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176章:闹旱灾

第176章:闹旱灾


  老婆婆的笑容很慈祥,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她笑呵呵的看着我:年轻人,你为什么不高兴,是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吗?
  没什么我郁闷的摇了摇头。
  没事的,婆婆一把年纪了,知道什么事该说什么事不该说,你要不高兴的话就跟婆婆说一下,婆婆不会告诉别人的。
  反正我跟她不认识,说一下应该没事,毕竟这事儿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我心里不舒服而已。
  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只是我答应了一个小丫头,会把她的宠物找回去,但是,当我找到那只狗的时候,却没有能力保护它。如果我能力足够的话,它就不会被别人抢走了,可是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如果。那小丫头很可爱,很懂事,那只狗是她最好的朋友,我是真的很想帮她找回来的,唉。
  老婆婆笑眯眯的说道:年轻人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儿呢,这样吧,婆婆给你说个故事。
  很久以前呢,人们在非..洲的峡谷里发现了猿人用的工具,据说,那就是最原始的人类。他们住在深山里,望着高高的大山,我猜,他们一定在想,山的那边是什么呢。于是,为了未知的世界,他们不断的爬过一座又一座高山,即便途中遇到很多挫折,也失去了很多伙伴,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放弃过。
  哎,这不是某部电视剧里的台词吗?
  电视也是编剧写的呀老婆婆慈祥的笑了笑:难道不是吗?但这都不重要,婆婆是想告诉你,我们不能害怕失败,不能害怕挫折,必须越战越勇,因为,我们是人类呀。
  老婆婆的话,一下子把我点醒了,是啊,九叔都说过,我是一个天才般的存在,阴阳眼这么好的资源,我为什么不去利用,反而在这里颓废呢?
  我站起来,感激不尽的朝老婆婆鞠了一躬:谢谢你啊婆婆。
  老婆婆笑道:明白了吧?那就快去吧,有的时候,不需要用拳头,也是可以解决问题的。
  嗯我笑着往宾馆的方向跑。
  等我赶到宾馆的时候,允恩静的房间门是关着的,我敲了敲门,没有人应,叫了半天,还是没人应,允恩静应该是出去了。
  想到这里我先回屋,开门就看到桌子上有一张黑卡,这是她的卡,下面有一张纸条:我走了,卡给你,帮我结账!
  我们住了这么久,钱只付了一半,老板人挺好,并没有说什么。
  我拿着卡,心里想道,还是晚了一步吗,她已经把幽灵狗带走了。
  一直到后半夜,我才在床上昏睡过去,第二天早上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是我爸打过来的。
  我妈生病了,已经送到市医院,据医生所说,如果晚一步的话,人就没了。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完全防不胜防,我问我爸是怎么回事,我爸让我回去了再说。
  这件事不能告诉州州,不然以她的性格,肯定要跟我回去,如此一来就耽搁她的学习了。
  在离开之前,我去见了州州一面,她已经回学校上课了,当时特地请假跑出来见我。@*看*=正n^版;`章%节◇E上◎U0
  我只跟她说要回去工作,并没有说我妈的事,州州倒也懂事,虽然舍不得,但并没有挽留,只是一个劲的让我路上注意安全。
  看她那不舍的模样,我心里也挺不好受,就告诉她:别这幅表情嘛,我又不是不回来,下次再来看你。
  州州笑了笑:我又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了,知道你工作忙,能跑过来陪我这么久,已经心满意足了。
  聊了两句,我送她回学校,然后又去了一趟小雨家。
  当我到门口的时候,听到了允恩静的声音。
  进去一看,还真是允恩静。
  家里只有小雨和她妈妈,允恩静正跟她妈妈聊天呢。
  小雨的屋里,还传出了狗叫声。
  见我来了,她妈妈一个劲的招呼我过去坐,我是来道别的,所以没多做停留,不过在离开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小雨的房间。
  看到一只小黑狗在跟她玩,那只狗分明就是幽灵狗,只不过它身上被允恩静做了手脚,一丝阴气都没有散发出来,更不用说对小雨造成影响了。
  这样也好,小雨就不会被阴气侵蚀了。
  不过我想不明白,允恩静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离开的时候,她追了出来,让我把黑卡给她,这家伙的,我还以为她就这样送我了。
  我把卡递过去,纳闷的说道:要是我没来这里,卡不就是我的了。
  我知道你会来。
  嗯?那你为啥要把狗送回来?要知道,昨天晚上她那个眼神,特别吓人,满眼的贪婪之色。
  允恩静努了努嘴:我嫌弃带身边不方便,不行么?
  行行行这女人就是嘴硬,口是心非。
  这一趟c庆之旅,到此为止彻底结束了,而我回到丰伟他们那边之后,真正的大问题才出现。
  且容我一一道来。
  我回水城的时候,允恩静并没有一起,她说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这个我不感兴趣,只想着我母亲了。
  等我到医院的时候才得知我妈是肝癌中期,医生说能治的几率不是很大,而且需要一大笔费用。
  这些年来我家攒了不少钱,可这一番医治下来,全都赔进去了。
  最后我还硬着头皮找丰伟他们借。
  这几个家伙倒也讲义气,陈畅他们都在,知道我妈患了这个病,不但没有犹豫就掏钱,还轮流过来帮我一起照顾我妈。
  尤其是张超这叼毛,虽然他平时嘻嘻哈哈大大咧咧,但是他照顾我妈比我还仔细,当然,除了上厕所啥的昂,毕竟我两大男人也不能做这个。
  我问张超咋这么细心,跟个女孩子一样,张超咧嘴一笑告诉我,他打小就没父母,所以有那么一瞬间,把我妈当成他妈妈了。
  我妈一听,乐道,你不介意的话,就做我干儿子。
  张超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然后我这个亲儿子就被踢开了。
  这给我气的,不过看到我妈这么乐观,我心里也高兴。
  
  另一头!
  GAJ内,一个小同志托着下巴说道:周队啊,都停水这么久了,再这样下去要死人了。
  周队擦着额头说道:你跟我说这个有屁用,鬼知道怎么会突然闹旱灾了,在这个世纪还能闹旱灾,真够倒霉。
  是的,整个水城县都闹旱灾了,甚至路边上的一些花花草草都枯萎了,树木也枯死不少。
  更夸张的是,很多路段表面都开裂了,没人知道这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