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26章:两个提示

第26章:两个提示


  这个摇头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也没办法帮我们?陈半仙说过,这老头道行比他高出不知多少倍,如果他都帮不了我们,谁能帮我们?
  我心里惶恐不安,田大哥却还是那副镇定自若的样子。EV看?正n版章…节%上?k酷f-匠Q;网E$0K
  大师稍微叹了口气,对我们说道:“鞋厂的事,我帮不了你们,但是我可以给这小家伙一个提示。”
  他说的小家伙,指的自然是我。
  我疑惑的问:“什么提示?”
  大师看了眼田大哥,示意他先出去,田大哥虽然有点不情愿,但还是到门外去了。
  关上门,大师才缓缓对我说:“第一个提示,你身边所接触的人,没有一个是活人。第二个提示,切勿相信他人,因为从你的命理来看,你这辈子会失去所有,而带走你“所有”的人,是你最信任的人。”
  我愣住了。
  切勿深信他人,指的是谁?
  眼下我最相信的,莫过于田大哥和童天真。
  相信田大哥,是因为他是我的救命稻草,见识广,认识的人多,只有他能找到会道法的大师。
  相信童天真,是因为我两已经坦白说开了,她是鬼无疑,可是她自始至终没有害过我,还接二连三的救了我。
  除了他俩,我相信的人就是表哥,周伟,黄达他们三人了,毕竟经常在一起玩,关系也是很要好的。
  可是这三人也都纷纷死掉了,只剩下田大哥和童天真。
  那,这两人会是谁在骗我?会是谁将要带走我的所有,我的一切?
  再说第一个提示,我身边接触的人,都不是活人。
  这又是什么意思?
  田大哥有血有肉,能在太阳底下行动自如,他肯定是人。
  至于厂里的员工,除去鬼表哥和波叔,其他的也都在太阳底下行动自如。
  那天表哥虽然同我一起去了董地村,但当时没有太阳,天空灰蒙蒙一片,当时我没注意到这一点,所以他也就利用这一点让我信了他的邪。如果不是真正的表哥出车祸死了,可能我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可这样说来也不对啊,怎么就身边接触的人都不是活人了?
  我想问清楚,但大师一看就知道我想问什么,所以摆手摇头道:“多说无益,我不能暴露太多天机,说出来了,会改变命数,对你对我都没什么好处。”
  好吧,我垂头丧气的离开房间。
  田大哥问我怎么了,大师说了些什么。
  两个提示,我只告诉田大哥,我们身边接触的人,都不是活人。
  第二个没告诉他,是因为我还不确定他值不值得信任,从这一刻起,我得对所有人保持距离,警惕心必须有。
  离开汪家沟,我回了一趟工厂,田大哥跟我一起的,他说想看看这个鬼表哥是否还在厂里。
  我问他不害怕吗?他扬了扬脖子上的平安符说,这玩意开过光,一般的鬼是没办法接近我们的。
  现在是晚上,那个鬼表哥应该还在,可我两进去找了一圈,一个人也没发现,包括波叔也不见了。
  得,我回宿舍拿上行李,出厂门的时候,遇到了波叔。
  他一瘸一拐的从门外走进来,看到他,我两都紧张起来了。
  如果不知道他是鬼之前,我肯定不会紧张害怕,可现在知道了,不害怕都难。
  波叔还不知道我们已经晓得他是鬼,笑眯眯的打了个招呼。
  如果他是十几年前被封印在地底下的鬼,那么不认识我身边的田大哥是现任老板也正常,居然还傻乎乎的跟他打招呼。
  好在田大哥知道他是鬼,所以没揭穿,也没问你是谁,如果问了,这就尴尬了。
  他才是现在的老板,波叔又说自己是老板找来的保安,两人各持说法,一旦事情败露,我两今天一准玩完儿。
  简单的打完招呼,我还特地问了句:“波叔,不是说工厂被停了吗?你还不走啊?”
  波叔笑着说回来拿行李,马上就走了。
  还说什么,也不知道这一走,得在家里待多久才能回来上班。
  装,你就继续装吧。
  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鄙夷的瞧着他。
  说了两句便罢,我和田大哥先行一步离开。
  因为天色已晚,不方便走动,也没车回乡下,我就在镇上找个宾馆住了一宿。
  田大哥有车,就回家去了。
  第二天早上,田大哥打电话过来告诉我,昨天我们去拜访的大师死了。
  回想昨天他虚弱的样子,再加上小弟子的话,不禁让我叹了口气,大师虽然道行高深莫测,可终究也逃不过生死轮回之事。
  这世人啊,谁都逃不过。
  之后我问田大哥准备怎么办,他说准备去趟陈半仙那里,托他找找其他高人。
  他认识的人多,即便不从陈半仙那里下手,也可以从其他地方下手。
  这一点我倒不担心。
  至于我的话,虽然我身边有很多鬼,可他们没害过我,可能是介于某些原因,又可能是因为我对他们还有点用处,所以暂时我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只不过,在走之前,我想见见童天真。
  我给她发消息,她没回我。
  打电话,也没人接听。
  失望的我,只好带着行李离开了。
  回到张家坎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了。
  太阳很毒,晒的我满头大汗,我爸妈他们刚好在吃饭,放下行李我就凑过去一起吃。
  我爸让我写吃了去表哥家帮忙,然后又叹了口气说:“你大伯就这么个儿子,这指望他给养老送终,没想到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听到这里我心里不禁想到,如果我也死了,我爸妈该怎么办?
  不行,我不能死。
  我摇了摇头,对我爸笑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种事谁也没法阻止,可能就是命吧。”
  我爸瞪了我一眼:“你小子什么时候也信这种东西了?”
  我咧嘴一笑,没跟他争。
  吃完饭,我就到表哥家去帮忙。
  只是在那里坐着,也没什么可帮忙的。
  坐了一会,大伯让我回家休息,还麻烦我晚上过来帮着守夜。
  我说应该的,之后便回家去休息。
  在卧室里,我打开行李箱找到了爷爷的书。
  带在身边这么久也没看,现在闲着没事干,倒是可以研究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