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148章:九叔的训练模式

第148章:九叔的训练模式


  下午三点,钟山区一片宽阔的操场上,这里是周队平时带人过来训练的地方。
  就在早上,刚出完任务的我回去睡了一觉,还没睡踏实就被丰伟拉起来了,揉着眼睛往外一看,梦信歌和陈畅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都回到了佛像馆。
  而此时,大操场上,九叔拿着一把折扇仙风道骨的扇着,他对面站着的人是我们五个。
  寒风呼呼的吹,我们身上就穿了一件体恤衫,这是九叔要求的,不管多冷,就不许我们多穿。
  丰伟揉着膀子,哆嗦着说道:“师……师父,你老人家发什么神经,好端端的把我们带到这里来干嘛。”
  梦信歌和陈畅好似感觉不到冷,陈畅我可以理解,毕竟他脂肪厚,但是梦信歌这小身板跟我们三个一样,瘦不拉几的,他怎么做到一点感觉都没有的?
  反观丰伟张超我们三个,冷的浑身都在发抖。
  没法,现在这天气越来越冷,说变就变,比翻书还快。
  张超也揉着膀子抽着大鼻涕说道:“是啊九叔,这天气就该在家里下下象棋的。”
  九叔推了推黑框眼镜,收起折扇嗯了一声道:“当年说J国以后不许成精,所以这么多年以来,国运龙脉是越来越旺盛,山野精怪几乎没机会修炼,看似风平浪静很美好,但其实不然。自从妖魔鬼怪少了之后,道士没人找了,僵尸也抓不着了,咱们这一行一代不如一代,到你们这一代,看看你们,没有一点吃阴饭的样子,一个个一副风吹大街要摔倒似的,这怎么能行?作为监督你们灵异小组的人,我思考再三,决定要好好锻炼一下你们才行。吃这行饭,不只是道行高就有用,身手也得跟得上才行,所以,今天就开始锻炼你们的身手敏捷度。”
  我们身后,有一个大轮胎,还有一根绳子。
  丰伟指着边上烤鸡腿的雪儿不服的喊道:“凭什么我们在这里锻炼,你两在旁边吃东西?”
  九叔皱了皱眉头:“怎么?不服?不服你可以滚蛋,小王八犊子,长大了昂?跟师父顶嘴。”
  张超拉了拉他:“行了行了,少说两句吧。”
  丰伟不甘心,但是没什么用,最终,我们五个背着二十来斤的大轮胎在操场上蛙跳。
  一开始并不觉得有多难,可是没跳两步就不行了,蹲下去起不来的那种,陈畅比我们还倒霉,身子骨胖了,两下子就哇哇喘气。
  “哎呀卧槽”张超满头大汗一屁股摔我旁边,气喘吁吁的指着梦信歌说道:“这家伙吃什么长大的?凭什么都是人区别就这么大。”
  我一看也是服了,梦信歌就跟开挂一样,背着个轮胎还能亢亢跳,贼猛,而我们四个弱鸡,跳几下就得摔一次。
  另一边墙角,雪儿一边啃鸡腿,一边抬手化作树枝给九叔弄了个吊床,九叔躺在上面悠哉悠哉的哼着小曲儿。
  “我是越来越得意你这小丫头了,去,包里还有鸡腿,喜欢就都给你吃了。”
  “好耶,谢谢九叔”雪儿看床织的差不多了,就收手跑去拿鸡腿。
  那吊床是她的力量形成的,并非身体的一部分,所以她不会有感觉。
  这头,丰伟坐地上哈哈喘气,感觉身上倍儿热。C更新.最快{(上V…《[email protected]
  “来我们比赛,看看谁先到操场尽头。”
  梦信歌漠然道:“肯定是我,想都不用想。”
  丰伟呸了一声:“谁要跟你比,你个挂逼滚远点,就我们四个比。”
  “来就来,谁怕谁?”我虽然不行了,但是面子不能丢。
  “来,看谁先到”张超也热血沸腾的喊着。
  “开始”陈畅喊了一声,立马开跳。
  丰伟这货很快就领先了,张超一看立马追过去,往前一扑,瞬间给丰伟扑地上去。
  “你耍赖”
  “你也没说不许这样啊”
  这俩逗比,我和陈畅趁此机会超越他俩。
  “看,天上有灰机……”丰伟喊了一声。
  我们几个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结果啥也没有,丰伟咧嘴一笑,爬起来用跑的,直接追上我们。
  “卧槽,你耍赖”我们三不干了,直接起身也用跑。
  然后,原本的蛙跳变成背着轮胎跑了。
  很快就给九叔吵醒,发现我们的举动后,气的他果断起身朝我们走来。
  几分钟后!
  五十斤的大轮胎挂背上,除了梦信歌以外,我们四个都苦着脸说不出话来。
  “跑啊,不是喜欢跑吗?五十圈,一圈不能少的。”
  “凭啥我们五十斤他就二十斤,同样是跑哎!”丰伟又不服气了。
  “六十圈”
  “啥?”
  “七十圈”
  “师父你不讲理……”
  “一百圈”
  “靠”张超赶紧踹丰伟一脚:“你给我闭嘴。”
  丰伟委屈巴巴的看着我和陈畅。
  “看个毛”我两都被他气到了,要不是他耍赖,能换这么重的东西吗?
  我就不明白了,一个轮胎而已搞这么重干嘛,我在心里那个哭啊。
  然后操场上,我们五个背着大轮胎跑了起来。
  “哥哥加油,哥哥加油”雪儿这丫头啃鸡腿就算了,还添油加醋的在旁边加油打气。
  丰伟突然像打鸡血一样跑的贼快,张超一脸懵圈的看着他:“这家伙疯了?”
  我也搞不懂:“又不是给他加油打气,搞这么热血沸腾干啥?”
  丰伟不削的看着我两:“一届凡人,鄙视你们。告诉你们昂,此时此刻我想到了那天我在夕阳下的奔跑,啊,那是我逝去的青春啊卧槽……”
  陈畅从地上捡起一个砖头砸过去:“我都看不下去了。”
  直接砸丰伟的大轮胎上,力度挺大,给丰伟砸的重心不稳摔了一跤。看似不可能的事,真让陈畅做到了,一个敢砸,一个敢摔。
  有一种痛叫看着都痛。
  “啊……”
  由于太心疼他了,我们一致从他身上踩过去。
  “作为一个优秀的驱魔人,岂能输给你们”这货很快追了上来,满脸灰尘。
  “哎呀疼疼疼”要不说他报复心贼强呢,居然使诡计,绊了张超一下,张超的大脸直接跟地板亲密接触。
  我们五个就这样打闹,在操场上度过了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