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101章:允恩静驾到

第101章:允恩静驾到


  水中的倒影离国字脸只有几厘米的时候,天花板上突然掉了一滴水下来,水落到地板,激起水花涟漪,一波小小的水圈散掉后,倒影消失了。
  国字脸再也受不了了,一个箭步冲过去抱起床上的媳妇,就准备夺门逃跑。
  他媳妇这个时候还睡的很死,国字脸直接把她翻过来,却被吓了一大跳。
  只见他媳妇面目狰狞,脖子上有一双黑乎乎的手印,俨然已经死了。
  国字脸眼泪唰的一下流了出来,把媳妇抱在怀里对着空气大骂:“许灵生,你有本事就搞我啊,弄死我媳妇干嘛?你是不是不敢碰我?你是不是不敢啊?”
  砰砰砰,砰砰砰
  铁门被拍打的摇晃了起来。
  哐当——
  门,开了。,%更新@;最快bX上酷|匠网h$0
  国字脸满脸恨意的看着门口,心中却咯噔一下,紧接着,满脸恨意变成了恐惧。
  门口站的是他媳妇,还揉着眼睛说道:“当家的你干嘛?我拍了这么久的门都不给我开一下,我就上个厕所而已,你咋还给我锁外面了呢?”
  国字脸彻底蒙圈,门口的是媳妇,那怀里的呢?
  他媳妇也在这个时候反应过来,家里已经变成了水塘子。
  国字脸脖子僵硬的看向怀中的人,他怀里的,哪里是他媳妇,分明是一个满脸腐肉,滴着绿色液体的尸体。嘴巴上还有一堆密密麻麻的黑线,突然,一对眼白睁开,在满脸腐肉中显得很突出,他猛的抓住了国字脸的头发,用力一拉,国字脸的头皮连着头发被撕了下来。
  “啊——”
  国字脸松开尸体,捂着脑袋尖叫起来,他媳妇被这一幕直接吓晕。
  再看那尸体的位置,哪里有什么尸体,整个房间除了他们夫妻二人,再也没有第三者,铁门上也没有什么手印,倒是家中的水,真真切切的存在着。
  如果不是水面漂浮的头皮,国字脸甚至不敢相信许灵生真的出现在他面前过。
  正当国字脸痛苦不堪的时候,她媳妇突然爬起来,嘴角上扬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抬手朝着国字脸被扯掉头皮的头顶一顿乱抓。
  国字脸疼的差点晕厥过去,夫妻二人的身上已经被鲜血染红,不多久,国字脸死了,活生生被他媳妇抓到疼死的。
  那脑袋,脑浆都出来了……
  再看他媳妇,杀了国字脸后,进厨房拿出一把菜刀来,对着自己的嘴角就是一顿划,从嘴角划到耳根,两边都划了一下。然后丢掉菜刀,一手抓着上颚,一手抓着下颚,就这样将脑袋从嘴部齐齐撕裂,鲜血哗啦一声飚了出来,死状惨不忍睹。
  ……
  梦境到这个地方就结束了,我从睡梦中惊醒过来,门外已经堵了一圈人,甚至警察都过来了。
  看到警察我就分离求救,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好像听不到我的声音一样,甚至有警察从门口路过都没有看我一眼。
  之后我听到了村民的谈话,原来他们都梦到了村长的死,第二天村长死了。然后昨天晚上又梦到了国字脸夫妻二人齐齐死亡,所有人一早起来就赶紧过来确定情况,没想到这夫妻二人真的死了,和他们梦到的一样。
  这下所有人炸了锅,都知道是许灵生回来讨命了,年轻一点的人想逃离这个地方,逃离这个村子,结果被警察阻止了,不许任何人出村,好方便配合调查。
  我一直喊救命,喊到警察走了都没人看我一眼。
  这下完犊子了。
  一转眼又到了晚上,接近两天没有吃饭的我,已经饿到不行了,躺柴堆上面闭着眼睛休息,起码这样还能保持体力。
  只是我不敢睡觉,我怕又梦到恐怖的画面,怕看到许灵生又杀人。
  虽然那些村民该死,可不能是许灵生杀的,他已经死了,应该去地府报道,而不是留念人世间,他现在这么做,之后下地府得进十八层地狱。
  这些村民纵然该死,但应该由法律制裁。
  我在想该怎么办,我得阻止许灵生,再这样下去他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
  正当我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房间里有沉重的呼吸声,吓得我赶紧从柴堆上爬起来,环顾一圈后房间里依然空荡荡的,除了我一个人都没有。
  可呼吸声真真切切的存在,是柴堆里来的。
  我倒退了几步,犹豫再三才决定翻开柴堆看看什么情况。
  翻的时候可谓是一波三折,因为我也害怕,翻两下就犹豫,翻两下就犹豫,最后还是硬着头皮翻完了。
  然而,什么都没有。
  我松了口气,可这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我赶紧躲起来,不敢出声,透过缝隙往外看了一眼。
  今晚的月很明亮,我从缝隙里看到门外确实有人,但这人没有影子。
  也就是说,这根本不是人。
  他的身上在滴水。
  滴答,滴答,滴答!
  突然间,人影消失了,惊魂未定的我又发现,天花板上出现了大量的水渍。
  这些水一点一点滴落下来,很快便将地板淹没,我跳到柴堆上心惊胆战的看着天花板,说实话,心里那是非常害怕的。
  指定是许灵生来了,可是,他为什么找我?难道说冤死鬼没有灵智么?
  想到这里我在心里祈祷着许灵生千万要记得我,别到时候我还没帮他出头,就先被他干死了,那我找说诉苦去?
  噗
  突然间,一双苍白的手突兀都从水渍中伸出,直接抓住我的衣领把我从柴堆上拉了下去。
  明明相当浅的小水塘顷刻间像是一条河一般,我的脸直接扑在了里面,那双手从地板里冒出,死死将我抓住。
  他这是想淹死我。
  被这么浅的水淹死,那我就冤大发了。
  想到这里我拼命的挣扎起来,双手不停的抠着那双苍白的手,虽然眼睛看不见,但能感觉到从手臂上抠了什么东西掉下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是腐肉。
  好在,经过我拼命的挣扎,终于挣脱了束缚,不过还没来得及喘气,地板上就冲出了一道水柱,把我吓得一屁股坐地上,手脚并用往后退了很多。
  就在这时,水柱中跑出来一个人影,上来就掐着我的脖子把我顶在了墙壁上,双脚断然离地。
  这人影不是谁,正是我在梦里看到的许灵生。
  一脸腐肉,双眼泛白,嘴上是密密麻麻的黑线。
  他腾出一只手抓住了我头发,一想到国字脸的死状,我赶紧摁住他的手不让他扯头皮,然后一边奋力的喊道:“许……许大哥,是我……张……张是非……”
  然而许灵生一点反应都没有,好像真的不认识我一样。
  他的力度加大了很多。
  完了,今天晚上我要交代在这里了。
  可是我不甘心,该受惩罚的人没有受罚,不该被罚的人却要死,换谁,谁会甘心?
  无助,绝望,恐惧,种种感觉铺天盖地卷席而来。
  今天栽在这里了。
  砰……
  可以说是千钧一发之际,柴房的门被踢开了。
  冲天水柱哗啦一声散掉,许灵生松开我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肠子挂脖子上的小屁孩。
  他怎么在这里?
  精怪,被允恩静抢走的精怪。
  “呜哇”
  精怪龇牙咧嘴的扑向许灵生,许灵生立即化作一滩水消失不见,地上的水流却抖动起来。
  “还愣着干嘛?”允恩静冒出头来看了我一眼:“赶紧走啊。”
  我这才揉着脖子跑了出去,前脚刚走,身后的门就砰一声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