的了。
  “对了啊逸,你不会用枪吗?刚刚看你拿枪都不对。”
  我随口扯道:“以前在国内哪有机会弄到这玩意,所以一直没碰过,来这边后虽然用过,可不习惯,感觉太沉了,单手拿,手都是抖的。”
  “哈哈,没关系,等会儿我让下面的兄弟教你。”
  “行!”
  宴有财这个人说一不二,让我回去休息了两天后,真就让其他人教我使枪。
  就是这个准心有点差,怎么都打不着。
  这两天时间,一番接触下来我发现宴有财确实没什么架子,跟所有兄弟都合得来,别人不是因为他是老大就服他,而是真心实意的服,就乐意跟他干。
  听其他兄弟说,以前他为了一个小弟跟一个大佬干起来,干的可厉害了,最后还是龙爷亲自出马,才平息这场战争。
  试问,有哪个老大会为了一个无名小卒去得罪一个比自己牛逼的大佬?
  宴有财就是这么个人,所以大伙都乐意跟他干。
  这群人挺叫兄弟道义,跟他们相处我一点压力也没有,说实话,这个卧底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简单的多。
  当卧底也蛮舒服的。
  “啊逸,还练枪呢?”是夜,我跟其他兄弟在练枪,宴有财走进来乐呵道:“别玩了,出去玩去,明天一起去接应允家的人。”
  “好勒”几人丢下枪。
  叫啊宝的哥们儿搂着宴有财肩膀说道:“财哥,去哪儿潇洒啊?”
  宴有财轻轻锤了他胸口一下:“就去你平时最喜欢的那家。”
  “得嘞,就知道我财哥最爱我了,等会儿给你服务昂。”
  “滚犊子的,你这普通话得练练,说的跟个鬼一样,要不是我不懂泰文,否则就让你说泰文了,中文真不合适你。”
  “哈哈哈”
  我们几个人笑了起来。
  开车来到一家会所,哥几个直接包了三楼所有包厢。
  其他客人看到宴有财,都会打声招呼,好像他在这里挺有面子的。
  “啊逸,你先选昂”屋里,一群美女站成一排让我们挑选。
  其中有几个是z国人,其他的各个国家得有。
  我就挑了一个咱国内的妹子,当然,我是没那个心情玩的,只是为了应付宴有财而已。
  宴有财哈哈大笑道:“有眼力劲儿,还是咱们国内的带劲儿哈。”
  “不不不,主要是我听不懂其他国家的语言,叫起来不是怪怪的吗?”
  一群人放声大笑起来。
  “行了,把我兄弟伺候舒服。”宴有财拍了拍那个妹子的屁股。
  妹子穿的蓝色制服,长度只到大腿。
  她一脸妩媚的说道:“放心吧爷,肯定伺候好这位小爷。”
  “哈哈,去吧啊逸,没个一两小时不许出来昂,不然我踢你回去。”
  “扯犊子呢,我身上还有枪伤,虽然用了你们的特制药,可现在还是疼,能坚持玩个一小时就不错了。”
  “那你完犊子,你看我中了那么多枪,现在还不是生龙活虎。”
  “我们不一样,不一样……”我唱了起来,搂着妹子去了其他包厢。
  “财哥,啊逸这小子你信得过不?”阿宝靠过去问道。
  宴有财眯起眼睛:“他的底子我查清楚了,没什么问题,他交代的也一清二楚,没有骗我们。而且我在码头的时候差点让人干死,是他和阿洛冒死过去救的我,当时他还中了一枪,这些都是因为我,所以,我信得过他。大家都是兄弟,你们别见外,啊逸刚来什么都不懂,他也还年轻可以慢慢来,你们多带带他就行。但是有一点,不许碰D品,要让我知道谁带他碰那玩意,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放心吧财哥,我就问问而已,你都这么说了,我们肯定把他当自己人。”
  另一头,来到包厢后妹子就往我身上蹭,我推开她关上门不耐烦的说道:“行了行了,我身上有枪伤呢,没心情玩。”
  “哎呀,你躺着就行,我来伺候你。”
  妹子贴着我,力气还挺大,挪到床边顺势一推,我刚躺下去她就压了下来,很熟练的伸手往下而去。
  这特么谁受得了?我还是个年轻气盛的小处n啊。
  就她这身材,看一眼都把持不住,更不用说被这么压着了。
  不行不行,张是非,你想啥呢?怎么能做对不起州州的事?
  一想到州州,我连忙推开她。
  “都说了不想玩,你自己躺会儿吧,钱不会少你的。”
  她愣了愣,没搞懂这是什么意思。
  “爷,真的不玩?”
  “没心情,你就躺一会吧,等财哥完事了再离开。”
  “好吧,不玩你可别后悔。”
  玩了我才后悔呢。
  但是我发现留她在这里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这妖精一直在暗示我,不停的勾引,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扛得住?
  越发看着她,小小非就越发抗议。
  不行不行,我不能对不起州州。
  可……州州也不在这里,就一次她也发现不了。
  想到这里我先前走了一步,妹子满意的笑了笑:“想通了么?”
  他大爷的,玩就玩吧,反正亏的又不是我。
  男人一但有这个念头那就完犊子了。
  我一下子扑了过去,直接就扒衣服,可才脱掉她的外套,我就停住了。
  因为我感觉到有人在盯着我看。
  往窗户瞅去,我的妈,居然是一个女人趴在窗户那里。
  她双眼乏白,没有眼仁,头发直接遮住了脸颊。
  哪来的女鬼?
  我身下的妹子直接吓得尖叫一声昏迷过去。
  那只鬼看了我一眼,往下一掉瞬间消失。
  我走过去一看,外面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
  不对,肯定不是巧合,巧合的话,怎么可能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出现?
  难道说有人在暗中盯着我?会是谁?大师兄?
  不过,不管怎么说,得亏了这只鬼,我才没出格。
  万幸万幸,我没有对不起州州。
  没了那方面的欲望,我瞬间就清醒了,心里有点愧疚,感觉还是对不住州州,我居然没能忍住,他大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