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81章:表哥被掉包

第81章:表哥被掉包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可不是小事儿,也不是闹着玩的,我连忙赞同了丰伟的话去劝我父母一起去看看,虽说动坟墓这种事不吉利,可如果真的埋错了那更加不吉利。
  大晚上的,我爸妈经不住劝,大伯也信了丰伟半分,于是一行人就这样风风火火来到了坟地。
  山顶头上,抬眼望去一片坟包,一眼看到了偏僻处表哥的坟墓,等我们走到坟前的时候,发现周围一圈有很多符纸,只不过,符文淡化掉了。
  丰伟捡起来一张,眯眼一瞟,顿时皱起了眉头。
  我问他怎么回事,他咬牙切齿的说:你们以后不会梦到那个鬼了。
  为啥?我愣了一下,回头一看,他们同样楞了。
  丰伟神色严肃的说道:你们梦到的鬼魂,已经魂飞魄散,被人灭了。
  那这坟还要不要挖?当丰伟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有了个底,大概知道是谁干的了,于是我问道。
  丰伟说,挖!
  这坟的泥土好像被人动过,挖起来不难,我和大伯还有我爸三个人合伙起来一会功夫就挖开了。
  撬开棺材,里面躺着一个脑袋被压半边的人,但现在可以看出,这个人,绝对不是表哥。
  怪了,先前看的时候确实是表哥,怎么现在不是了?
  难道真的埋错人了?
  那是什么时候埋错的,不可能是丰伟说的那样埋进去后被人掉包了,因为在埋表哥的当天我就亲眼目睹过那个半边脑袋被压扁的鬼魂。
  当天他就在,所以他根本就是当天被埋错的,我到现在才恍然大悟,明白了当时他为什么要追我,原来,他是想告诉我们,他不是表哥。
  可惜,这话始终没有说出口,现在却是永远都没有机会再说了。
  那么,是谁掉包了尸体?又是什么时候掉包的?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掉包尸体的人,肯定是黄衣人,但他为什么要掉包表哥,又是什么时候掉包的?
  我赫然想到了一件事,深山中,地窖里,满天花板的尸体,人肉。
  难道说,他掉包表哥,是为了吃表哥?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人就过分了。
  一个出车祸死掉的人那得多磕碜,他居然下得去口。
  回想默默当初说的话,他连腐肉都吃,我背后不寒而栗。
  眼下,大伯看到不是表哥,一屁股坐在地上,傻愣愣的说道:这这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当初明明就是我儿子的,现在怎么变了个人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做的。
  我爸捂着嘴对丰伟说道:小先生,你能看出是什么人做的吗?
  丰伟摇头:这个人是谁我不知道,但我敢保证他是圈内人,懂行,而且道行不低。
  我爸妈顿时愣住,问大伯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大伯哭着说能得罪谁啊,咱就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工,哪儿会得罪这么厉害的人物。
  我爸又问我,表哥在外面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我也摇头说没有。
  这下他们犯难了,根本不知道是谁做的,也不知道得罪了谁。
  但其实我是知道的,可我还不能说,这个黄衣人的目的还不清楚,我冒然告诉他们的话,一来他们会担心我,二来有可能给他们带来危险。
  即便是有丰伟在,我也不敢冒这个险。
  于是,这天晚上我们把这个尸体抬了出来,虽说不是我们家的人,但好歹也是死者,死者为大嘛,就在山下随便挖个坑埋掉。
  至于山上表哥的坟墓,丰伟说在没有找到表哥的尸体之前,坟墓也不能空着,否则容易出事。
  在他的主持下,找了一套表哥的衣服,做了一个衣冠冢。
  而这件事,随着扁脑袋鬼的魂飞魄散,算是画上了一个句号。
  虽不知道黄衣人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至少他还没想对付我的家人,不然就不会出面把鬼魂打的魂飞魄散。
  不管怎么说,只要他不危害我的家人,一切都好说。
  说起来我也是纳闷,不知道他在忌惮什么,像他这样的人,想杀害我们的话岂不是很简单?偏偏就一拖再拖。
  我把我想不通的问题告诉丰伟,他却笑道:没你想的那么复杂,也许人家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对付你,对付你的家人。
  是吗?那他为什么要联合厉鬼害人?
  对此,丰伟做出一个解释:他在采阴补阳,所以他杀人,是为了延寿。
  原来如此,这么一来就说得通了。
  但实际上是不是这样,还不确定。
  第二天,大伯报了警,警方开始着手调查这件事,我没阻止,也没说什么,反正任他们折腾吧,反正他们调查不出什么来。
  第二天!
  我和丰伟抱着小乳猪回了县城,临走之前,我告诉我爸如果有什么问题第一时间通知我。
  我爸看着我虽然没说什么,但他心里却想起了爷爷当初的话。
  这孩子,注定要跟鬼神打交道,躲不了的。
  眼下发生的一切,可不就是正在把我往鬼神的路上拉吗?
  当然,心大的我当时并没有想过这些,也是好多年后,才想到了这一点。
  但我这人,这辈子栽在了当初道观大师的那句话。
  最信任的人会带走我的一切。
  扯远了,书归正传。
  回到县城,来到田嫂家,我们迫不及待去见了田大哥,我问丰伟该怎么把魂魄还回去,丰伟笑了笑说,把猪的嘴对着田大哥的嘴就完事了。
  就这么简单?我不敢相信的问道。
  就这么简单!丰伟点头。
  于是我把小乳猪对着田大哥,接了一个吻。
  顿时小乳猪浑身一颤,四只脚开始扒拉起来,不多时,就停止了。
  我把猪放地上,再看田大哥,他茫然的眼神开始恢复正常,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后,缓缓看向了我们。
  媳妇,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田嫂忍不住哭出声扑来过去,一顿诉苦。
  田大哥还想亲她来着,田嫂一想到这嘴被猪亲过,顿时老嫌弃了,田大哥还一脸懵,不知道啥情况。Aq酷+#匠{网(永oD久免费Kl看小E、说H-0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