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163章:糟糕的世界

第163章:糟糕的世界


  表哥跟这些鬼怪勾结的事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只是一直不知道黄衣人是他而已,如今表哥已经死去一个多月,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了。半年前遇到这两老鬼的时候我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虽说如今也没厉害到哪里去,可比起半年前厉害的不是一点半点,其中得亏九叔和丰伟他们帮忙。现在再次面对两个老鬼,我心里多少有点底气,何况身边还有丰伟跟张超二人。
  张超直接拔除桃木剑指着老鬼就说道:废什么话?你们也就只会玩这些下三滥的手段,诱惑一些心智不稳定的小孩子有意思吗?
  这两老鬼利用的手机正是当初我捡到的鬼手机,没成想过去这么久了,居然出现在这个学校,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波叔坐在办公椅上,笑呵呵的说道:我可没利用这些孩子,我利用的,不过是人性而已。
  废话少说,今天劳资就来替天行道了张超说完就准备动手。
  可就在这时,四周亮了起来,我才发现,房间里四面墙壁都被黑布盖住,当灯光亮起的时候,黑布唰的一下就掉地上了。
  我清楚的看到,四面墙壁上贴着一面面落地镜。
  遭了我心中咯噔一下,来之前九叔就提醒过不要接近镜子,现在倒好,四面都是镜子。
  我们三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镜子里散出的黑雾笼罩住了。“酷x~匠网d首●《发。0
  我有阴阳眼,能够看清黑雾中的环境,可丰伟他们看不见,即便开了冥途也没用。
  我看到丰伟和张超不停的向两边退去,刚想张口大喊,就见波叔和烧死鬼从黑雾中闪过,直接将他俩拉进镜子里去。
  天地无极我抬手就准备使用道术,然而在关键时刻,一只手从后面伸出,搭在我肩膀上,直接把我拉到身后的镜子中去。
  那一瞬间,只觉得脑海一片混乱,眼前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等我恢复意识的时候,身处一片漆黑之中,到处都是一望无际的黑暗,什么都看不清。
  叮,哒,叮
  突然,一阵钢琴的声音响起,我警惕的看着四周,喊道:谁?谁在哪里,有本事出来,躲着算什么英雄好汉。
  音乐继续响着,没人回应我。
  这音乐有点古怪,给人一种很压抑的感觉,听了之后胸口闷闷的,有点喘不过气来,但凡有抑郁症的人恐怕都无法接受这种音乐。
  我捂着耳朵使劲摇了摇头,尽量使自己清醒一点,可这音乐好似能声入人心,不停的挖掘着我内心深处的记忆片段。
  随着音乐的流动,我脑海里出现了许灵生的模样,他对村民的好,对傻丫头的善良,一幕幕呈现出来。
  这些记忆像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播放着,原本开端是很美好的画面,给人一种很温馨的感觉。
  可到后面,整个画风就变了,许灵生被所有人排挤,傻丫头被所有人嫌弃,一直播放到他们死亡的那一刻,我听到了许灵生绝望的嘶吼声。
  许许大哥这些画面是我一直不敢面对的现实,因为那对我来说太不公平了,同时也太压抑了,许灵生那么好的人最后落了那么惨的下场,傻丫头也是,她什么都不懂,别人对她好,她就对别人好,多么单纯善良,可是,她依旧被众人嫌弃,最终惨死在他们手中。
  她和许灵生两个人沉入井底,他们在向我伸手呼救,他们在哀求我拉他们一把,他们在不停的告诉我他们很痛苦,他们在不停的哀嚎
  啊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丢掉手中的剑双手抱头跪在了地上:别弹了,别弹了,别弹了
  我痛苦的嘶吼着。
  可音乐从未停止,而且音乐中响起了非常压抑的声音,好像有人哼唱一样,但是这个声音特别压抑,又夹杂一点病态。
  那种声音用言语无法表达,类似于花花的无字歌一样,但压抑程度远在无字歌之上。
  因为这音乐能挖掘我内心深处的记忆,还能改变很多画面,这些我无法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幕幕画面浮现于脑海中。
  许灵生的故事结束后,音乐戛然而止,在我前方不远处,突然出现了亮光,亮光中,有一台钢琴,钢琴跟前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他的头发很乱,当他回头看向我的时候,我被吓了一跳,那个人,居然是我
  不对,那肯定不是我,这是镜象世界,也就是说,除了波叔和烧死鬼,这里还有一个鬼。
  我赶紧伸手去捡桃木剑,可摸了半天都摸不到,他那里是有亮光,可我这里依然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他看着我,缓缓抬手,将手指伸进嘴里去,然后将嘴角撕裂,皮开肉绽的模样相当吓人,现场鲜血淋漓,可他并没有感觉到疼痛,而是露出笑容,对我说道:这个世界有什么好的?你告诉我,它有什么好的?
  闭嘴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我心境很不稳定,一股怒火隐隐乍现。
  西装男自顾自的说着: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的,我们为什么要任由它去摆布?在这里,我们可以做出自己想要的世界,我们是这个世界的命运,世界掌握在我们手中。这里,才是真正的天堂,你有什么理由拒绝一个完美的天堂呢?
  闭嘴啊我撕心裂肺的吼着,脑袋剧痛。
  看来你还是不能明白他摇着头,打了个响指。
  然后我眼前的画面就变了
  我现在,站在一条臭气冲天的街道上,街头的垃圾没人打理,下水道里的死老鼠已经腐烂,臭味弥漫在这个街道上。来往的人群好似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环境,并没有人去在乎。
  人群中我看到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拉着行李东张西望的走着,似乎在找住处。
  他看到路边的共享单车倒了一大片,没人去扶,所以他去扶了,当他扶起来后,有个老头带来两小混混,老头指着他就说:就是他,肆意破坏公共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