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22章:烧焦的人

第22章:烧焦的人


  我接通电话话,对方并没有出声,只有一阵阵汽车的鸣笛喇叭声。过了七八秒,突然听到急刹车的声音,以及一阵强烈的喇叭声,夹杂着不少人的尖叫声。
  轰隆
  猛烈的撞击声从手机里传来,对方那头好像出车祸了,除了这点,其他的我一无所知。因为我连一个熟悉的声音都没有听到,这让我如何是好?不知道对方是谁,我怎么救他?
  嘟嘟嘟
  电话挂断了,我拿着手机深吸了一口气。
  表哥走到我身边,问了句谁的电话,我摇头说不知道,表哥又说:小非,我知道你现在不相信我和波叔的话,但没关系,我现在就跟你去董地村,你大可问一下那里的村民,看看童天真是人是鬼。
  本来我很信任童天真的,但是现在有点迷茫了,很多事回头仔细一想的话,总会发现有那么一点点巧合。
  每次我遇到离奇事件,总能跟童天真有点挂钩。在楼道听到脚步声的时候,手里有她的红伞,看到无脸女的时候,也看到了一个打着红伞的女人。以及后面在她家出现的二奶奶,昨天晚上遇到的鬼遮眼,每一次事情发生都能跟她扯上关系。
  可我实在想不通,如果她是鬼,为什么要帮我呢?红伞真真切切灭了王大爷没错,她这么做,是为了什么?难不成是想夺取我的信任?
  那她为什么一口咬定表哥和波叔是鬼呢?
  我看了眼表哥,又看了眼手中的红伞,感觉到一阵头疼。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先找到童天真再说,表哥是人是鬼这一点暂且不管,唯有找到童天真当面对质,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说起来我也是太相信童天真了点,表哥跟我在一起这么久了,怎么可能是鬼呢?倒是波叔,我怀疑的是他,不应该是表哥。
  波叔和童天真,谁是鬼?红伞又为何突然失效?
  天真啊天真,希望这一切你能给我一个解释,如果你真的是鬼,那我怎么接受得了啊。
  我和表哥去了董地村,骑着他的摩托车去的,期间我用手搭在表哥肩膀上,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温度,相反,童天真就一点温度都没有。
  起初我信了她的话,认为她是体质原因,现在也不能说不信任,只是心里面没那么相信她了。
  我在心里面祈祷着,一定要是红伞失效,这样一来童天真就不会是鬼了。
  到了董地村,表哥把摩托车停在路边上,跟着我进了村子。
  有个赶牛的大妈看到我时,奇怪的问了一句:哎小伙子,你咋又来了,三天两头往我们村子跑干啥?
  我看到这大妈,就像是在黑暗中看到了一抹光线一样,抓着她问:大妈,童天真的父母有没有在家?
  大妈皱了皱眉头说:你找她父母干嘛?她父母在外地,好些年没有回来了。
  铛
  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把我愣在了原地。
  她父母在外地没有回来,那我昨天晚上看到的是谁?
  我摇了摇头说不可能,昨天晚上我还看到他们一家人了。
  大妈瞪了我一眼:你这小伙子咋还满嘴跑火车呢,童天真那丫头十几年前就死了,你怎么能看到她的?
  铛
  又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我错愕的说道:你确定她十几年前就死了?不可能,不可能的,我昨天晚上明明就跟她待一起的,之前还遇到她二奶奶了。
  大妈被我吓了一大跳:小伙子,你别唬我,她二奶奶八几年的时候就死了,你怕不是看到鬼了吧。
  不可能,这不可能不可能的。
  我心里彻底崩溃了。
  我撒腿往她家跑去,表哥紧跟其后的跟了过来。
  来到她家门口的时候,我傻眼了。
  这房子哪儿还是之前我见到的小瓦房,明明就是一个废弃屋子,瓦片撒了一地,房顶上还有好几个洞。
  我冲进屋子往卧室走去,卧室里面没有那么温馨,但床上却摆放着整整齐齐的被子,这说明我之前确实在这里过过夜,可,之前这里不是这个样子的。
  我心惊胆战的看着卧室,又看了眼红伞,果断把伞扔掉,拿出手机给童天真发了消息,问她在哪里。
  她很快就回复我了,说了句在学校。
  学校个屁,还想骗我,我发消息给她说,你为什么要骗我。
  她回了个疑惑的表情。
  我现场拍一张照给她,这下她沉默了,片刻后发了一条消息给我,让我今天晚上七点半在老火车隧道见面。
  老火车隧道那边已经荒废很多年了,根本没车走,她约我去哪里干嘛?难不成想害我?
  表哥问怎么了,我赶紧收起手机,摇头说没事,然后垂头丧气的跟着他离开。
  表哥安慰我道:你也别害怕,波叔很有本事的,有他在,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看见保安室门口的纸人了吧,波叔说了,把那个纸人放在宿舍,那些鬼就不会纠缠你了。
  有这么神奇吗?
  回到工厂之后,我心情很低落,也没怎么搭理波叔和表哥,他俩也没说啥,表哥把纸人抱到宿舍去之后,就安排我休息一天,说啥心不在焉,上班也不能把工作搞好。
  我就这样颓废了一天,到晚上的时候,怀着惴惴不安的心离开了工厂。
  是的,我要去见童天真。
  我不相信她会害我,如果她想害我,早就可以动手了,为什么要等到现在?
  走到街上,买菜的表哥看到了我,问我去哪儿。
  我没说去见童天真,只说了句心情不好,随便逛逛。
  表哥也没说什么,只是让我早点回去。
  表哥走后,旁边一个小妹妹的气球卡在树上,一下子哭了起来,我赶紧帮她取下来,递给她笑着说:小妹妹别哭了,哥哥这不是帮你取下来了吗。dA酷v匠√网Pz首CE发0L
  小妹妹拿着气球说了句谢谢,然后又说了一句让我错愕不已的话。
  大哥哥,你为什么要跟一个烧焦的人说话啊,你不害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