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142章:张超的暗恋对象

第142章:张超的暗恋对象


  川城火锅,包厢内
  我看着豪华的装置不禁咂舌道:我滴个乖乖,疯子哥你今天咋这么大方?要说咱工资也不高,去吃点普通的就行,用不着这么奢侈吧?我看旁边那家小火锅店就挺不错的,人还挺多,你看这家虽然豪华,但都没多少人。
  丰伟摆了摆手,鄙夷的看了我一眼:你懂个屁,旁边那家得来好几桌客人才撑的上这家一桌客人的钱,你记住了,咱吃的不是火锅,吃的是铜钱味儿,不管什么时候你都要记住这一点,人生苦短,何必委屈自己。
  很有道理的样子张超咧嘴笑了笑:不管怎样,反正不是我开钱,你说啥都是对的。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一点没有我的风范,告诉你们昂丰伟一拍桌子,相当霸气的对我们说:放开了吃,不要怕贵,给我往贵的点,谁要给我省钱,以后我就不认识他了。
  耶雪儿拍着手欢呼雀跃:我来点我来点,我要点好多好吃的。
  她还吧唧了一下口水,丰伟贱兮兮的说道:点吧点吧,不要怕丰哥没钱。
  嗯,我怎么觉得怪怪的,丰伟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大方了?这不像是他的风格,看着他那奸诈狡猾的笑容,我突然觉得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
  我用胳膊肘怼了他一下:喂,你个老小子不是在耍什么阴谋诡计吧?
  丰伟无辜的哭喊道:哇我的老天爷啊,我太难了,做回好人还要被质疑。
  哎行了行了,看在你这么真诚的份上,我们相信你了,小妃子,放开了吃,反正是小疯子请客。
  丰伟不服的说道:你喊小非做小妃子也就算了,凭啥要喊我小疯子?就你没外号么?不得行,今天我非得给你取一个。
  丰伟摸着下巴想了想,灵光一闪道:有了,就叫你小超子。
  嗯???怎么有一种怪怪的味道?张超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问了一句。
  我无奈的笑了笑:小超子哎,上朝咯。
  去你大爷的,你才是太监,你全家都是太监。
  不多时菜来了,起锅开整,他俩叫了不少酒,还干上劲了,都说自己是江南小酒王,向来千杯不倒万杯不醉。
  这你一杯我一杯的,才几瓶下去两人的脸变得通红。
  我招呼道:行了行了,少喝点,等会儿还要开车回去呢。
  不给你吹了,我要上厕所张超一溜烟开门跑了。
  切,怂货丰伟不管他,拿起筷子对我和雪儿乐呵道:吃吃吃,咱们吃。
  这一顿火锅下来花了两千多块,菜不多,酒也不是很多,怎么花这么多钱我都不知道。
  关键在吃好的时候,张超突然看着外面浑身一颤,我们问他咋了,他说他好像看到了一个熟人,说着就往外跑了。
  丰伟一看他跑了立马说:这小子酒喝多了,别给人家服务员调戏一顿那就尴尬了,不行,按照他的尿性真干得出来,我得跟过去看着点。
  说完他也跑了。
  于是我和雪儿就这样坐着等他回来结账,五分钟后,一个人都没有回来,服务员进来问了一句:请问你们还吃吗?你那两个朋友已经走了。
  啥?我从窗户一看,这两鳖孙儿在大马路上跑的贼快。
  靠,他大爷的我这才明白丰伟为啥一点都不心疼了,感情他大爷一开始就没准备花自己的钱。
  没辙,我也不能指望雪儿付钱,最终只能含着泪交了两千块,我就发了三千多的工资,一下子交出去两千块,给我嗷嗷一顿心疼,感觉心都在滴血。
  哥哥,咱们下次什么时候再来,刚刚那个东西好好吃啊。离开的时候我一脸悲痛欲绝,雪儿则在旁边蹦蹦跳跳呆萌的问道。
  我心不在焉的说:一点也不好吃,下次带你吃更好吃的,王大妈烤的烧烤就不错。
  我怀念撸烧烤的日子了,我们在学校那个时候,宿舍的几个都是成绩好的,基本不出去蹲网吧,空闲时间我们都喜欢撸烧烤,讨论学习方面的问题。
  以至于到现在我对电脑的熟悉度还没有那些蹲网吧的同学高,我甚至觉得是不是应该蹲网吧才能学的更快一点。
  走到一条巷子入口处,看见丰伟鬼鬼祟祟的站在旁边偷看着什么,那屁股一扭一扭的,贼骚气。
  我上去对准他的屁股就是一脚,给他踢的嗷一声惨叫,然后又立马捂住嘴,似乎怕被里面的人听到一样。
  你干啥啊?_}酷M匠%网KV首◇发“0-
  你还好意思问我干啥?他大爷的,两千块钱老子全出了,去你大爷的。
  丰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哎呀,就两千块而已嘛,这不是小超子跑得快,我跟过来看看嘛,不然肯定不会让你出钱的啦,别生气了昂,你来看,这小超子我以为是怕付钱才跑的,结果他真认识一个漂亮的小妹妹,就是那个火锅店上班的。
  我和雪儿伸头一看,果真看见巷子里张超在跟一个女孩说话,那女孩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撑死也就十九岁吧,没化妆,似乎就是个孩子。
  咳咳咳,我也是个孩子。
  真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对了,我家就住这里,有空来找我玩哦,别忘了给我发消息。女孩说着扬了扬手中的手机。
  铁定不会忘张超咧嘴一笑。
  随后女孩就进家去了,张超拿着手机傻乐着朝我们走来。
  我和丰伟以及雪儿三个人摸着下巴在路口看他,面对我们的直视,张超有些毛骨悚然,他哆哆嗦嗦的问道:你们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嘛?
  丰伟问道:老实交代,怎么认识的?
  我问道:老实交代,是不是给人家钱了,在这里演戏呢?
  雪儿问道:老实交代啊哥哥,我该问什么?
  晕,我和丰伟相互搀扶了一下,无语的看着她。
  能不能有点默契度。
  张超一人点了根烟,深吸一口气看着灰蒙蒙的天空感叹道:哎~这个故事说来话长,我就长话短说吧,那年我15岁,暗恋上了婷婷,当时是初三,中考前一个晚上,我给她发消息表白,她告诉我晚点给我消息,得让她想想。然后我就等啊等,等啊等,一直等到最后
  这货卖起了关子。
  最后咋了,赶紧说丰伟踹了他一脚。
  他揉着屁股笑道:后来他大爷的我睡着了,她给我回一句我想好了,见我半天没回,就生气了,怎么都不理我,中考结束后就没见过面了。
  卧槽,还以为是啥惊天动地的爱情故事呢,你大爷的我白了他一眼:这个问题先不说,赶紧的,把钱给我吐出来,两千块。
  谈钱伤感情啊弟弟张超拍着我的肩膀说道:我们是什么?
  我黑着脸没说话。
  丰伟赶紧接话:兄弟!
  对咯,兄弟该怎么做?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滚,感情不是你两的钱,你两一点不心疼。
  嘿嘿嘿丰伟咧嘴一笑:下次我请客,先付钱再吃饭那种。
  下次我指定坑死你我没好气的骂道。
  回到佛像馆,又开始了无聊的一天,黄衣人那边没有动静,周队又给不出有用的线索,他们只能斗地主的斗地主,下象棋的下象棋,看电视的看电视。我就不一样了,捂被子里跟州州聊天,那是一个得劲儿,但这个时候我觉得自己不能大手大脚的花钱了,不攒点钱见了面都没钱带人家玩。
  嗯,有这个念头后我立马起床,边聊天边看爷爷留下的书。
  就我这天赋,一心二用啥的都不是问题。
  一心二用在我这里就是夸人来的。
  而这个时候我也开始期望有新的灵异事件发生,这样我就可以拿提成了。
  不得不说,这份工作挺舒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