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30章:早就死了

第30章:早就死了


  这一幕吓得我尖叫了一声,田大哥本来没看到,但被我这一声尖叫吓得扭头看了过来,正好看到无脸女贴着窗户的样子。
  我吓得惊慌失措,抓着他大喊:“你的护身符呢?不是开过光吗,快拿出来。”
  田大哥手忙脚乱的在身上摸了好几下,愣是没摸到那张护身符,急的他满头大汗:“卧槽,他奶奶的,洗澡的时候取下来忘带了。”
  天要亡我?
  我心里面凉了大半截。
  扭头再看的时候,那无脸女又不见了。
  我让田大哥别找了,问他这里距离目的的还有多远。
  田大哥盘算了一下,说不远,再有四五分钟就到了。
  我点头说好,咱们直接走,见着人了再说。
  田大哥不干了,他哆嗦着往外面看去,声音都在发颤:“等会儿又遇到那个鬼怎么办?车再快也不及她快啊,那可是鬼,不是人。”
  “我当然知道那是鬼,但是咱俩在这里更危险,都不知道她安的什么心。”
  田大哥一咬牙,哼了一声:“死就死吧,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说着,他把车倒出来,继续往前行驶。
  这一路上我都注意着后面的情况,生怕那个无脸女人冷不丁出现在后座。
  开了大约三分钟左右,田大哥再次急刹车,我直接撞在了仪表盘上,磕的脑瓜嗡嗡疼。
  刚想破口大骂,抬头一看却看到了一双血淋淋的手从车顶摔下来,摔在了挡风玻璃上。
  血液顺着挡风玻璃流淌,那画面要多诡异就多诡异。
  又来了,田大哥虽然被吓得不轻,可这次他没有停车,选择了一脚油门踩到底。
  “奶奶的,我就不信进村后你还敢这么光明正大的吓唬我们。”
  “砰”
  话音刚落,车子突然扭了个方向,撞在一块大石坎上。
  此时已经出了林子,可以看到前面村子的灯火亮光了,道路也变得宽阔很多,只不过后坎是大石壁。
  车子哐当一下就撞了上去,直接把我搞得头晕目眩,甚至有一种想吐的冲动。
  没等我开口问田大哥怎么回事,就见他打开车门跑了下去,一边跑一边尖叫。
  我回头一看,又是那个无脸女人,她光秃秃的脸皮上多了一张嘴,正对我咧齿笑着。
  这一连串突如其来的惊吓倒是给我练了不少胆儿,虽然还是被吓了一大跳,但不至于像第一次那么慌乱。
  我打开安全带跳下车,一瘸一拐的跟上了田大哥。
  他回头看我腿脚不麻利,又折回来扶着我一起跑。
  我的腿并没有受伤,只是发软的厉害,站都快站不稳那种。
  我两拼了命的往前跑,一边跑一边大喊救命,身后那无脸女忽远忽近的跟着,每次快要跟上我们了,又突然拉开距离。
  从这里到村子没有多远,可就这么一段路,对我两来说是那么的遥远,遥远到明明触手可及却又遥不可及。
  听起来很复杂,但当时就是这么个情况。
  无脸女一开始是无声无息的跟着,到最后居然发出了笑声。
  她那白色身影在麻黑的夜色中忽隐忽现,配上令人炸毛的笑声,如果是心脏不好的,可能早就被吓死了。
  我真佩服自己,受了这么多惊吓都没被吓死。
  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和田大哥提高速度拼命的跑着。
  耳边徘徊不定的是女鬼的声音,跟鬼片里面的笑声一样,越是听到这个声音,我脑袋里面就越是浮现出各种恐怖的画面。
  老天爷,不带这么玩我的。
  突然,前方的灯光越来越亮了。V{看正版章节`;上y酷}O匠*a网\"0JP
  可算是进村了,可回头看,女鬼还是紧跟其后。
  就在我两近乎绝望的时候,脚下一空,两人同时狠狠地摔了一跤。
  完蛋了。
  当时我脑袋里闪过了这个念头,心里拔凉拔凉的。
  没想到我张是非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我还没来得及谈恋爱,还没来得及丢掉童子身,就这样丧命于此,就是做了鬼我都不甘心啊。
  “咯咯咯”
  女鬼来了,她每靠近一步,我心里面的绝望就加深一点。
  田大哥也没好到哪里去,挣扎着要起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爬不起来,像是脚下抹油一样,打滑的。
  “汪汪汪”
  就在这时,前面突然跑来了几条大狼狗,对着我们就是一阵狂吠。
  这狗来了后,女鬼的声音就没了,我回头一看,连同她的身影都没了。
  几条狗从我们身边跑过,直奔女鬼的方向过去,一边跑一边汪汪大叫。
  这会儿我才感觉身体恢复正常了,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又将田大哥拉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刚想说话,就听到了一阵咳嗽声。
  一个约莫六十来岁,发鬓已白的老人打着手电筒问我两:“你们是干嘛的啊?大老远就听到你们喊救命了,怎么的?遇到强盗还是咋地了?”
  “大爷,比强盗还可怕,你可真是我两的救命恩人啊”田大哥激动的眼泪婆娑,就差下跪了。
  大爷笑呵呵的说道:“比强盗还可怕?咋,遇到鬼了啊?”
  “可不咋的,脸都没有,走路是飘的,不是鬼还能是啥玩意?”
  田大哥这么说,老大爷居然不意外,还淡定的说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何况这一片林子里都是坟包,遇到个把鬼不是很正常吗?”
  你大爷还是你大爷,永远都是你大爷,这心境就不是我们能比的。
  “不管怎么说,要不是大爷你来的及时,我两早就死翘翘了。”我擦着额头的汗水说道。
  大爷呵呵笑了笑:“你两不是周围人啊,深更半夜来这里干啥来了?”
  “来找个人,找个叫王半仙儿的人。”
  “哦,找王士新小老弟的啊?”
  “小老弟?”怎么回事?我扭头看向田大哥,田大哥也是一脸懵逼。
  高人不都应该是七老八十的样子吗?咋还被这个老大爷喊小老弟呢?难道我们找错人了?
  看我两这模样,老大爷笑了笑:“你两是不是很惊讶?其实啊,你们要找的王半仙儿早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