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活人怨 > 第3章:手机

第3章:手机


  我跟表哥送了半个月的货,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严肃,跟平时逗比的他完全不同。
  而且,在这里过夜那不是开玩笑吗?荒山野岭的,万一遇到什么事怎么办?
  看表哥不像开玩笑的样子,我就问他到底怎么了,只是淡然一问,没想到他却反应激烈的跟我说别乱问,有什么事等天亮了再说。
  我被他吓了一跳,接着他就靠着椅子睡觉,不再搭理我。
  虽然心里很不舒服,但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了车里,打算跟他在这里过夜。毕竟从这里走回去的话,得好几个小时,还不安全。
  后半夜,下起了倾盆大雨,表哥睡的很死,还发出了鼻鼾声,我却怎么都睡不着,总觉得心里不踏实。而且,每当我要睡着的时候,老天爷就像故意似的打一声猛雷给我惊醒。
  就这样熬到凌晨四点,大雨才停,我早就想上厕所了,只是之前被表哥吓的一愣一愣的,就忘了这茬。刚才又下大雨,不可能淋着雨去撒尿,就只能一直憋着,现在雨停了,就顾不上那么多,赶紧下车撒尿。
  走到路边方便完,凉风一吹,我哆嗦了一下身子,把裤链拉上后,就准备回车里去小睡一会儿。
  这一回头,我突然看到马路对面的草丛里蹲着一个身影,看的不是很清楚,只能借着微弱的月光看个大概。
  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我居然没感到害怕,还以为是谁在那里偷看我们,脑子里下意识以为是小偷。于是我就打开手机电筒喊了一声,谁啊?
  那人影听到我的声音,赶紧起身拔腿就跑。
  哎呦喂,还跑?
  我想追,可看到这阴森森的林子,顿时打消了念头。转念一想,又往他蹲的地方跑过去,想看看他在这里蹲着能看些啥。
  我前脚刚刚踏进草丛,就感觉踩到了什么东西,挪开三十九码的大脚,往下一看,没想到居然是个手机,还是个刚出来的品牌手机。
  这家伙铁定是做贼心虚,连手机掉了都不知道。
  想着想着,我就把手机捡起来看了一眼,让我讶异的是,这么好的手机居然没有设置屏锁。
  轻而易举打开了手机,翻了一遍后,发现里面什么软件都没有,只有一个qq以及拨号,连基本的相机和短信都没有。
  一般来说即便是个普通手机,也不可能没这些软件的,想到这里我又想,难道是手机的主人删了?那为啥要留个拨号和qq呢?
  想不通,干脆就不想了,我把手机揣兜里,心想是你先图谋不轨的,这玩意我就收下了,你也别怪我,只怪你作恶多端,老天爷都想让你吃次亏。
  揣着手机回车里去,本想叫醒表哥把这事儿告诉他的,但看他睡的很香就没有打扰。
  靠了一会儿,一阵困意袭来,我才闭上眼睛没多久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我听到了一阵哭泣声。
  那哭泣声是个女人的,隐约还能听见她说我怎么这么命苦啊,然后是一边哭一边抱怨各种不公,除了那句命苦,其他的我都没听清。
  我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迷朦夜色下,前面不远处的路中心坐着一个白衣女人,那位置刚好是之前放鞋子的地方,只是鞋子已经不见了,我想应该是被女人扔了或是拿掉了吧。
  我开了手电筒,想示意女人这里还有人,但没用,她背对着我们自顾自的哭,好似没发现灯光一样。
  没法,我也不敢打喇叭,怕吵到表哥睡觉。
  犹豫了一下,只好下车去提醒那个女人。
  我走过去的时候故意把脚步声放大,还咳嗽了一下,就是为了避免突然出现会吓到她。
  但是这女人完全不理会我,依旧坐在那里抱着膝盖一边抱怨一边哭。
  我走到她身后,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大姐,你是有什么伤心事吗?要不我帮你联系家人过来接你回去?大晚上的在这里不安全,刚才我还看到有小偷搁那边蹲着呢。
  女人没回头,只是晃了下脑袋,说了句我没事,就在这里坐坐好了。
  我放心不下,就说这里真不安全,要不行你上车吧,车厢里有口袋,将就垫着睡一宿。
  女人应该是怕我们对她图谋不轨,所以迟迟不肯答应。
  我无奈的说了句,要想对你做些什么的话,我还能过来好好跟你说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话起作用了,她只是稍稍犹豫一下,就答应到车上休息。
  我点头让她跟我来,期间我走在前面,她低着头跟我身后,长长的头发盖住了脸,让我看不清她长什么样子。
  当时也没多想,把她领到车厢旁边,打开门后让她进去,还不忘说一句门我不关,要想上厕所啥的自己下来就成。
  她这才轻声对我说了句谢谢。
  我笑了笑说不用谢,正准备回车里睡觉,她就一把把我拉住,说道:你真是个好人。
  我回头想说些什么来着,可这一回头,把我吓得尖叫了起来。
  我的脸刚好对准女人的脸,可她那张脸上,竟然没有五官,光溜溜一片人皮,有点像聊斋里描述的无脸鬼。
  大晚上的看到这么个东西,吓得我当场昏死。
  之后被人掐了一把肩膀,痛的我哀嚎一声惊醒过来,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张脸,吓得我下意识的一拳打去。
  然后就听到了表哥哎呦一声,捂着鼻子骂道:你这小兔崽子,睡觉不安分就算了,还打人。、最}~新章YS节上谁让你离我那么近的,吓我一跳。
  张望一圈,我发现我根本没出过车,车门锁死死的,没有被打开过,额头上还布满了汗水。
  原来是梦一场。
  大概是心理作用吧,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做噩梦没啥奇怪的。
  表哥揉着鼻子没好气的对我说:你这小兔崽子,睡觉睡好好的突然大叫了一声,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结果看你还睡死死的,就做噩梦而已,真想抽死你。
  我嘿嘿一笑,看着已经大亮的天空问表哥:对了表哥,天都亮了,可以告诉我昨天晚上为啥要在这里过夜了吧?
  听我问起这个,表哥的表情瞬间严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