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一符遮天 > 第六百九十二章 凉水透不住怎么办

第六百九十二章 凉水透不住怎么办

美好的一天,从辰时的修行开始,午时初结束。
  
  “午饭吃点啥……”
  
  刚从打坐中醒来,吴缺脑子里,便蹦出这么个念头,但他却觉得很正常。
  
  人吃五谷杂粮,修士吃九大食材,合情合理。
  
  “噗噗噗……”
  
  鼎中药香沁人心脾,也炖着肉,大概是某位非人形大帝的肉。
  
  本是煮不熟的,但用炼天碗祭炼过之后,炼掉了其中的大帝气机,只保留了肉质精华。
  
  “有点柴……”吃完之后,吴缺拿出一条龙鲲骨磨成的牙签,剔了剔被塞住的牙缝。
  
  老帝太老了,这是一头龙形生灵,能吃的部分都已经柴了,肉质并不好。
  
  “嗡……”
  
  吃完后,强大的精气,自吴缺体表散出,他整个人像是一轮燃起的太阳,精力瞬间旺盛不已。
  
  虽然是老肉了,但毕竟是大帝,对准帝来说差着大境界,仍然是大补。
  
  “爽!”精气透出体外,从每个毛孔逸散,将体内积累的一些药毒冲了出去,令吴缺感到体内外舒泰怡人。
  
  “少吃点……”吴缺见李狗蛋儿吃了一片肉,还想吃,立刻一巴掌拍在其后脑勺上,将他口中的第二片肉拍了出来。
  
  “呀,师父!”李狗蛋儿作可怜状,“吃点肉而已嘛,咱家又不是揭不开锅了。”
  
  “你这混小子懂什么,这一片肉也是你消受不起的,赶紧跟我来!”吴缺见李狗蛋体内,精气大胜,已经将他皮肉渐渐吹得骨气,当即吓了一跳。
  
  李狗蛋儿也意识到不对劲,哇道:“师父你在肉里下毒?”
  
  小屁孩儿哪懂这是什么品级的食材,下意识觉得吃出问题,肯定是肉有问题,下毒是下意识反应。
  
  吴缺祭出法力,在李狗蛋儿体内穿行,替他开辟虚空通道,将大量精气引导出来。
  
  李狗蛋儿膨胀的肉身,渐渐缩了下去。
  
  “啪……”一巴掌盖帽,吴缺骂道,“下什么毒,这东西太金贵,你消受不起,差点胀死你!”
  
  “呼……”李狗蛋长舒一口气,连忙赔罪,“师父我错怪您了……”
  
  不过他一身的精气,并没有完全散去,李狗蛋道:
  
  “师父,我怎么感觉,体内很是躁动,精神状态很亢奋,像是有消耗不完的力气。”
  
  “正常,补过头了都这样……”吴缺淡淡地道。
  
  “可是……可是我的传家宝也很亢奋,怎么办?”李狗蛋紧张且尴尬地,瞧着自己的下身,红着脸抿嘴道。
  
  吴缺斜睨一眼,发现果然如此,便道:“用凉水透一下。”
  
  李狗蛋儿紧张不已,立刻起身飞奔向秘境内的一处湖泊,飞坠如湖中。
  
  但很快,李狗蛋儿又回来了,苦着脸:“哇……师父,没用呀,凉水透不住!”
  
  “那就割了。”吴缺忍着笑意。
  
  “啊?”李狗蛋儿下意识觉得不对,但一想是师父的吩咐,于是道,“真的吗,这样可以治好?”
  
  见吴缺还是点头,李狗蛋儿从须弥戒中,当真取出一柄刀来。
  
  瞄准了,然后一刀狠剁下去。
  
  好家伙,那是半点不眨眼,咬着牙忍点痛就过去了似的。
  
  “卧槽!”吴缺吓一大跳,全身法力奔涌而出,元磁神术掌控兵刃,将李狗蛋儿手中的短刀崩飞。
  
  “咻——”短刀倒旋着飞出去,击碎了东皇山秘境内一座古峰,顿时一阵地动山摇。
  
  “师父?”李狗蛋儿一脸茫然地看着吴缺,不知道他在紧张什么。
  
  吴缺气得大骂:“你听不出来,我在开玩笑吗?!”
  
  “啊?不用割?”李狗蛋儿惊讶,眨眨眼。
  
  “啊个屁,你要是割了,我怎么跟你死在凌霜城的母亲交代,怎么跟万长生交代!”吴缺伸出衣袖,擦了擦额头上布满的冷汗,同时感觉后背也是湿透了。
  
  吴缺被吓到了。
  
  对敌大帝时,被七尊大帝围困时,吴缺都不曾有这般失方寸,刚才他是真的吓到了。
  
  同时也意识到一个问题:“这孩子太单纯,不能跟他开玩笑了,不然他当真了……”
  
  “还有,某些方面上的教育,必须得提上日程了!”
  
  这次当真将吴缺吓出冷汗来,还好小豆豆也在闭关,古丰祭昨夜就不见踪影,想来也是去修行了。不然这场面,若是被他二人看见,只怕吴缺一世英名要毁于一旦。
  
  “狗蛋儿你记住,这东西既然叫做传家宝,那肯定是极其珍贵的……绝对不能割,更不能有半点伤损!”吴缺郑重地对李狗蛋儿说道,生怕这孩子犯轴,一会儿下去后自己尝试一下。
  
  那就完犊子了。
  
  必须得给他普及一波生理小常识,不然以后他长大了,师徒俩还不得因这一刀而反目成仇?
  
  “哦,我知道了,不能割……”李狗蛋儿嘟着嘴,有点儿不开心了。
  
  明明是您说的,让我割的嘛,现在又骂人家……嘤嘤嘤。
  
  “好了,赶紧滚去修行吧!”吴缺给了这货屁股上一脚。
  
  李狗蛋儿很习惯了,每次来见师父,都是被踹走的。
  
  在半空中,李狗蛋儿倔强地道:“师父,凉水透不住呀,到底该怎么办?”
  
  “我……”吴缺一个踉跄,你别提这茬了好吗,我现在还一身冷汗没干透呢!
  
  “唉……算了,正巧得这个机会,给你上一堂生理课……”
  
  吴缺想了想,觉得是个机会,狗蛋儿一身精气虽然被炼出大半,但残留在体内的精气也足以令他亢奋很久。
  
  若是不想办法解决,只怕这孩子,会因此受到一些伤势,对成长期的修士来说这会埋下暗伤,对将来不利。
  
  故此,吴缺抬手将李狗蛋儿,吸了回来。拽着他的衣领,便领着李狗蛋儿,飞出了东皇山。
  
  朝着大帝城的方向飞去。
  
  “师父,咱们这是去哪儿?”李狗蛋儿看着苍穹下的浮云,很是激动地弓着身子。
  
  “去大帝城,带你见见世面。”吴缺似想起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当即笑了笑,只是这一笑便止不住了,是不是抽笑两声。
  
  吴缺也没想到,李狗蛋儿的体质,连一块帝肉都消受不住,搞出这样的事情来。
  
  也是李狗蛋儿境界太低,且肉身境界距离圣境过于遥远,否则也不至于连一片肉都消受不住。
  
  “嗡……”
  
  抓着李狗蛋儿,如抓一只小鸡崽儿,吴缺跨过东皇山与大帝城间的遥远距离,降临在了大帝城之外。
  
  东夏宫学的大帝城,与往日一般无异,吴缺的出现却令这里,立刻变了一番景况。
  
  “快看快看,那是吴缺?”
  
  “真是嘿!”
  
  “听说他是长生大帝的人,帝尊阁的传人?”
  
  “屁,我听说的版本是,他就是长生大帝本人……快看快看,他拎着的是谁啊?”
  
  “可能是大帝城内某大家族的人吧,他抓着人来大帝城找家长?”有人脑补道。
  
  “有好戏看了……”
  
  任由这些人如何想象,只怕也不能知道,吴缺来大帝城作甚。
  
  当吴缺入城后,他驾临大帝城的消息,很快传进了大帝城内不少权贵耳中。
  
  “吴缺来了?”夏欢惊喜不已,“是来见我的吗……”
  
  不过后半句,很没自信。
  
  “如今他的红颜知己,都在闭关修行,我有机会了……”夏欢脑补出了一场大戏。
  
  然而,当她听到后续的话时,却怔住了。
  
  “你说什么?”夏欢忍着眼眶中的泪珠子,抓住前来禀报的宫女胸襟,“他去了玉琼楼?!”
  
  “这……是的公主殿下,吴天师带着一个少年,去了玉琼楼……”
  
  “哇……呜呜呜……”夏欢心态崩了,一下子哭得老惨了,委屈地在床榻上打滚儿,“他宁愿去玉琼楼寻欢,眼中也没有我,呜呜……”
  
  玉琼楼,那是什么地方?
  
  数年前崛起的青楼,以其楼中女修士资源丰富,且服务到位、态度良好为行业标杆,在几年之内横扫整个大帝城皮肉产业。
  
  如今的玉琼楼,已是大帝城的一大风景线,各方来的文人骚客,都愿意去玉琼楼风花雪月。
  
  在大帝城中,玉琼楼已是标志,大帝城第一青楼当之无愧。
  
  女人去那里的,都是生活所迫,男人去那里的,都是下半身所迫。
  
  故此,当夏欢得知,吴缺来到大帝城,竟是径自去了玉琼楼时,当然会想歪。
  
  “呜呜……”
  
  “公主您别哭了……”一侍女见夏欢这要死要活的模样,无奈地苦笑,这还是那个在皇室子弟中,高高在上且目中无人的小公主吗?
  
  在人家吴天师面前,分明就是舔狗嘛。
  
  “小琪,你说为什么,他宁愿去玉琼楼都不愿意来找我……呜呜呜……”夏欢一把鼻涕一把泪,刚刚还想着吴缺的红颜知己都闭关了,她的机会终于来了。
  
  结果转眼,人家就去玉琼楼了。
  
  莫得机会了。
  
  “这个……”女官小琪眼珠一转,“公主若是真喜欢吴天师,可以求皇主与夫子赐婚呐,吴天师名义上还是东夏宫学的弟子,他应该不会拒绝的……吧?”
  
  小琪也不是很自信,毕竟人家已经天高任鸟飞了。
  
  “嗯?”夏欢却是眼珠子一亮,仿佛打开了一道新世界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