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170章:州州让人撞了

第170章:州州让人撞了


  丰伟提着一袋子零食露出一副憨厚的笑容来:“我把零食给雪儿送去,你们聊你们聊。”
  张超摸着脸上的口红印也识趣的说道:“我要去洗脸,你两慢慢聊。”
  他俩走了,我愣在原地,心想这两二逼真不讲义气。
  允恩静坐在九叔的平时坐的位置上,双腿往柜台一搭,笑眯眯的看着我道:“怎么,你是不是也有事要办啊?”
  我咧嘴一笑,跑她旁边给她捶腿:“我能有啥事儿啊?再大的事儿那也不能冷落了我的救命恩人,你说是这个理吧?”
  “少给我油嘴滑舌,赶紧收拾东西,明天随我去c庆一趟。”
  “去干啥啊?”去c庆我还能见州州一面,自然是一百万个愿意,但允恩静去干嘛?
  “州州让人骑车撞了,过去教训那人一顿!”
  “啥?”我猛的从地上站起来:“你说州州被撞了?她咋没跟我说?”
  “我让她给你说一声,但她怕你担心,所以就没说,现在人在医院养着呢,伤了腿,好在没什么大碍。”
  “什么时候的事儿?”
  “好像是前天吧,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
  “你又没问我,我为啥要告诉你?”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她出事了,你让我怎么问?”
  “你是她男朋友你都不知道,还得让我告诉你,你好意思吗?”
  她这话顿时把我说的接不下去了,我一屁股坐旁边凳子上,挺懊恼的说道:“这州州也是,这么大的事都不跟我说。”
  “那还不是怕你担心吗?我跟你说,州州是个好姑娘,你要敢做出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我第一个废了你。”
  “行了行了,说这些有啥用,我就是有那心也没那胆啊是不?还是说说啥时候去吧,要实在不行现在就去也可以。”
  “都说了她没什么大碍,你着急个屁啊,老娘我累一天了得好好休息休息,今天晚上就住你们这里了,嗷对了,你房间我收拾了一下,今天晚上我住那儿,你爱上哪儿睡上哪儿睡,知道不?”
  “凭啥啊”我不服气的看着她:“你这女人咋这么横呢,一点女人味都没有,倒像个女汉子。”
  “老娘还就女汉子了,跟你几毛钱关系啊?给我滚一边去,我都把事儿告诉你了,你不得赶紧打电话给州州慰问一下吗?”m酷K匠网[email protected]唯*一mc正!;版US,其他K;都●是R盗版0
  我白了她一眼,拿着手机上一边去给州州打电话,这丫头让我一顿问才把事情给我说清楚,原来是让她们学校的一男生骑车撞了,不过没什么大碍,只是男方家里不愿意付医药费,她父母正跟人家论理呢。
  知道她没事我就松了口气,语重心长的告诉她:“州州,咱俩都在一起了,有什么事你不要瞒着我行不?你觉得是不想让我担心,但你什么都不说,更能让我担心。”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有啥好担心的,我这么大个人,还不知道照顾好自己么?”
  “行了行了,快休息吧,大半夜的,我也该睡了。”
  “好,我也睡了,晚安!”
  “晚安”挂断电话我唰一下跑上楼去收拾行李,带了几件换洗衣服后,给行李箱提到张超的房间。
  丰伟他俩坐床上看着我问道:“咋滴呢这是要跟允恩静私奔啊?”
  “扯淡,州州让人撞了,我明天去她那里一趟,对了,你两可别告诉她昂,我这是打算给她个惊喜。”
  他俩那里有州州联系方式,之前抢我手机加的号。
  “不好吧?”丰伟挠了挠后脑勺:“不是说异地恋最好不要给这种惊喜吗?不然对三个人都不好。”
  一开始我还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看到他俩猥琐的笑容后立马明白过来了,我脱掉鞋子一扔,不偏不倚正好砸丰伟脑门上,砸出一个大鞋印来。
  “靠”他扔回鞋子,被我接住后咒骂了起来:“你三天之内必得痔疮,出门买菜菜必涨价。”
  “幼稚鬼”我翻了翻白眼。
  “张是非”这时候,允恩静的声音从我房间里传出。
  “来了来了”
  我看着他俩说道:“九叔哪儿去了?居然让一个女的霸占我房间。”
  丰伟耸耸肩:“师父给我留言说去找除掉鬼灵的方法了,一时半会回不来的。”
  “靠,那雪儿呢?”
  “下面呢,这会儿应该在和猫大胆吃东西。”
  我无语的拍着脑门,出门左拐走进我的房间。
  允恩静翘着二郎腿坐床上看着我咧嘴一笑:“张是非,我肚子饿了。”
  “肚子饿叫外卖呗。”
  “外卖不干净呀。”
  “那就自己做呗,菜在厨房里。”
  “可是我不想动,你给我做好不好?”她眨着大眼睛,别说还真有点萌,但我知道她是什么性格。
  “姐你别这样,我害怕。”
  “那还不快点去”她立马变脸。
  你看,你看你看,我就说这个女人不可能温柔的吧?
  我抠了抠屁股吊儿郎当的说道:“你让我去我就去啊?凭什么?”
  “你不去也可以啊,我给州州打小报告,说你抠门,数落你的不是。”
  “卧槽无情”我顿时就怂了:“你说你这人,不就是做点饭吗,有什么难的,这点小事都得告诉州州,那咋滴,那是我媳妇还是你媳妇啊?”
  “她是你媳妇,你是我媳妇,嗯,就是这样。”
  “这是什么思路?”
  “不你之前叫我老公的吗?”允恩静笑嘻嘻的说道:“你忘了呀?之前在许灵生他们村的时候,你一口一个老公一口一个老公的,叫的多好听。”
  “那还不是你用拳头威胁我了”这女人跟她说理就是说不清楚,我干脆不说了,骚包的抠着屁股去厨房给她下了一碗面。
  做完还得给端回房间,她闻了一下,舔着嘴唇露出贪婪的目光:“可以啊,这厨艺有长进了。”
  “你慢慢吃昂,我拉稀去!”
  “你再说一遍!”
  “拉稀去”说完我撒腿就跑。
  一溜烟跑进厕所,连头都不带回的就解皮带,我就不信我把裤子脱了她还能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