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122章:魔星

第122章:魔星


  我吓得退了两步,突然有人从后面用力一拉,整个人被拽进黑暗。
  “啊”
  猛的回过神来,才发现是个梦,此时的我,躺在一个洞里。
  我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四周不禁有点害怕,这四周都是石壁,没有出路,只有前面的石壁上布满藤蔓。
  藤蔓里有光,好像是个小洞口,我赶紧跑过去,扒开藤蔓往里一看,还真是一个洞口。
  里面有光,说明那里是连接外面的。
  然而,等我进去之后才发现根本没有出路,里面的光亮不知道是哪儿来的,但可以确定的是,真的没有出路。
  这小洞穴不算太大,四周都是树根,这些树根像是石头里长出来的一样。
  在我的正前方,则有一个成年人那么高大的蛋壳。
  蛋壳上还写着几排字。
  有缘人可见:小友,你能来到这里说明我们有缘,务必将老衲留下的话看完。这里曾经是祥云寺封印妖魔的地牢,道光年间,妖魔纵横天下为祸人间,天下乱妖魔乱,正是大乱之际,魔星诞生于祥云寺,众高僧合力才将她封印在这地牢之中。当值祥云寺元气大伤之日,大量妖魔涌入寺院,妖火吞没了整个祥云寺,所有师兄弟全部葬身火海。
  老衲为了不让魔星落入他们手中,只好进入地牢布下了重重结界,于此,外界的一切事物都无法波及到这里,也没人能轻易进来。
  反之,老衲也出不去。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所以老衲决定在这里镇守魔星,但人终有一死,魔星早晚会现世,所以老衲留下这段话,望小友看完这些,能答应老衲,将魔星带走。
  天下所有人都说魔星会带来灾难,其实事事没有绝对性可说,魔星生来天性单纯,正亦正,邪亦邪,全看她能接触什么样的圈子。
  缘法留话!
  看完这些我吓了一跳,妈个蛋,这个大鸡蛋里面装的是魔星?开玩笑呢,既然是魔星那还让我带他离开?
  小爷我还不想死,想到这里我赶紧往回走。
  钻出洞穴,我突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他说没人能轻易进来,那我怎么进来了?
  不对不对,回想一下刚才所发生的事,在我准备进入暗门的时候,脑袋突然就不清醒了,眼睛也异常发疼,这是巧合吗?还是说,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我就是那个老和尚说的有缘人?
  呸,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难不成我还真要管那个魔星啊?那不是闲得蛋疼吗,把一个定时炸弹放在身边,我嫌自己命长还是咋滴?
  我还是赶紧找出口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然而,找了半天我又绝望了,这根本没有出口。
  我又钻回洞穴,看着这个大鸡蛋,脑子灵光乍现出现了一个答案。
  出口不会在这个蛋壳里面吧?
  我跑到蛋壳边仔细看了看,没什么奇怪的,不过,蛋壳后面是一堆藤蔓,出口应该在这里。
  我奋力推了一下蛋壳,然并卵,根本推不动。
  我试了好几下,还是没用。
  奶奶个熊,老子不会要被困死在这里吧?[email protected]首H发0N
  我可没有缘法大师那般伟大,他能死守魔星,我不能,我还得回去好好享受生活。
  对,我不能死在这里。
  “啊”我无助的咆哮了一声,我不想死在这里,可是又找不到出口。
  这个破鸡蛋还挪不动。
  “咔”
  不知道是不是我太用力的原因,就这么一拍,蛋壳居然裂开了。
  我看着蛋壳倒退几步,眼睁睁看着中间破开一个脑袋般大小的小洞。
  里面还传出阵阵清香,但什么都没有,我还以为会爬出来一个怪物的。
  我就这样愣在原地,僵持有三分钟的时间,见蛋壳里面没东西出来,才慢慢靠近过去。
  到了蛋壳跟前往里一看,这蛋壳里面居然是树根,满蛋壳的树根,里面还躺着一个女孩。
  这女孩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穿着洁白的小裙子,像是睡着了一样。
  我看着她顿时就愣了起来,这是魔星?不会吧。
  这小姑娘的皮肤吹弹可破白里透红,感觉能捏出水来,肉嘟嘟的小脸显得特别可爱,加上她那头秀发以及长长的睫毛,给人一种特别仙气的感觉。
  真的,而且还是睡在这种地方,真就有一种仙女的感觉。
  不过,我注意到一点,她没有双脚。
  下半身全是树根。
  这不会是树妖吧?
  我这是单身久了看妖怪都觉得眉清目秀?
  看她熟睡的样子,我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
  软软的,滑滑的,很舒服,而且很嫩,真感觉用力一点都能捏出水。
  这么可爱的妖怪是魔星?能带来灾难的魔星?
  啊呸,我这想什么?我居然在说一个妖怪可爱?
  这种清醒的意识不过一秒钟就被销毁了。
  不怪我啊,这小妖怪长得是真可爱。
  我忍不住捏了她的嘴巴一下,嘴里那排洁白的牙齿也显得很稚嫩,像一个小孩子的牙齿一样。
  就在这时,她的眼睛睁开了。
  我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收手,就被她一口咬了下去。
  “啊疼疼疼疼疼”我疼的惊呼起来。
  好在她没有用力,听到我喊疼就松口了。
  我收回手一看,都咬出血了。
  “你……”我正想破口大骂,就见她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我。
  “你是来带我离开的吗?”她看着我问道。
  “不……不是,我只是路过而已,路过……”我一边说一边后退。
  这丫头下半身的树根突然变成了双脚,蛋壳也瞬间破碎,那摊树根散落一地,她光着脚向我走来。
  “爷爷说过,我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来带我离开的人。”
  她口中的爷爷应该就是缘法大师。
  “小妹妹,我都不认识你爷爷,再说我也不能是你第一眼看见的人啊。”
  这都百来年了,她见过的人肯定不少。
  然而是我想多了,她摇头说道:“没有,我从来没有出来过,是你让我出来的。”
  “我没有”
  咕噜,她肚子突然叫了起来,委屈巴巴的看着我:“哥哥,我饿。”
  “别别别,我不是你哥,你饿也不关我事。”
  “哥~”她委屈巴巴的看着我,水汪汪的大眼睛闪起了泪花。
  我顿时就心软了,主要这小妮子太可爱了点,眼睛带泪的模样用四个字形容那就是梨花带雨。
  不过这破地方我上哪儿找吃的给她?
  “你喊我也没用,我找不到吃的给你啊。”我双手一摊表示无奈。
  “你让我咬一口好不好?就一小口。”
  还咬我?你刚才那一口给我咬流血了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