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94章:许灵生

第94章:许灵生


  隐约间我听到了小孩子的嬉笑声,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昏睡中,如果是这笑声就是梦,如果不是,那……这深山老林的哪来的小孩子?
  我清清楚楚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群人拖着,好像正是发出笑声的小孩子,可我这么大一个人,几个小屁孩是怎么做到抬着四肢健步如飞的?
  我努力睁开眼睛,却发现眼睛怎么着都睁不开,自打我有意识之后就是这样了。
  在这期间,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
  明明记得我在夜市上吃东西,老板娘还下面条来着,闻到一阵香味儿后就晕倒了。
  过了多久我不知道,一有意识入耳的就是小孩子嬉笑声。
  太邪乎了,我拼了命的睁眼,拼了命的动口,奈何眼睛睁不开,嘴巴也出不了声。
  当下的情况我啥都不知道。
  就比如说这是什么地方?这群小孩子要把我抬到哪里去?他们是人是鬼?
  我心里开始慌了起来。
  “咯咯哒,咯咯哒”
  突然,一丝温暖的阳光照射在我脸上,鸡鸣声频繁响起。
  “啊”
  这群小毛孩怪叫一声,接着就消失了,我从空中跌落,扑通一声,似乎跌进了水中。
  脑袋撞了一下,直接给我整昏迷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日上三竿。
  我人躺在一张竹条搭的床上,只有几床棉絮铺着,硬硬的躺着不舒服。
  这是什么地方?
  起床动了动身子,才发现身上的衣服被换了,我那穿了很久的衣服变成了一条新的牛仔裤,以及一个半袖。
  手机不见了,之前的衣服也不见了,我此时躺在一间瓦房里面,楼上的隔层是用竹条弄的,时间长久的原因,竹条已经发黑,甚至挂着很多蛛丝。
  房间的布置很简单,床头边有一个柜子,上面堆满衣服,还有一个插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插座应该是充电用的。
  吱呀——
  年久的木门打开,一个约莫二十五六的青年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
  “兄弟醒了?”青年把粥放在柜子上,看着我笑呵呵的说道:“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要不舒服的话就跟我说,村里有卫生院,打个点滴什么的不成问题。”
  我有点蒙圈,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就问:“大哥,这是什么地方?我咋在这里?”
  青年说道:“我们这地方属于纳雍县,这小村子偏僻,离城里坐车都得三四个小时。至于你,我也不知道你咋回事,今儿个一大早我去地里干活来着,就看到你躺溪里边一动不动,起初我还以为你是喝多了,但是过去一看你身上也没酒气,所以我就给你捡家里来了。哦对了,你衣服都湿了,我给你洗了挂外面呢,你身上这衣服我刚买的还没穿,怕你冷着就给你换了一下,别嫌弃哈。”
  我赶紧摇头:“又不是啥娇生惯养出来的,嫌弃啥,还得感谢你呢,不过我怎么会到这里来,你说这里是纳雍县?可我昨天晚上分明在水城县啊。”
  青年笑了笑,显然不相信我的话:“兄弟你别逗了,水城县离这里好几个小时的车程,你咋过来的?难不成还顺着水流,流过来了昂?”
  “不对不对,我昨天晚上真的在水城县那边”我四处张望一圈:“我的手机呢?”
  青年愣了一下:“我带你回来的时候没看见你手机啊,你仔细想想看,是不是掉哪里了?我遇到你的时候,你躺溪里来着,会不会掉水里了?”
  ???
  那鬼手机我就是砸了扔了都没能摆脱,怎么可能说没就没?
  我揉了揉脑袋,仔细回想昨天晚上的事。
  山沟闹市,小吃摊,昏迷后听到的嬉戏声……
  然后就到了这里。
  我突然想到一个故事。
  我们村里有个老人说,他年轻那会儿,有天晚上从外面回来,路过一个山沟的时候摔了一跤,直接晕过去。当时离家已经不远了,可醒来的时候,却躺在几十里远的地方。
  他告诉我们,那是被鬼抬走的,如果不是天亮了,能把你抬到鬼门关去。
  不管是否真会抬进鬼门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是真真切切的,我被一群小鬼抬走,如果不是天亮了,也不会落在这个地方。
  一个晚上而已,从水城县来到了纳雍县,人走的话,根本来不及,况且还都是山路。
  所以说我撞鬼了,还被鬼抬了,万幸万幸,让我遇到了这个大哥,不然小命不保。
  我吐了口气说道:“丢就丢吧,反正也该换了,对了大哥,谢谢你救了我,不然给溺死自己都不晓得。”
  青年摆了摆手:“客气啥,我叫许灵生,你叫啥啊?”
  “张是非!”
  “张兄弟,你真是从水城县过来的啊?”
  为了不吓到他,我撒了个谎:“搞迷糊了,其实我是水城县那边的人,昨天晚上来这边找人,结果下车的时候下错地方了,后来好像迷路了,再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不记得了。”
  许灵生这人老实,都没有怀疑我的话,乐乎道:“那你可得庆幸没遇到野兽,我们这山里有野狗还有毒蛇,平时进山我们都得两三个一起进,一个人不敢去的。”
  我说道:“许大哥,我这身上也没钱,不然肯定得好好谢你,啊对了,你们这边有车去城里没?不然你跟我走一趟,回城里联系到我朋友,就请你吃顿饭,再好好谢你。”
  许灵生摇头道:“客气啥啊客气,都是老乡,搞这套干啥?我这破地方平时也没人来玩,就没收拾,你不嫌弃,我就挺高兴了,哪里能让你花钱。”
  “一码归一码!”
  “说不用就不用,而且你现在也走不了,今天才周四,我们这地方只有周六才有人跑城里,进城都是搭他们的车,平时没车跑的。”
  这就麻烦了,我手机不在身边,又不记得丰伟的电话号码,一时半会联系不上他啊。
  我顿时泄气道:“那只能周六再走了,这两天住这里会不会给你添麻烦?”酷;M匠网n正(版首发0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