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178章:牛头

第178章:牛头


  其他的多余了我也不想说,在这边干耗着没意思,我就先回医院那边帮忙照顾我妈,不过心情很低沉,我甚至在想今天晚上如果出事了怎么办?万一周队调用不了武器怎么办?那边居住的人虽然不多,可疏散人群你总需要一个说法,周队怎么说的我不知道,但武器这种东西你搬运过来,不可能没人发现,这让他们怎么想?而且上头会轻易同意吗?
  答案是不能。
  周队申请了好多回都不好使,不过他没有放弃,一直在反复申请。
  而丰伟他们呢,一个个的开始做准备工作,陈畅打算联系一下龙虎山那边,但那边好像也出事了,一时间腾不出人手,那边的大长老回复他,让他先安排一下,实在不行再调人支援。
  梦信歌这边,全真教也没联系过来,同样的理由,这让我们所有人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一时间所有门派都出事了?
  其实当时我们不知道的是,阴阳圈要变天了。
  多少年后回想起当初,我甚至在想,如果重来一次,我还会不会做那样的选择?
  如果我没做出那样的决定,我们这里坐着的五个人,也不会闹崩。
  人与人的关系即便再好,一旦触碰到利益,都会变得特别敏感。
  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且容我慢慢道来。
  先说眼下,联系不上那些大门派,我们只能靠自己。
  于是,他们开始捣鼓铜钱剑,桃木剑,以及符纸类的东西。
  梦信歌擅长阵术,他准备了不少东西到鞋厂那边,在转生阵外围又设下了一个阵法,用来消灭转生阵召唤出的邪祟。
  张超和丰伟负责画符,两家伙埋头苦干了一天,画出不少符箓来。
  他俩平时嘻嘻哈哈吊儿郎当,但遇到这种事的时候,两个人相当默契,配合的非常完美。
  至于陈畅,到周队那边忙去了,一直到傍晚我从医院离开,才接到陈畅的电话,他带来的是个好消息,说武器已经调到了,不过一时半会儿过不来。
  能调到就不错了,反正转生阵一时半会儿也结束不了。
  鞋厂那边居住的人群已经被疏散,周队用的理由是演习,虽然那些居民不停的抱怨,但没办法,总不能告诉他们真相。
  这些都是周队的人在做,我们五个就安心负责起了转生阵那边的情况。
  夜间八点,我手持桃木剑,和张超坐在外围,丰伟和陈畅靠里面一点,最里面的是梦信歌。
  我们决定轮流来挡,不然五个人一起上,都干没精力了,往后还怎么打?
  “你说老梦得有多厉害?”梦信歌背对我们,抱着一把剑一言不发,我心里不禁对他产生了好奇心。我们这五个人,数他话最少,平时只跟陈畅来往,这么久过去了,我跟他说的话不超过二十句。
  张超摇了摇头:“有多厉害我不知道,但我敢保证,我们这五个人,当属他最厉害,他的道行比我们任何人都高,据说他能画出紫符,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紫符很难么?”
  “难,不是一般的难,这特么就好比修真一样,每个阶段的实力相差甚远,就丰伟的道行来说,他能画出紫符,但画不了多少张,我们画了一天,他就画出十几张紫符来,不过也差不多了,一张紫符足以消灭第一波鬼魂,第一波就七个而已。”
  “那你呢?你能画出来么?”
  “咳咳咳”张超咳嗽了一下:“老弟,我跟你说,道行这种东西不能按照符箓来分,得看心境。”
  “那就是画不了呗?”
  “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不中听,整得好像你就可以画一样。”
  “切,等着,早晚有一天超越你!”
  “嗡嗡”
  突然,梦信歌设下的阵法产生了反应。
  “来了”我们几个全部站起来。
  只见那帐篷里面,缓缓飘出七个孤魂野鬼来。
  梦信歌拿出一张画符,掐了个剑指将黄符甩出去,一道画符,直接灭掉七个鬼魂。
  接下来换成丰伟和陈畅上。
  “这也太简单了吧?”我愣了愣,还以为要大打一场呢。
  “现在是简单,后面就不好说了。”
  七分钟后,里面又出来了一群鬼魂,这次是十二个。
  对于陈畅和丰伟来说,蛮简单的。
  第三轮我和张超面对21个鬼魂,虽然数量多,可只是孤魂野鬼,极其容易对付。
  第四轮,第五轮,都非常简单的熬过去了。
  第六轮的时候,我们五个人聚集在了一起,以为帐篷里面散发出的阴气太重,这一次出来的,貌似是个大家伙。
  很快,里面飘出一大群鬼魂,细数一下的话,你会发现只有41个,按理说有42个。
  等我们消灭掉这些鬼魂的时候,第42个家伙出来了。
  居然是,一个牛头!
  这牛头身上绑着一堆铁链,手持大斧,跟地府牛头马面中的牛头很相像,都是牛首人身。
  “这怎么跑出来一个牛头了?”丰伟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说道。gN看|“正,版#章,j节上。酷"匠!B网y0dD
  “等一下,你们看它腰间”我指着牛头的腰间喊道。
  它的腰间,挂着一个鬼面具!
  “鬼面人的面具”陈畅皱了皱眉头:“这个阵法是鬼面人弄出来的?他和我们不应该是敌人啊,搞这个阵法摆在这里干嘛?”
  陈畅对鬼面人的印象停留在上次他帮我们抓到黄衣人的时候,所以觉得他应该不是敌人。
  就连我也想不通,这个鬼面人到底是好是坏?为什么一会儿帮我们一会儿又害我们。
  “亢呛”
  在我们聊天的时候,梦信歌已经冲上去了,他的铜钱剑劈在牛头的胸口,就跟劈铁块一样,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铜钱剑差点就散了。
  这牛头得有两米高,有一种铁憨憨的感觉,只是怒视我们,并没有动手,即便被梦信歌攻击了一下,也没做出反应。
  “哎哟卧槽,还瞧不起我们是不?”丰伟一看,小暴脾气就上来了,提着桃木剑吊儿郎当冲上去就是一剑。
  按照他的想法,能一剑刺穿牛头的胸膛。
  但,并没有。
  桃木剑直接断了。
  丰伟瞪大眼睛退了回来,看着手里的剑柄说道:“假的吧,这个挂逼哪里来的,要不要玩这么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