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160章:迟迟未开的会议

第160章:迟迟未开的会议


  黄衣人的案件结束了,结束的相当草率,我们找了几个月都没有找到的人,让一个突然出现的鬼面人给找到了,没人知道鬼面人是谁,也没人知道他是敌是友,只知道他很厉害,本事绝对在我们之上,至少他一出面,黄衣人就被找到了,但实在想不通的是,他为什么要抓黄衣人,又为什么要把黄衣人送给我们。
  更让我没法接受的是黄衣人居然是表哥。
  所以接下来几天我的情绪都很低落,完全不知道怎么去接受这个事实,那可是我从小到大最信任的表哥,我现在一闭眼就会想起以前的事情,那个时候我还小,被人欺负了表哥总是第一个站出来的人。
  有一次我让人打了,他就一个人干对方三个,愣是把对方打的头破血流,虽然他也受了伤,可他却坚毅不拔的告诉我,只要有他在,没人能欺负我。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
  多年后,他居然打起了州州的主意,还杀了张超的女朋友,一直到拿到他骨灰的那一刻,我才顿然醒悟,原来表哥是故意的,他想在最后逼我们一次,因为他活不了几天,所以他想疯一把,也许他是想死在我手里,只是被突如其来的鬼面人先一步把他干掉了。
  不管怎么说,黄衣人案件结束了,这个困扰警方好几个月的神秘案件,在鬼面人的一手操作下就这样破掉了。
  我带着表哥的骨灰回到了家乡,大伯他们得知我找到了表哥的骨灰,激动的差点给我下跪,还好我及时制止了。
  我没告诉他们有关于表哥的任何事,只是说表哥被别人带走,然后又被我们抢了回来。
  大伯他们再次风风光光的给表哥下葬,看着骨灰埋入地下的时候,我才松了口气,事情,终于都过去了。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我们的日子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张超从悲痛中走了出来,又变成了那个有说有笑爱臭屁的他。
  丰伟依旧每天变着法子逗雪儿开心,我问他是不是喜欢雪儿了,他摇头说不是,雪儿虽然很漂亮,但在他心里始终是个妹妹般的存在。
  我一直不理解,直到九叔跟我说,丰伟原来有一个妹妹的时候,我才理解他的所作所为。
  他妹妹在小时候生了一场病去世了,所以他现在完全把雪儿当成妹妹了。
  如果是正常的女孩子,有个男孩子对她这么好,这么有耐心,可能早就动心了吧?
  偏偏雪儿太单纯,一点想法都没有,只知道谁对她好,她就对谁好,就会非常的信任那个人。H看正版n#章节*上酷匠Q网Nf0c
  再说九叔,这老头和以往一样,每天就是抠着脚丫子,挖着鼻孔斗地主,偶尔来几个客人,他就可劲儿忽悠人家买佛像。
  还别说,这老头的嘴皮子是真厉害,短短几天时间就忽悠到了一大把钞票,这给我们羡慕的,不要不要的。
  至于梦信歌和陈畅,这两人去了茅山就一直没回来,电话联系过,听陈畅说茅山那边的会议一直没开始,好像是在等茅山掌门人。
  据说这个掌门人半年前就离开茅山了,之后一直没出现过,也不知道在外面是死是活。
  陈畅估计,这次会议应该就是想看看掌门会不会回来,如果不回来,很有可能将重新选举新任掌门人。
  这些都是他们内部的事情,跟我们也搭不上关系,所以我就安心的修道。
  每天起来洗漱一下,就研究那些道术,到晚上的时候呢,就跟州州聊天,这好像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只是我两的话没有最初那么多了,好像都是在习惯性的找彼此说话,只要对方不在,就会很不习惯。
  适应不了没有对方的日子。
  相对来说已经没了当初热恋期那份激动心,很多时候都不知道聊什么好,但还是会唠唠家常。
  是不是所有的感情都是这样?热恋期之后,连找对方说话都成了一种习惯,那种感觉就像是对方已经成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有她在也觉得没什么,但是没了她就会很孤独。
  好在我两都比较理性,过节的时候还会相互送礼物,我就期待着她上大学的那天,到那个时候,就可以去她家看看她父母了。
  很多时候我对我两的未来都有很美好的憧憬,也正是这份憧憬,在督促着我们坚持下去。
  到底是异地恋啊,很多时候,有很多事情有心无力,就好比她那边在下雨,我只能提醒她带伞,却不能给她送过去。又好比她在学校生病了,我只能隔着屏幕去安慰,却不能给她送点药,做顿饭。
  这种感觉让我很不爽。
  我也跟她说过,不然我去她那边工作,不过她没同意,她说等她大学以后再说吧。
  也许她是怕她父母知道我两在谈恋爱。
  不过那不重要,我也可以理解。
  又过去半个月,陈畅他们依旧没回来,九叔还是老样子,我们的生活平淡无奇,一点激情都没有。
  地下室中。
  “卧槽塔没了大哥,守塔啊!”
  “张超你的李白是不是喝醉了,咋一个劲憋在野区。”
  “怪我咯,对面一直反野,我都要崩溃了。”
  “不要慌”我拿着手机一顿猛戳:“等我先做个冰心,相信我,冰心凯,无敌。”
  有句话叫有大招的凯智商等于零,当我冰心出来的时候,对面来了三个人,我开大上去就是撸。
  张超连忙赶过来:“等我啊老弟。”
  “没事,看我的,相信我好吗,冰心凯无敌,看我拔刀,我拔,拔,拔,哎~这不就死了吗小妖怪。”
  然后对面轮番炮轰我,乐的他俩笑道:“不是无敌么?”
  对面也说:“你在狂啊,不是无敌吗?谁教你教冰心的。”
  “张大仙”我马上打字甩锅:“这个人忽悠我,咱们以后不要相信他了。”
  打的正来劲,一旁雪儿突然说道:“我饿了哥哥。”
  我还没做出反应,丰伟就丢下手机:“我去给你做饭。”
  “别啊大哥,塔没了,家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