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108章:李海

第108章:李海


  一路打听,在村民的指点下顺利找到了童天真的墓地,据村民所说,当年她父母觉得这事不光彩,就没有办葬礼,只是随随便便找个地方就给埋了,不过墓碑还是有的。在挨个找了一遍后,最终在一个不起眼的泥坎下面找到了童天真的坟墓,看着这坟墓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了,泥往外翻,新土在外,这被人挖过。
  丰伟也看出来了,第一时间蹲地上去用手捉了一点泥土放鼻子前嗅了一下,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尸煞,怎么又搞出一只行尸来了”丰伟赶紧后退,看着周围的环境格局,一顿掐指乱算,片刻后才说道:“刚好踩点子上,绝对不是巧合。我敢说这坟被人动过手脚,有人在这里布置了养尸阵,坟墓刚好踩在阵眼上,四面八方的阴气都被吸纳进去,尸体想不诈尸都难。”
  “所以你是说现在的情况是天真诈尸跳出来了?”
  “跳出来不至于,就是被人挖出来带走了而已,从养尸阵来看,这人的道行不高,不然也不会花费十余年的时间才让尸体完全变成行尸。还有我得提醒你一点,童天真已经死了,这尸体就不算是她,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行尸而已,如果遇到了,你千万不要动恻隐之心,不然会死人的,这玩意可不好惹。”
  “所以你的意思是咱们要去找她吗?”
  丰伟点头:“指定得找,从泥土翻新的程度来看,对方刚得手不久,带着一具行尸走动不便,他不可能往人多的地方走,所以咱们要找起来并不难,虽然在深山老林,但只要没有人群,磁场不乱,我就能根据尸气找到他们。”
  “咦,你怎么这么好心了?”
  “这不是好心不好心的问题,一具行尸虽然没有多大攻击力,但是可以升级啊,一旦她吸收了足够的日月精华天地灵气,再加上人血,就能升级成僵尸,到了僵尸的地步,就没那么好玩了。”
  “僵尸有那么牛逼吗?”
  “这么跟你说吧,九几年的时候闹过僵尸,你知道咋解决的么?当时上面都调大型武器过来帮忙了,可想而知是有多么恐怖。所以只要是白派的,遇到尸煞都不会放过,毕竟成僵尸后很麻烦的。”
  我不是他们那个圈子的人,自然不会有那种紧迫感,当下也只是耸了耸肩膀,无奈的说道:“得,那咱们这是去找咯?”
  丰伟嗯了一声:“找是得找,但不是现在,我啥东西都没有带,去了有什么用?”
  于是我两在村里打听了一下,最近有没有外村人来过,给我们指路的大婶说是有这么一个人来过,就天刚亮那会儿来的,不过就路过而已,也没人注意。l:B唯:一T正(版,其_T他都e是盗h版《0/N
  我又打听了一下那个人的体型特征,大婶说是个高高瘦瘦的男人,看起来得有三十左右,下巴上全是胡渣,邋里邋遢的。
  十有八九是这个人挖走了童天真,十年前童天真18,和这个人年龄相差不大,也就是说他们可能在十年前就已经认识了。
  丰伟推断出来的结果是,这个人和童天真认识,并且关系不一般,把童天真养成尸煞,也是为了留住童天真,当然,留住了也只是一具尸体而已。
  那么这个人到底是谁?
  当年除了大事件,其中还发生了什么我们完全不知道,更不知道童天真有没有会道法的朋友,所以找起来有点麻烦。
  回家拿上背包,我两就匆匆离开了。
  我爸还骂了我一句说:“你这小兔崽子越来越忙了昂,回家都待不了几分钟了。”
  我不好告诉他们事实,只能咧嘴傻笑敷衍过去。
  这一趟离开,我带上了点现金,回到城里第一时间买了手机和卡,然后才和丰伟一起去童天真他们村。
  再次回到墓地,丰伟用三个铜钱在地上摆了个三角形,就踩三个点上,然后取一点坟墓上的泥土撒在中间,并指念起了咒语。
  咒语念完,又让我抓一把泥巴撒路上,我照做,撒完后这地上居然出现了一排脚印,不过脚印跟常人走路不一样,这是并排着的,也就是说根本不是用走的,而是用跳的。
  丰伟看了眼方向,捡起铜钱,又朝前面丢了过去,神奇的是铜钱掉地上后居然抖动了起来,丰伟眯眼看着前方,说道:“直行至少五里路,走的动吗?”
  “妥妥的”我拍了拍胸脯。
  但是很快我就后悔了,一路上丰伟用一些千奇百怪的道术在地上找出了不少脚印,都是行尸的脚印,但对方似乎停留一下就立马动身。
  我两一直找到天黑,才来到一个村子。
  叫李家村。
  我看到这个村名的时候顿时想到了一件事情。
  天真的第一个男朋友叫李海,带走她的人又刚好是李家村的,难不成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换个说法就是,李海可能是挖走天真的人。
  那么问题来了,十年前他抛弃天真,导致天真自杀,既然这么狠心又为什么要把天真养成行尸?又为什么要精心布局?十年了,十年就为了这一天到来?
  丰伟看着我问道:“你在想啥?”
  我说:“我大概知道对方是谁,不过只是我的猜测而已。”
  故事说了,猜测也说了,丰伟恍然大悟:“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小子肯定是突然后悔害了童天真,就用这种特殊手段将她留在身边。”
  “走,进村找他。”
  “等一下”丰伟摇头道:“就这样大摇大摆进去?在人家地盘,还不知道人家的底细,就这样去容易上套,还是先找个人家户住一宿,好好打听这个人再说。”
  一拍即合,我两立马进村,好在这个村的村民都特别好,也热情好客。我两很快就在一个大叔家借住成功了,丰伟给人家递了一百块钱没收,不过丰伟说他不想欠下因果关系,所以硬塞给大叔。
  大叔这才明白,原来丰伟是个道家人。
  这下他们夫妻俩更热情了,特地炒了几个菜招待我们。
  吃饭的时候我向大叔打听:“叔,你们村里有没有一个叫李海的人?”
  大叔点头说:“有,咋的?你们认识啊?”
  “算不上认识吧,有过一面之缘,啊对了叔,他这个人咋样啊?”
  “不咋样,平时好吃懒做的,早些年他家有钱的很,一家人了不起,看不起村里人,还在城里买了大房子住呢,后来他老爸开了家麻将馆,本来生意挺好的,结果他老爸搞黑路,弄的麻将机有遥控器,最后让人发现了,那些输钱的都上他家找说法,活生生把赚的钱赔了精光,之后一家人又搬回这里来,这两年混的不怎么样,就靠点庄家吃饭,李海这个人呢经常往外跑,也不知道捣鼓些什么,我们就知道他跟一个老道士学过两手,平时会看点小事,但他家的人素质不怎么样,看点小事还要收几百块钱,久而久之就没人去他家了。”
  听大叔一说我顿时对这个人的好感差到了极点,可以说一点好感都没有。
  这时候大婶说:“前两天还在村尾弄了个亦庄,经常招待一些狐朋狗友,那些狐朋狗友每次来都带着一些死人,大家觉得晦气,说了他又不听,现在都没人去那边了,说起来我们也是好多天没看见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