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82章:我爱你

第82章:我爱你


  田大哥醒了,这件事到此为止,掉包他魂魄的人没有找到,也没追究,但我心里仍然有一个目标,那就是黄衣人。
  是的,掉包他的魂魄,以及掉包表哥尸体的人,我怀疑的对象都是黄衣人,因为我们只跟他有过节。
  至于他为什么要掉包田大哥,我想可能是为了拖延时间,拖延我们去工厂的时间。
  不过,一切都过去了,现在我们只需要去工厂,把厉鬼的事情解决掉,然后再去深山,找到黄衣人揭开他的真面目,那么所有的一切,全都结束了。
  于是当天晚上,我们去了工厂。
  再次回到工厂,这种感觉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我抬头看着乌烟瘴气的厂房,不禁叹了口气,这是噩梦的开始,这场噩梦也将在这里结束。
  我拿出鬼手机看了一眼,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接到鬼来电,看来,这件事是真的到此结束了。
  丰伟放下背包,背上背的桃木剑,左手拿的八卦镜,右手拿的符纸,兜里还揣了墨斗,他让我们在这里等他就好,然后只身一人进了工厂。
  我和田大哥蹲下身子开始抽烟,一根烟都没有结束,就听到工厂里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还有阵阵惨叫声。
  那不是丰伟的声音,而是厉鬼的声音。
  这时,我看到一个身影从工厂里跑出来,那是周伟
  卧槽,周伟怎么在这里?他已经死了,怎么会回到工厂?
  在我纳闷之际,他往宿舍方向跑。
  丰伟冲了出来,对我们大喊:带上我的背包,跟我来。
  我捡起背包,和田大哥咻一下奔过去,随后众人来到了破仓库。
  周伟的鬼魂像是故意引我们来这里,站在仓库门口,丰伟止步于此,我问他怎么了,他神色严肃的说道:今天到此为止,我们回去。
  嗯???我和田大哥一脸懵。
  丰伟说道:赶紧走,这里面的东西太凶了,我带来的家伙收拾不了他。
  我一听丰伟这么说就知道里面的家伙不简单,可那不是封印着的吗?还怕啥?当然,想法虽如此,我也没多说什么,毕竟丰伟才是老大,他都这么说了,自然有他的道理。
  于是我们退出了工厂,在附近找一家宾馆住下。
  丰伟在房间里画符,我到他房间坐着,问道:你刚才是不是干了几只厉鬼?
  丰伟点头:一只厉鬼,八只恶鬼,剩下一个男的,跑仓库里面去了。
  我又问:你也在害怕仓库里的东西?
  丰伟苦笑不已:害怕倒不至于,只是装备没带齐。
  这时,我手机响了一下。
  是童天真。
  嗨小傻子,你回来了吧?出来玩啊。
  我高兴的回了一句你在哪里。
  她说街口等我。
  我吐了口气,跟丰伟说:那你准备吧,我出去一下。
  丰伟点头不语,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把我叫住,头也不回的说道:张是非,本来咱们只是合作关系,我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但经历了这么多事,我发现你人挺好的。所以,我奉劝你一句,阴阳两隔人鬼亦殊途,你跟童天真不会有结果的。
  我心里咯噔一下,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可那又怎样呢,人鬼殊途就不能在一起吗?我觉得只要我两真心相爱的话,没什么是不可能的。
  其实是我想的太简单了,这种想法也很不成熟,就如童天真说的一样,当时的我屁大点而已,想法很幼稚。
  人这一辈子,无论什么时候,身上都背着两个东西。
  一个是责任,一个是孝道。
  但谁年少的时候会很成熟呢?哪怕是当初的你觉得自己很成熟,但其实还是幼稚,还是不够稳重,成熟稳重是一个经历,也是一条路,只有走的久远,才能知道它的含义。
  丰伟回过头看着我的背影,又说了一句:去吧,好好珍惜眼下的时光,因为你们总有一天会分开的。
  我闭上眼睛说了一句:不会,永远不会。
  然后就离开了。
  下了楼,我奔向街口那边,果然看到了一袭红裙的童天真。
  我从背后靠近她,捂住她的双眼笑道:猜猜我是谁。
  大猪蹄子童天真抓着我的双手笑了起来。
  她的手,还是那么的冰冷。
  我搂着她说道:咱们去哪儿玩?
  我想去游乐园,还要逛鬼屋,嗯,还有还有,还有商场。
  行,本少爷舍命陪君子!
  哎呦说的这么勉强,那不用了。
  哎别介啊,我开个玩笑的!
  哈哈
  那天晚上我们像正常情侣一样,手牵着手,在游乐园玩了旋转木马,玩了摩天轮,玩了过山车,我发现过山车这玩意不是人玩的,一下来我就呕吐不停。
  去逛鬼屋的时候,我虽然见过很多鬼,但还是被吓得不轻。
  童天真也是,我还打趣的说,你居然也能被吓到。
  童天真说谁让他们那么丑的,我又没那么丑。
  我听了无语至极。
  之后我们去划船,去蹦极,大半夜的蹦极好生刺激,然后又去骑了自行车,情侣款的那种。
  玩出来后,又去了商场,看着路上来往的行人,又看了看童天真,我突然想哭,因为我想到了丰伟的话。
  人鬼殊途,我跟她不可能在一起。
  童天真看到我哭了,抬手擦掉眼泪,傻乎乎的说道:你哭啥啊,不会被吓到了吧。
  哪有我抬头看了一眼前面的服装店说:走,我们去买衣服。
  进去后这丫头像个普通的小女孩一样,看到好看的衣服就要试试,换衣服还贼快,每次都从更衣室蹦跶出来问我好不好看,我每次都说好看,她就说我忽悠她。
  那一瞬间啊,我想到了一首歌,一首很多年后发行的歌。
  光落在你脸上
  可爱一如往常
  你的一寸一寸
  填满欲望
  城市啊有点脏
  路人行色匆忙
  孤单脆弱不安
  都是平常
  你低头不说一句
  你朝着灰色走去
  你住进混沌深海
  你开始无望等待
  很多时候爱情就像光一样,突然来了,来的你毫无征兆,来的你莫名其妙,来的你,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最后我们买了很多衣服,手牵着手走到了大桥上。
  吹着夜风,童天真冷不丁对我说了一句:张是非,我爱你。‘%酷}Y匠网S首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