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60章:紫云观

第60章:紫云观


  就在我这没办法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我和田大哥第一个找的陈半仙。
  他穿着中山装,背着手往我这边走,我当时是站在公交站台,估计他也是过来坐公交车的。
  我赶紧就上前去跟他打了个招呼,陈半仙看到我也有点惊讶,问了句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苦恼的把这几日经历的事一件一件告诉他,听完以后他笑了笑说:其实啊,你也不用丧气,我虽然帮不了你们什么忙,但贵圈里面我认识的高人还是蛮多的,我不能帮,不代表人家不能帮,这样,我再指你一条明路。
  我一听就来了兴趣,赶紧竖起耳朵认真的问道:半仙儿啊,这次你可没骗我?
  陈半仙又笑了笑,说:你这小娃,我骗你有什么好处吗?
  这倒也是我挠了挠后脑勺,嘿嘿笑道:那您老人家有啥路给我指的?
  陈半仙沉思了一下说:你们先后找了苦灯大师,以及几个先生神婆是吧?
  他说的苦灯大师应该就是道观里面的那个大师了。
  我点了点头对他说道:对,其中田大哥最先找来的刘老确实收了几个鬼,包括之前一直缠着我的无脸鬼都被他收了,可奈何他根本没有接触到工厂里面的厉鬼,后来还被那个黄衣人杀了,唉,说起来这件事也怪我们,如果我们不找他,他就不会死了。
  陈半仙拍了拍我的肩膀: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他命中注定有此一劫,就算你们不找他,他也会因为其他原因死掉。反倒在死之前帮了你们一把,也算是积德了,你不用自责。
  话虽如此,可不自责我能做到吗?肯定不能,心里面过意不去。
  但人已经死了,我也做不了什么。
  解决了这些事情,再去拜祭他老人家一下吧。
  我叹了口气,问陈半仙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办法帮我们。
  陈半仙笑呵呵的说道:连山深处有一个道观,名唤紫云观,里面住着一个高人,这人道行高深莫测,可以说,本事绝对在你找的这几个人之上。
  哦?那你之前为啥不直接介绍他?我这话没有抱怨的意思,只是好奇,单纯的好奇。
  陈半仙摇了摇头:不是我不介绍,只是这人脾气古怪的很,而且他这人爱钱如命,找他办事,得花大价钱。
  这倒是个麻烦,我根本没什么钱,于是我想到了田大哥。
  陈半仙把详细地址告诉我后就乘公交车离开了,我则拿出手机给田大哥打了个电话。
  喂老弟!
  我从来没发现田大哥的声音是如此好听,赶紧对他说道:田大哥啊,我刚才遇到陈半仙了,他给我介绍了一个高人,我打算过去看看。
  什么玩意?田大哥仿佛很惊讶。
  咋了,你反应这么大干嘛?
  不是,老弟,你说你遇到陈半仙了?
  对啊,刚坐公交车走了!
  卧槽,老弟你别逗我玩,我现在胆子小的一比,那陈半仙前两天心脏病发作已经去世了,你怎么可能遇到他。
  什么???
  这次轮到我懵逼了,他说陈半仙前两天就已经去世了,那我刚才遇到的岂不就是鬼魂?可这青天白日的,怎么可能有鬼出没?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今天没有太阳,而且好像还要下雨了。
  原来鬼是可以在白天行动自如的,只要稍微厉害一点的鬼都可以在白天出没,只要不是太阳天就行。
  想到这里我身后冒出一阵寒意,不禁抬头张望了一圈身边的人,这人群里面,不会有人是鬼假扮的吧?
  事实上是我想多了,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鬼?
  有的人一辈子都遇不着一次,所以他们不信鬼。
  说来也怪,这越信鬼的人,他就越容易撞鬼。越不信的呢,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
  喂?喂?老弟?你说话啊,咋地了?
  回过神来,我赶紧说道:田大哥,不管你信不信,我刚才真的遇到陈半仙了。他给我介绍的人我一定要去找,这是我们的机会,哪怕不确定真假,我也要去试一试。我不能让我表哥白死,这工厂的鬼一定要抓。
  田大哥听我这么说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行,我有什么能帮的你尽管说。
  钱,陈半仙说这个人爱钱如命,请他出山得花大价钱。
  听到这里田大哥笑了:钱不是问题,这方面我来解决。
  我松了口气,他肯出钱自然最好不过,于是我对他说道:那好,我现在就去连山找这个高人,找到了再联系你。
  行,你注意安全!酷'#匠☆。网P首n发#L0Y
  挂断电话,我给我爸打了过去,告诉他我要跟我们老板忙活一段时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
  我爸也没怀疑什么,只是让我注意安全,然后又交代一大堆安全问题。
  没办法,我特无奈,又不能挂电话,只能听他唠叨完。
  之后一看时间还早,就赶紧查这个叫连山的地方。
  这地方公交车不跑,我只能去客车站坐客车。
  他奶奶的,愣是花了我一百多,上车后我在心里面祈祷着千万不要出问题,一定要平安抵达连山。
  这车上有很多人,有部分是出来旅游的,他们或多或少带了点行李,我就什么都没带。
  找了个靠窗户的地方坐下,随后一个蓝发妹子往我旁边坐了下来。
  看年纪应该二十都不到,跟她两个闺蜜一起。
  她坐我旁边,两闺蜜就坐前座。
  三人一路上有说有笑,就是没搭理我,搞得我特别尴尬。
  而且这三人其中两个穿的特别暴露,有一个妹子穿的,上半身只遮住了胸部,车上不少肥宅老往她身上瞅。
  我这坐后面更尴尬,眼神往下一瞟就看到了,当然我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别人喜欢看,我也喜欢,但旁边还坐着个妹子,我可不敢太过于明目张胆,只好靠着窗户假装睡觉。
  这一睡,睡了挺久,突然身子晃荡了一下,头砸在前面的椅子上,砸的脑瓜嗡嗡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