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184章:告别

第184章:告别


  鬼老头答应帮我准备护照,他说一切有他准没问题,我当然相信他,也按照他的意思,没有告诉别人我现在是他徒弟。买了两碗饺子回去后,正巧看见我爸在给我妈聊天,我把饺子递过去,露出笑容对我妈说道:老妈,感觉怎么样了?
  我妈一脸愁容的看着我:儿子,我刚刚做了个梦,看见两个人说要带我走,本来我已经跟他们走了,但途中出现了一只怪鸟,还跟他们说了几句话,之后他们就把我送回来了,你说这事儿玄乎不的?
  好了老妈,我听说啊这地府的阴差有时候是会带错人的,说不定他们就是带错了你而已,所以不要多想。再说了,这不是已经把你送回来了吗?没事的没事的。
  我妈松了口气,说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
  师父那边,给了我一个星期的时间,让我做好准备,他说这一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有什么话要跟家人说的就赶紧说。
  不过我没有告诉二老要去T国的消息,也怕他们担心。
  吃完饺子我妈就入睡了,我爸这才郑重其事的问我:小非,你老实跟我说,你妈能恢复过来是不是跟你有关?
  我如实回道:算不上跟我有关吧,只是我认识一个大师,他算到我妈阳寿没尽,所以就帮我拦住了来带走我妈的两个阴差。
  那大师人呢?你好歹请人家回来吃顿饭啊。
  爸,吃饭就不用了我叹了口气说道:他救我妈也不是白救的,我得跟他出去一段时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有危险不?
  能有什么危险,他本事那么大,肯定没危险的。
  在我的一顿忽悠下,我爸这才松了口气。
  五天后,我妈的身体恢复了个七七八八,就连医生都解释不了这是怎么回事,从检查报告上来看,病情好的差不多了。
  就算是正常恢复,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断病的,但奇迹就这么发生了。
  他们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时候,只有我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而要去T国的事情,我告诉了丰伟他们,且让他们别说出去。
  不过我给的原因是T国那边的朋友要我过去帮忙做事。
  丰伟问我什么时候结交了国外朋友,这让我有点难以回答,不过,在他的再三逼问下,我还是把拜师的事以及师父救了我妈的事给说了出来。
  但我没有说拜的是鬼三算,这件事暂时知道的人少点比较好。
  并不是我不相信他们,而是我不相信张超这个沙雕,那么爱吹牛逼,估计告诉他了,哪天就会出去吹嘘一句我兄弟是鬼三算的徒弟。
  另外我妈挺喜欢张超这孩子的,我就托他有空去看看我妈。
  张超眼泪汪汪的抱着我说:兄弟,我太舍不得你了,没有你的日子我真的好孤单,都没人陪我吹牛逼了,
  滚我恶心的推开他。
  丰伟嘿嘿一笑:要不我们陪你去呗?
  算了吧,这边还有雪儿要照顾呢,你不在这我不放心雪儿。
  这伙人里面,只有丰伟是真心喜欢雪儿的,当然了,这种喜欢不是那种喜欢。
  丰伟淡然点头,让我小心一点。
  第六天早上,我离开了水城县,再次去了c庆一趟。
  州州放了学,直接出来找我。
  我在他们学校门口等了挺久才看到她。
  对于这丫头,本来有很多话要说,但当我们面对面的时候,我又说不出来了。
  她问我怎么来这边了,我也只是笑着说了一句想她。
  因为她第二天还要上学的原因,我两没有玩太晚。
  只是简单的牵了手,逛了街,这大概是情侣之间很常有的事。.W酷:匠[email protected]网O、唯!一%正版G',其他都◎u是[email protected]盗k版0K
  那天晚上我们坐在草地上,附近有人放烟花,看着满天烟花,我给我妈打了个视频电话,那边秒接。
  我妈看到州州可高兴了,两人哇哇一顿聊。
  看着这温馨的一幕,我心里特别的高兴。
  从侧面看州州撩头发的样子,也特别的美。
  刚好烟花照亮整个大地,她在光芒的照耀下,显得特别有仙气。
  挂了电话后,州州发现我盯着她看,笑着摸了摸脸:干嘛,我脸上有字吗?
  没有,州州,你真漂亮。
  州州嘻嘻一笑,搂着我脖子靠了过来。
  那是我两第一次接吻,那一瞬间我大脑完全一片空白。
  方才后知后觉的搂住了她,虽然时间不久,可那股子甜蜜感对我而言简直爆棚。
  松开彼此后,州州整理了一下头发: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我送你吧。
  好!
  一路上,我故意走的很慢,想多跟她待一会儿。
  她似乎猜到了我的小心思,也走的很慢,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
  快到宿舍门口的时候,我停下脚步,鼓起勇气对她说道:州州,我有点事想跟你说。
  你说呗,刚才就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了,我还在想你不说的话我就问了呢。
  我得去外地一段时间,可能暂时不能联系你了。
  额,去外地跟不能联系我有什么关系?
  就是,那边,那边信号不太好,山区嘛,可能联系不上你,你可能也联系不了我。但是你放心,一有机会我就联系你,不会让你担心的。
  州州看着我没有说话,被她这么看着我都有点心虚了。
  片刻后她叹了口气,似乎有话要说,但始终没说出来。
  好啦,去不了多久的,一回来我就找你好不好?
  张是非,我也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你不用处处为我考虑,你还需要工作,我能理解,但是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知道我笑了笑说:快回去吧,我也该走啦。
  嗯,那一路顺风,拜拜!
  拜拜
  州州走到大门口,我忍不住喊了她一下。
  还有什么事吗?她回头看着我。
  没我咬着牙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州州,我爱你。
  她噗嗤一笑:傻瓜,快回去吧,等你回来了,一定要来找我,不然我就生气了。
  一言为定!我嘿嘿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