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谍踪 > 第0350章 转移

第0350章 转移

很快,一个戴着眼镜,如同账房先生的中年人从里面打开了院门。
  
  林江北跟中年人对过暗号之后,抱着小川香梨进入了院子。
  
  中年人迅速把院门关上,来到林江北跟前双脚立正,小声说道:“侦查大队行动组秘密情报员田鼠见过长官!”
  
  “田鼠同志你好!”林江北对田鼠点了点头,说道:“你叫我成老板即可。甲级事件!”
  
  一听是甲级事件,田鼠立刻严肃起来。因为按照上海大区安全屋守则,一旦出现甲级事件,不管前来安全屋躲避的组织成员路上有没有被其他人看见,也要立刻实施转移措施。
  
  也就是说,这个安全屋要立刻放弃不要,马上带着过来的组织成员转移到下一个安全屋。
  
  “这位也是我们组织里的同志吗?”田鼠用手指了指林江北怀里的小川香梨。
  
  “不,是我抓获的日本女特工!”林江北对田鼠说道:“你暂时不用考虑她。短时间之内她是不会醒过来的!”
  
  “我明白了!”田鼠点了点头,迅速把林江北带进西侧的厢房。只见厢房里摆满了衣架,上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衣服。
  
  林江北倒是一点都不奇怪。因为陈醉对他交代过,这个安全屋对外打着估衣铺子的名义。只不过和通常那些收购富裕人家穿剩下的或者过了时的衣服的估衣铺子不同,田鼠所开设的这间估衣铺子专门收购的是从黄浦江上捞上来的尸体上扒下来的衣服,洗晒干净之后,再送到闹市里的估衣店卖掉。也正是因为如此,安全屋附近才人迹稀少。因为普通人都不愿意靠近这些阴气森森的地方。
  
  田鼠打量了一下林江北的身材,然后从衣架子上挑选了一套中山装,扔给林江北,示意林江北换上。
  
  林江北法医出身,不知道见惯了多少尸体,自然不会介意这套中山装究竟是不是真的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他立刻就脱掉了身上的衣服,换上了这套中山装。
  
  还别说,这套中山装仿佛就是为他量身定做一般,长短胖瘦都无比妥帖。
  
  至于林江北换下的那一套衣服,则被田鼠点火烧掉,然后将灰烬抛到院子角落的垃圾堆里——垃圾堆上面本身就有很多灰烬。尸体上衣物兜里经常会有一些不能排上用场的杂物,这些东西最后下场都是被扔到垃圾堆里烧掉。
  
  处理完林江北衣物的灰烬之后,田鼠换上了一套粗布短衣,头上又戴上一顶毡帽。顿时他从一个账房先生摇身变成了一个上海街头常见的扛活的苦哈哈形象。
  
  田鼠换好衣服之后,就把来到西厢房靠墙而立的一排大衣柜跟前,伸手拉开其中一个衣柜的大门,然后撩开里面挂着的衣物,里面就露出一扇侧门。
  
  田鼠推开侧门,于是林江北就按照田鼠的示意,抱着小川香梨走进了侧门,发现侧门外面是一条幽静的夹道。
  
  田鼠把衣柜的大门和这扇侧门关好之后,领着林江北沿着夹道继续往前走。大约走了十几米之后,在夹道的尽头出现一扇后门,后门旁边还停放着一辆黄包车,车上还挂着一件马甲。
  
  田鼠伸手取下这件马甲穿在身上,于是就从一个扛活的苦力变成了一个黄包车夫。
  
  “成老板,请上车!”田鼠冲林江北做了一个标准的黄包车夫的手势。
  
  林江北就点了点头,先把小川香梨放在黄包车座上,然后自己坐在小川香梨旁边,让小川香梨的头枕在自己的肩膀上。这样即使是有人看到,也只会认为林江北和小川香梨是一对情侣,女伴估计是有点累了,所以才靠在男伴的肩膀上假寐。
  
  田鼠打开后门,拉着黄包车走了出去,外面赫然是一条便道。他拉着林江北,沿着这条便道跑了两百多米,就拐上了一条马路。沿着这条马路继续向前跑了大约有一公里,田鼠又拐入一条僻静的弄堂,最后在弄堂尽头的一座宅院里停了下来。
  
  田鼠上前按响了门铃,很快,一个女佣打扮的中年妇女便出现在大门口。田鼠对着女佣低于了几句,女佣便打开大门,让田鼠拉着黄包车进入宅院。
  
  田鼠把黄包车在院子正中停好,让林江北从车上下来,指着女佣向林江北解释道:“成老板,这位是我的内人,也是侦察大队行动组在南市地区第二栋安全屋的看护人,代号喜鹊。”
  
  喜鹊刚才已经从田鼠的口中获知了林江北的身份,连忙冲林江北行礼道:“喜鹊见过成长官!”
  
  林江北摆了摆手,对喜鹊说道:“不要称呼我长官,跟田鼠一样,叫我成老板即可!”
  
  “好的,成老板!”喜鹊连忙应声回答道。
  
  在过来的路上,林江北已经从田鼠口中获知,这所宅院,是上海特别市公安局南市区分局勤务科科长肖焕武的老宅。
  
  按照当时的管理体制,上海特别市公安局实际上是在淞沪警备司令部的领导之下,肖焕武本身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就是警备司令部侦察大队行动组南市地区的总交通。陈醉把行动组的第二座安全屋设在肖焕武的老宅,可谓是安全无比。
  
  “这里有电话吗?”林江北一边让田鼠和喜鹊找出绳子把仍然处于昏死状态的小川香梨给捆好,一边问他们道。
  
  “有,就在正房里面!”喜鹊回答道。
  
  于是林江北就跟着喜鹊来到正房,拨打出了拉菲德住所的电话号码。
  
  很快,电话就被接通了,里面传来刘宣的声音:“哪位?”
  
  “是我!”林江北应了一句,然后问道:“你那边天气怎么样?”
  
  听到林江北这句话,刘宣立刻就按照之前的约定挂断了电话。
  
  林江北听到话筒里传来“嘟嘟嘟”的忙音,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刘宣能够立刻按照约定的信号挂断电话,说明他并没有被控制,安然无事。同时刘宣挂断电话之后,电话里立刻传来忙音,说明电话线路并没有接入外线遭到监听。否则即使刘宣挂断电话,里面也不会立即出现忙音,除非是监听者知道林江北跟刘宣之间约定的暗号,立即采取同步行动跟刘宣一起挂断电话。
  
  看来小川香梨最多也只是掌握了自己居住在辣斐坊一带,并没有掌握自己具体的住处,所以辣斐坊的住处的接电话没有遭到监听,刘宣也安然无恙。
  
  于是林江北就重新拨通了住处的电话,让刘宣到他的房间把他的手提箱拿出来,立刻赶到南市来。同时他告诉刘宣,日本特务组织已经掌握到他居住在辣斐坊附近的消息,让刘宣出来的时候一定要提高警惕,既要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同时也要注意到不要被日本特务人员暗中跟踪。
  
  挂断电话之后,林江北又给陈醉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也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
  
  虽然后林江北又把田鼠和喜鹊夫妇派出去,让田鼠在明喜鹊在暗去外面迎接刘宣。田鼠接到刘宣之后也不要急着带他来安全屋,只有接到暗处喜鹊发出的消息,确定刘宣身后没有什么跟踪人员之后,才能够把刘宣带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