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佬对我求而不得[娱乐圈] > 第47章 余茂下场

第47章 余茂下场


  于导冷哼了一声,满脸瞧不起刘沛拍的风格的模样,“有了个新本子,正在找女主。”
  
  刘沛眉毛动了动,眼睛里明晃晃的写着一行字,你先前不还是很看不起我的眼光吗!
  
  他得意地笑出声,然后手指点着自己的机器,一副小气的样子,“不给。”
  
  于宏阔脸接着就拉下来了,气哼哼地转身就走。刘沛抱着自己的小喇叭,美滋滋地倚在导演椅上,“徐念,先去休息吧,表现不错。”
  
  说完,又对着副导道,“看见没我眼光可比他强多了。”
  
  副导演:……
  又来了又来了!何必呢这是,反正最后肯定会给于导看。
  
  被气走的于宏阔第二天又来了,抱着一个小板凳,板着脸坐到刘沛身边。
  
  正在照镜子臭美的刘沛一转头,就看到了这张臭脸,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撇了撇嘴:“副导,再去搬个躺椅来。”
  
  外出两天,录综艺的聂大少终于回来了,他带着浩浩荡荡一群人走进摄影棚,“刘叔,回来了。”
  
  刘沛看地直皱眉,嫌弃从话语中溢出来,“赶紧的,换衣服去,你看看你像个什么样子。”
  
  聂边耸了耸肩,巡视片场一圈,看见徐念乖乖地坐在休息凳上,这才起身去化妆间换衣服。
  
  影视剧的拍摄不是按照时间顺序的,大多是把同一个场景的全部拍完再拍下一个场景。
  
  现在要拍的是森林逃生的戏份,是先前刘导在视频中发的那段的后续。徐念从天空跳落,遇到了林中怪物。
  
  一个精英队的小士兵,把她从怪物口中救出,并将她送回了古城,救她的那个人便是聂边。
  
  徐念整了整衣服,手不自觉得拂过受伤的膝盖,那是先前拍逃跑的场景时磕伤的。
  
  为了追求更真实的效果,徐念没有让剧组在地上放置缓冲垫,她直接摔出去,跪到地上,再忍着生疼的腿,爬起来继续跑。她没有办法让恐惧足够真实,便只能让疼痛强烈一些,让自己的表现更加合格。
  
  她躺回到那天摔倒的地方,深吸了几口气,闭起眼睛,想象着那并即将面对的惨景。
  
  面对着丝毫不存在的怪兽露,脸上显露出几分恐惧和瑟缩,整个人显得脆弱不堪。
  
  身边伸出一双手,抓住了她纤细的胳膊,她很瘦,胳膊堪堪不足一握,聂边抓住住的时候心里还一惊。
  
  他虽然知道她瘦,但是没想到她会这么瘦,慌乱之中急忙松了力道。
  
  徐念身子歪了歪,完全没能被扯过去。
  
  她睁眼看了聂少一眼,眼中情绪还没褪去,有几分可怜和无辜。
  
  聂边心头一动,觉得这时候的徐念,就是像一朵脆弱的小白花,悄无声息间勾起了人的保护欲。
  
  刘沛皱着眉,但是还是没喊出聂边的名字,“重新拍,认真点。”
  
  这一幕重新开始,聂边给自己做了点心理准备,然后伸手过去拉,但是力道轻之又轻,小心翼翼的把徐念拉过去。
  
  那场景一点都不像是在危机四伏的树林,反而更像是在调|情。
  
  刘沛:“……”
  
  于宏阔直接笑出声来,“您这配置不大行啊。”
  
  刘沛黑着脸,“重拍。”
  
  但是聂边却怎么都进入不了状态,一遍遍的重复着这个场景。
  
  徐念有几分不耐,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前辈们会对着自己摆臭脸了。
  
  她晃了晃自己的胳膊,往身边一拽,险些把有些呆愣地聂边带倒,“聂少,您这是吃不起饭了吗?”
  
  聂边:……
  我是瞎才觉得她是个小白花,明明就是个带着刺得霸王花。
  
  聂边脸当即就黑了下来,觉得自己的男子威严受到了挑衅,咬着牙从嗓子里挤出一句话,“再来。”
  
  这次拍摄出来的效果异常好,聂边眸光深沉,脸色严肃,臭着脸的模样反而有营造出几分紧张感。
  
  卡了十几条的戏份终于过去了。
  
  刘沛喊过还臭着脸的聂边,“小子,你这样可追不到女生啊。”
  
  聂边听完,脸色更臭了,对着刘沛道,“叔,您追到了也留不久啊。”
  
  刘沛:……
  
  刘导是感情史丰富,前妻前女友众多,只是每次的持续时间都不长。
  
  “嘿,我看你这小子!就是讨打!”
  
  —————————————————
  
  徐念趁着拍戏的间隙,刷微博,手指滑动间又看到余茂帮她转发的那条澄清动态。
  
  在无尽的骂声中,这是为数不多肯站自己的人,是在所有人都声讨自己的时候愿意为自己的说话的人。
  
  徐念捧着手机,有些呆愣。
  
  余茂自从和闻人懿一起走了,再也没有在剧组出现过。
  
  整整一周,连带着他的经纪人都没有出现,知道另一个小鲜肉进组,替代了他的角色。
  
  他的戏份被删了。
  
  不知这是不是闻人懿的意思…
  
  徐念喊过刘湘,“去问一下,余茂现在怎么样了。”
  
  刘湘那天恰巧不在,当时发生的事情,除了几个跟在闻人懿身后的导演和投资人,没有知道的。
  
  她听说的是,余茂被闻人大少带走了。
  
  小道消息在剧组流传,余茂以后星途坦荡资源无忧,毕竟是被大少看上带走的人啊,以后就是和先前的徐念一个待遇。
  
  刘湘不知道徐念要问这个的意思,但还是听话的出去,给余茂的经纪人打电话,不多时就带回了消息,“要被冷藏了。”
  
  穿着战袍的徐念一愣,抬头看着刘湘,似乎还没从这个消息了回神。
  
  刘湘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所有的内容都告诉了徐念。
  
  她打过电话以后,余茂的经纪人不敢多说,只是暗戳戳的透露了和大少爷有关,刘湘打电话给了鞠止,这个消息是通过鞠秘书知道的。
  
  说到这里,刘湘的眼神有些复杂,仙女和大少关系还真的复杂。
  
  徐念听完手指动了动,下意识地把小时候团在手心里,四个小尖尖在手掌中滚来滚去,微微痒,惹人想笑。
  
  从那天闻人懿带走余茂时她就想问,大少,这是什么意思呢?
  
  为什么会为自己出这个头?
  
  刘湘试探性地问,“那天发生了什么。”
  
  徐念言简意赅,“他想要冒犯我,被我揍了。”
  
  “冒犯?你没事吧?”听到这话,原本只是好奇的刘湘急了。
  
  “没事。”徐念摇摇头,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她不愿意自己一个人乱想,直接给闻人懿打了过去。
  
  “大少爷。”
  
  “恩。”闻人懿接地很快,“什么事?”
  
  徐念的手指戳着小石头,视线虚虚地落到前方,“我想问,你是要冷藏余茂吗?”
  
  “恩。”
  
  闻人懿那边静了一会儿,徐念听到了轻轻地,笔尖敲击桌面的声音,“为什么问他?”
  
  她抿了抿嘴,两种心情在心中冲撞,最后还是顺着自己的心意讲了出来,“毕竟他曾经帮过我。”
  
  闻人懿的心情从最开始接到电话时的愉悦,渐渐变得压抑,在听完这句话以后落到了最低点。
  
  他清楚的知道徐念说的这个帮是指什么,但是还是忍住不气闷,“那你是觉得没什么?”
  
  “只要以后不碰面,没什么。”
  
  闻人懿静了好一会儿,才道,“好,听你的。”
  
  徐念轻轻嗯了声,视线从眼前落到远处的威亚上,嗓音轻轻地,“你为什么要帮我处理他?”
  
  闻人懿冷哼一声,“我不想我的剧组被曝光性骚扰。”
  
  “知道了,”徐念回收视线,应了一声,“谢谢大少。”
  
  挂了电话的徐念眯着眼睛,团着小石子仰面躺在椅子上。
  
  “妇人之仁。”石头冷哼了一声,声音和话筒中的那个人一模一样。
  
  她揉了揉耳朵,“没有,只是觉得他曾帮过我,这算是两清。”
  
  “如果有下次呢。”
  
  徐念眼睛眨了眨,“他不会再有那个机会,而且,我也不想借闻人懿的手来处理,总觉得又会欠他的人情。”
  
  “矫情。”石头似乎对自己的身份很认同,说话总爱站在闻人懿的角度上。
  
  “徐念,下一场。”
  
  场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下一幕要开拍了。
  
  这场戏是和曾经一起合作过的影帝林鸿信一起拍,不同于先前,他看向徐念的眼神很柔和。
  
  “进步很大。”
  
  徐念笑着回应,“谢谢前辈。”
  
  “不会。”林鸿信的眼神有些悠远,“你很优秀,是当初的我们没有发现。”
  
  说到这里,他有些困惑,歪着头看着徐念,“我们是不是曾经见过。”
  
  这句话问的徐念有些茫然,“曾合作过《城南旧事》。”
  
  “不是,”林鸿信失笑,愈发的觉得她眼熟,“我看你真的很眼熟,尤其是你演戏时的样子,发光的模样总让我想起一个人。”
  
  “大概是我不自觉模仿了某位前辈吧。”
  
  林鸿信觉得有道理,点点头,仍觉得有几分遗憾,“说的也是,你们差的年纪太大了,也不会有什么关系。”
  
  “不过,小姑娘,真的很棒,好好表现,加油啊。”
  
  徐念吸了口气,蜷起手给自己鼓劲儿,抛开刚刚的忧思情长,换成了坚毅将军的模样。
  
  她不知道的是,等下拍完有多大的惊喜等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