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33章:你已经死了

第33章:你已经死了


  把车开回村,我爸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今天晚上要不要回家,我说还不知道总之能赶在表哥下葬之前回去的。
  之后童天真给我消息了,问我现在在哪里,我说在其他地方,不在家。她没仔细过问是什么地方,莫名其妙给我发了一句,不要相信任何人的话,就没有下文了。
  这句话把我搞得有点懵,不是很明白她的意思。
  什么叫不要相信任何人的话?这个任何人,是在强调谁吗?
  我问她啥意思,她没回我,我又说了很多话,啥想她之类的,她也没回我,这让我很失落。
  一直熬到晚上,吃过晚饭我们就准备离开了,刚从王半仙家走出去,突然就有村民大喊道:王半仙,王半仙,不好了出事了。
  回头一看是个三十多的妇女,她跑到我们跟前,气喘吁吁说不出话。
  王半仙拍了拍她的背,给顺了口气:什么事慢慢说,不要急。
  妇女喘着粗气说道:出事了,东子家老父亲死了。
  死了?王半仙挺惊讶的说道:怎么回事?他身体不是硬朗着呢吗?昨天我还看见他在周边溜达来着。
  妇女急的直跺脚:是啊,昨天还好好的,刚才天黑的时候人就没了,而且这才没多久,身体就都僵硬了。
  走,过去看看王半仙掐了掐指头,眉头邹了起来,略带歉意的对我们说:你们的事先不着急,把这里处理妥了一定帮你们摆平。
  这股热劲儿让我对他的印象又好了很多,突然觉得也不是所有高人都是高冷的主儿。
  火急火燎赶到东子家,门口已经挂起白灯笼了,彩纸(丧纸)也扬在竹竿上,从核桃树上穿过去,挂的高高的,大老远就能看到。
  我们一行人推开门进去一看,老大爷居然也在这里,他朝我们走来,黑着脸说:老东头死的不正常。
  王半仙轻嗯一声,走到床边拍了拍嚎啕大哭的几个女人,示意他们让开。这几个女人一直哭个没完,男人受不了了,骂了句哭个屁,就知道哭,这才让他们消停会儿,站边上抹眼泪,不敢出声。
  床上躺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年纪得有七十多,脸皮干枯的像树皮一样,看着怪吓人的,尤其是死时的表情,瞪大眼睛,眼珠子快瞪出来了。
  这明显是被吓死的,王半仙伸手翻了翻他的眼皮,又掐着他的嘴看了一眼,最后将手往下移,移到脖子上的时候,食指中指并拢,用力按了一下,就见老头突然啊的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一举动吓得所有人后退几大步,包括我和田大哥都被吓到了。
  我还以为老东头是活过来了,结果只是啊的一声,又倒回去了,不过这一倒眼睛就闭上了,跟普通的尸体没什么两样。
  田大哥结结巴巴的问了句这是怎么回事。
  王半仙面色不大好看,转身背着手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说道:人变成坏人是因为他不争气,尸变成僵尸是因为他多了一口气。老东爷就是不甘心,多了一口气,才死不瞑目,如果不把这口气放出来,他就下不得土,擅自让他下土,只会让他诈尸,也就是变成你们常说的僵尸。
  僵尸?酷Gn匠)网◎唯一}正版,r其他R都是盗版0-U
  这下子我感觉我又学到新东西了,本以为鬼这种东西就已经够玄学的了,没想到现在又出了个僵尸的词眼儿。
  老东头的儿子是个国字脸,看起来老实巴交,倒是像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工。他紧张的问王半仙:那那我爸现在是不是已经没事了?
  王半仙沉嗯一声:这口气已经被我放出来了,变成僵尸倒不至于,但他的死,没那么简单,你们也看到了,他是被活活吓死的,所以,你们有谁知道他在临死之前看到过什么吗?
  众人摇头。
  国字脸大叔突然想到了什么,说:刚麻黑那会儿,我爸上出去上了个厕所,回来之后神神叨叨的,尽说糊涂话,说什么他离死不远了,还说什么要把他埋在我妈旁边,当时我们以为他是喝多又开始犯糊涂了,现在想起来,这这哪儿是喝多了造成的啊
  王半仙点点头:你们去帮我准备扎纸人的纸,等会儿我做法,把老东叔找回来问一下就知道了。
  国字脸大叔一听,连连点头道谢,然后马不停蹄的去准备扎纸人所需的东西。
  趁着这会儿功夫,王半仙走过来对我说:小家伙,你去我家在我卧室枕头底下把那把剪刀拿过来。
  说着他把钥匙给我。
  我点了点头,也没多想,打着手电筒撒腿就往家跑。
  跑到他家的时候我看到窗户是开着的。
  咦?出去的时候窗户有开吗?
  我寻思着,往窗户走过去。
  刚刚靠近窗户。
  突然,里面跳出来一个身影,我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他一拳打在鼻梁上,疼的我捂着鼻子退了几步,又被他反手一记手刀砍在肩头靠脖子的部位,顿时眼前一黑,我就失去了意识。
  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副棺材里面,我赶紧起身,往四周看了一圈。
  这里这里全是棺材,这个房间里面全都是布满蛛丝的棺材。
  吓得我赶紧从棺材里面爬出去,刚想跑路,门口就进来了一个穿着破烂,长发搭肩的男人。
  那个那个老疯子。
  一看到是他我就来气,骂骂咧咧的指着他说道:你特么是不是有病啊?把我带到这里来干嘛?有病你找医生去找我有什么用?
  老疯子没搭理我,走到我面前丢了两个馒头给我,我气的直接扔地上,转身就想走。
  他把馒头捡起来,拍了两下自顾自咬了一口。
  在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才慢悠悠的说道:你现在不能回去,他们都以为你死了,现在你回去,会造成大乱子。
  你什么意思?我惊恐的望着他。
  这家伙不会像电影里的变态杀人狂一样,把我带到这里来,告诉别人我已经死了,然后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虐待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