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67章:一百零八岁的老人

第67章:一百零八岁的老人


  张小雅兴高采烈的收下了符纸,当宝儿似的折成三角形放兜里。我知道平安符都是这样折的,也就没说什么,只是身边的丰伟老往屋里瞅让我有点不舒服。难不成那小柔的妹妹到现在为止还停留在家里?
  张小雅拿出手机嘿嘿对我笑了笑说:非哥,你说的,再见面就加联系方式,现在没话说了吧?
  这丫头还寻思这个,我拿出手机给她加了一下,丰伟一看不乐意了,也囔囔着要加。
  得,人家小姑娘也不好意思拒绝,就给加了。
  加了之后,丰伟问道:对了丫头,这两天睡觉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或者是晚上听到些奇奇怪怪的声音?
  张小雅愣了一下,眼神略带惊恐的说道:有倒是有,就是我老听到小柔她爸爸那屋有人说话,像一个小女孩的,但是我和小柔都在外面,哪里来的小女孩?早儿我问叔叔的时候,他还奇怪的看着我说屋里哪有什么小女孩反正我就觉得特不舒服,他那屋里阴森森的,一进去我身上都会情不自禁起一身鸡皮疙瘩。还有就是,昨天晚上在宾馆的时候,我我好像看到了非哥说的小女孩,穿棕色衣服,短头发
  果然,我就说嘛,她们两怎么可能没发现。
  张小雅继续说道:可是就一眨眼功夫没了,所以我也不确定是不是看花眼了,直到非哥说有一个小女孩跟着我们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没看错,只不过因为害怕的原因,当时在宾馆我就没说出来。
  说到这里她略带歉意的跟我道了个歉,我摆手说道:没事没事,这种事我不放心上。
  小雅这时候,小柔和一个阿姨从我们身后走来。
  这阿姨长得粗胳膊粗腿,大脸盘子上还有一颗美人痣
  看起来就不像什么好人,这种人放电视剧里,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个坏人了,咳咳咳,当然,这么说人家也不好。我这边还寻思说人家不好,丰伟就冷不丁说了一句:唉呀妈呀,这大妈哪来的,长这么凶神恶煞。
  大大妈
  人家估摸也就三十多而已,这货脱口就是大妈
  果然,那大妈生气了,瞪了一眼我们,骂道:哪来的野孩子,会不会说话,我才二十多岁你眼瞎啊。
  噗!
  好悬给我笑喷,二二十多长这样,太着急了点。%z看+正/版:章r√节U上D:酷(匠\网0。@
  丰伟委屈巴巴的想要反驳,被我给拉住了,真怕这货再冷不丁冒出一句让人意想不到的话来。
  小柔看着我两,突然记起来我是谁了,就问:怎么是你,咋,难道是看上我家小雅了,所以才追到这里来。
  想多了吧小妹妹我无语的说道。
  那你来这里干啥?
  找鬼!我翻了翻白眼道。
  找你妹小柔哼了一声,和那个大妈走进屋去。
  还拉上小雅说道:小雅,走,俺给你介绍对象去。
  这话明摆着故意说我听呢,真以为我是来找张小雅的,想多了。
  张小雅回头对我说了句对不起对不起,我笑着摇头示意没事,等她们进去了,就问丰伟:怎么样,你要找的鬼是不是在里面,我跟你说,那个鬼我见过,就是刚才那个凶巴巴的小女孩的妹妹。
  丰伟摇头道:这里面确实有一个脏东西,但不是我要找的,里面的家伙不值一提,伤不了人的。他家这房子的风水很好,就算再住进去一只鬼也对他们没什么影响。
  啥?我愣住了:所以你要找的不是这个鬼?
  不是丰伟摇头,伸手掐指算了起来,算了半天也没算出什么,我就问:你干啥呢?
  抽筋了
  
  片刻后,我两来到村子另一头,一个小山坡下,有这么一户人家。房子是火砖瓦房,门口有个小别院,从山坡上就看到了,小别院里坐着一个老头。他的身边,是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太远看不清楚,下山过去一看,顿时让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满院子都是纸人,但细细一看,这些纸人并没有那么可怕,像是一个部队,他们身上穿的是纸折的军装。
  老人在折枪,不得不说,他是个手很巧的人,折出来的枪栩栩如生,若非颜色不同,就跟真的一样。
  难道说,丰伟要找的脏东西在这里?
  我刚要问话,丰伟就上前去敲响院子的门。
  虽然门是开着的,但敲一下显得礼貌一些。
  相比在小柔家,丰伟这一刻收起了笑容,一脸严肃,也不说笑。
  院里的老人抬头看了我们一眼,我才发现,他的眼睛有一只是瞎的,额头上有一条长疤,即便过去很久了,疤痕依然还在。
  老人很苍老,老到像近百岁一样。
  他苍老的声音响起,对我们说道:进来吧。
  丰伟恭恭敬敬的走进去,走到老人身前,稍稍弯腰做了一个礼。
  老人淡然看了我们一眼,问道:来干嘛的?
  丰伟笑道:途径此地,想问前辈这是在干嘛?你做的这些纸人非同小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传说中的寄魂术吧。
  老人笑了笑:没想到还碰见内行了。
  内行不敢当,只是晚辈有一点不明白,前辈为什么要用阳寿去做这些东西?你做了这么多,想来阳寿已经耗的差不多了吧?
  老人很平静的说道:小伙子,你知道我活了多久吗?
  不知!
  建国那年,我49!
  我顿时愣住,建国时他49,现在是二零零八年,也就是说,他现在已经一百零八岁了?
  丰伟同样愣住,想要问话,老人先开了口:一百零八岁,一百零八个兄弟,一百零八把枪,就差这最后一把了,小家伙,你们跟我有缘,晚上过来,帮我收个尸吧。
  老人说完啊,起身就进屋去了。
  丰伟看着老人的身影,眼中闪起了泪水。
  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晚上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