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188章:身份败露?

第188章:身份败露?


  子弹打在右肩,我重心不稳摔了一下,宴有财见状,一把将我推上后座,拿起枪怒吼:“老子跟他们拼了。”
  右肩的疼痛让我几乎晕厥,我忍着痛对宴有财说道:“老大……留得青山在……不,不怕没柴烧,都死在这儿了,谁来给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宴有财咬牙切齿的开了两枪,这才骂了一句娘钻上主驾驶。
  随即开着车倒进小路掉头就跑。
  后面的警车追了过来,不过速度并不是很快,一边追一边开枪,如果真的打,完全可以打掉我们的车轮,但他们得放我走,所以只是装腔作势。
  宴有财的车技很好,开的也很快,在蜿蜒曲折的山林子里,很快甩掉了后面的警车。
  一路逃亡到深山里一间破屋子门口,宴有财停下车,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片刻后那边接通,宴有财如实交代了这边的情况,对方让我们先躲一下,很快就安排人过来接应我们。
  挂断电话,宴有财看着后座的我和蓝洛,猛拍仪表盘:“怎么会泄露,这次的交易根本没几个人知道。”
  “老大,蓝老大好像没了”我伸手试了试蓝洛的气息,果然没气了。
  宴有财捏紧拳头:“啊洛,早晚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姓黄的给你报仇。”
  接着他又看向我:“你跟阿洛混的?”
  “嗯,我叫洛逸……”
  “好小子,看你年纪不大,却敢冒着危险来救我,如今阿洛死了,以后你就跟我吧,我不会亏待你的。”
  “别这么说,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可能就逃走了,是蓝老大非得坚持过来救您的。”
  “不管怎么说,你都救了我,回去之后你就跟我混。”
  “谢,谢谢老大”
  在这里待了一会儿,散蛊灰的劲儿过后,我疼的受不了,直接昏迷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一间崭新的房间里了。
  门打开,一个穿着制服搭丝袜的女人走了进来,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多点。
  她端着一碗热腾腾的药对我说道:“醒了啊,来,把药喝了,财哥在大厅等你呢。”
  我接过碗道了句谢,这才发现,身上已经缠了绷带,上半身没穿衣服,下半身就一条裤衩子。
  一口将药喝完,女人又递过来一套衣服,完全没有半点害羞的样子,我穿衣服了她都不避一下,整得我贼尴尬。
  随即,在她的带领下,我去到了大厅。
  这大厅和普通人家没什么区别,不过倒是挺大,一进门看到宴有财,我便很有自知之明的喊了一声:“财哥,您找我有事吗?”
  宴有财放下茶几上的双腿,拍了拍沙发道:“坐过来,咱俩唠唠。”
  “不用了,我站着就行!”
  “不要客气,现在你就是我兄弟,而且咱都是z国人,异国他乡的,能照顾就多照顾一下。”
  “这……”我半推半就的说道:“那,那我不客气了。”
  坐到宴有财身边,他示意那女人出去,接着递了一根烟给我。
  按理说他是大哥,不应该这么对我的,所以我没敢接。
  “接着,畏手畏脚的干嘛?看不起你财哥吗?”
  “不是,就是有点紧张,以前跟蓝老大的时候,他可没这么对过我们。”
  “哎,我就经常跟阿洛说嘛,自家兄弟就得当自己的左右手看待,不能用看下人的眼光去看他们。就像昨天那个情况,如果是阿洛遇到我那样的事,我敢打赌,没几个兄弟会回头拉他一把。而我就不一样了,我宴有财什么都没有,就是不缺兄弟,哪怕豁出老命,他们都愿意跟我干,为啥?可不就是因为我不拿他们当下人当小弟么?既然跟我混了,就不能见外,我给什么,你拿什么。但唯独一点,你不能背叛我,否则我有千万种办法弄死你。”
  “财哥,别的我不敢保证,单说背叛这一点肯定是不会的,而且我身上有命案,离开这里,别无去处。”
  “哈哈,你小子年纪不大,还能背命案昂?咋回事啊?”
  “能是咋回事”我突然就没了那种压力感,像跟普通朋友唠嗑一样,跟他聊了起来:“就是捅了几个人而已,得亏蓝老大愿意保我,不然我早就让人砍死了。也正是因为蓝老大保了我,我才心甘情愿跟他干,只可惜,我才来没多久就遇到这种事了。”
  宴有财呵呵一笑:“在这边,这种事经常有,你得适应。说句难听的,也许下一秒死的就是你,这些都说不准。”
  看了眼时间,宴有财似乎想到了什么。
  “行了,你身体怎么样?吃得消的话,跟我走一趟,去阎王堂见见龙爷。”
  “那是什么地方?”这个龙爷就是他们的老大,不过阎王堂是啥地方我就不知道了。
  “普通的牢房而已,用来关押叛徒以及行刑的地方。”
  宴有财既然让我去,我说不去的话,肯定会让他有想法。
  这里不比国内,不能再那么言论自由,无论他怎么说,我都必须把他当老大看,千万不能把他当成自己一个水平线的兄弟,这样容易犯事。酷mW匠R}网x◇正版n◇首xl发0$
  这点常识我还是有的。
  在宴有财的带领下,来到了地牢里面,地牢最深处有一间空房间,进去一看,里面站了一堆人。
  这些人个个西装革履,他们面前,坐着一个大背头胖子,杵着一根拐杖横愣着双眼,看起来怪吓人的,尤其是眼角的刀疤,深到快要看见骨头一般。
  “龙爷,人带来了!”宴有财恭敬的说道。
  龙爷嗯了一声,一挥手,旁边出来一个黄毛小子。
  “认识这个人吗?”
  黄毛看着我摇了摇头:“不认识,从来没见过,我敢肯定他不是蓝老大的人。”
  闻言我心里咯噔一下。
  这小子不就是来这里之前,黄警官查过的那个黄毛吗?当时还问他要身份证来着。
  完了完了,千算万算没算到他是蓝洛的人。
  龙爷眯眼看着我,宴有财也冷着脸看我。
  不夸张的说,我腿已经软了,只是在硬撑。
  黄毛走到我面前非常有底气的说道:“龙爷,这次蓝老大会失手,肯定是我们这边出了卧底,而且我从来没见过这小子,昨夜蓝老大死了,现在他又不明不白的冒出来,我敢肯定,他就是卧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