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91章:告别仪式

第91章:告别仪式

◎o看正"?版y章"节Fy上酷_x匠网0
  看着她,我心中没由来的着急,到了这个时候,她还犹豫什么?我真的很害怕再出什么意外,那个似梦非梦的梦中我已经失去了童天真一次,我不想再失去第二次。
  我心急如焚的看着她喊道:按啊,你怎么了?你不是说愿意跟我结婚的吗?
  童天真没搭理我,而是问丰伟:时间到了吗?
  丰伟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好吧,黑乎乎的我是什么都看不清,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但他却是点了点头,严肃的说了句:快到了!
  童天真嗯了一声,转而看向我:张是非,我问你个问题。
  你先按了手印再问!
  不行,你先回答我,你娶了我,这辈子都不能再结婚,更不能跟其他女子暧昧不清,你受得了这种孤独感吗?被人孤立的滋味,很不好受的。
  有你就够了啊,我管他那么多干嘛?
  那好,我再问你,你怎么跟你父母交代?难不成你要告诉他们,你娶了一个死人回家过日子,然后一辈子不能再娶妻生子了?你有没有替父母着想过?你知不知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连自己该尽的责任都没有尽到,怎么叫孝顺?能算孝顺吗?你可以不懂事,但我不能不懂事,你这么好的一个男孩子,我怎么能把你绑在我身边,一辈子跟一个死人过日子呢?
  丰伟插了一句:时间快到了,有什么话赶紧说完。
  到了这个时候我才明白,我被骗了。
  丰伟骗了我,童天真也骗了我。
  这根本不是什么婚礼,而是告别仪式,童天真她要离开我,永远的离开。
  我愣愣的看着他们俩,摇着头低语道:不不要,不要离开我,天真,你不要离开我
  童天真苦笑不已:张是非,我真的必须离开你,阴阳相隔,人鬼殊途。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我们不能打破它,否则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在我离开之前我想跟你说件事,还记得王家沟大师的两个提示吗?他说过你接触的都不是活人,意思并不是告诉你人非活人,而是告诉你,活着的人,并不完全活着。你们虽然清理了封印中的鬼魂,但之前逃出去的并没有被抓到,其中包括骗了你的鬼表哥,还有门卫波叔,这两个老鬼有点本事,所以以后我不在了,你要提防着点,他们随时可能会回来找你的。除此之外还有刘权他们,他们被煞气侵蚀,已经不再是活人了,我不能再保护你了,你自己要小心一点。
  我不知所措的看着童天真连连摇头:我不管那么多,我想要的只是你而已,天真你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了好不好?
  时间到了丰伟提醒道。
  地板上突然冒出大量黑雾,这些雾气久久不散,最后竟变成了一个黑洞一样的洞穴入口。
  这
  这就是所谓的鬼门关吗?从这里下去就能进入阴间?
  童天真漂浮到洞穴上方,对我说道:傻瓜,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是我不好,一开始接近你只是为了利用你打开封印,但我没想到你真会喜欢上我。我以为你知道我是鬼以后就会疏远我的,但你这个笨蛋并没有,还每天都给我发消息,每天都盼着我出现。原来原来被人喜欢是这种感觉傻瓜,你以后会遇到一个满眼都是你的女孩,你们会在一起结婚生子,会白头偕老幸福一生,所以,你一定要忘了我,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明白吗?
  天真,不要我伸手去拉她,却被丰伟抓住。
  丰伟说道:张是非,你清醒一点,她终究是鬼,而你是人,你们注定不能在一起的。而且你不能自私到把她留在阳间,那样对她来说没有好处,反倒会让她失去投胎的机会。你想想看,将来有一天你也老去,到了那个时候,你有机会投胎,她却没有,你是想让她在人世间做个孤魂野鬼到处游荡,还是想让她下地府投胎?
  我
  我愣住了,确实没想这么多,丰伟这番话让我突然发现自己真的不够成熟,很多东西我都没有想明白,只知道一味地索取。
  我失落的叹了口气:那我们下辈子还能不能再见面?
  丰伟倒是没有隐瞒:再见面的希望不大,你们的缘分已经尽了,所以放手吧,想开点。
  唉
  我不舍的看着童天真,她笑了笑说:开心一点啊傻瓜,我能投胎再世为人你不高兴吗?
  当然高兴,可是我舍不得你走但我又不能把你留在身边
  童天真感动的说道:好了傻小子,时间到了,我也该走了你以后要高高兴兴的袄,我不会忘记你的,不会忘记,曾经有一个傻小子,为了我连命都不要,不会忘记
  她还是消失了,随着她的消失这个黑洞也消失了。
  满屋子的鬼魂也跟着消失!
  所有的一切变得空荡荡的,就连我的内心深处也变得空荡荡的。
  感觉突然间失去了什么,不只是童天真。
  我想,大概是那份真心付出的感情吧。
  不管怎么说,童天真走了,我该过的生活还是要过,所以,尽管我心里面很难过,但我还是尽量让自己表现的正常一点,不显得那么丧。
  回到田大哥家的时候,他看着我有些不解,悄声问丰伟:这小子怎么一点不伤心,咋还傻乐?不会是打击太大受不了所以傻了吧?
  丰伟耸耸肩表示:他有啥想法只有他明白,其实挺好的,这些都是他必须经历的,只是早点晚点的问题而已。让他歇歇吧,天亮以后,就得满血复活,继续干仗咯。
  我回房间睡了一觉,睡觉的时候眼泪情不自禁流了出来。
  我把被子盖过头,就这样闷了一夜。
  第二天,我像常人一样起床洗漱,吃了早餐后主动问道:咱们下一步去哪儿?那些员工应该都联系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