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佬对我求而不得[娱乐圈] > 第46章 于导探班

第46章 于导探班

闻人懿听到徐念一字一顿的声音:“你、哪、里、都、不、如、他。”
  
  他愣了一下,耳朵嗖地变得通红,回过头,神情严肃的看着导演,“这男演员怎么回事?”
  
  刘导惶恐地张了张嘴,还没等说话,就见大佬迈开大长腿,“我去看看。”
  
  正打算解释的导演:……
  
  余茂呆愣地看着徐念,眼睛里激愤地情绪顿了一下,有些茫然和恍惚。
  
  徐念趁着这个机会,一把甩开他的胳膊。
  
  “余茂,你注意一点分寸。”
  
  这话一出,他像是被刺激到了,整个人的脸色猛然狰狞了起来,伸手又钳制住徐念的上半身,猩红着眼睛就要亲下去。
  
  徐念向来厌恶这种人,她皱着眉,屈起手肘,对着他的胸口狠狠地撞去。
  
  她知道自己手重,尤其是在施瓦辛格老师的□□下,更加的快准狠,她一点余力都不留的打了上去。
  
  手肘碰到他的软甲,发出“咚”的一声,余茂痛呼一声。
  
  徐念刚刚抬起胳膊,第二下还没打出去,先前控住她的人已经不见了,她却没能刹住力度,往前倒去,直直扑进了一个西装的怀里。
  
  淡淡的须后水的味道传来,微微的有点香又混着荷尔蒙的气息。
  
  恍惚抬头,看到他干净的下颚和红彤彤的耳垂,听到他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还好?”
  
  徐念手收回顶到他的手臂,直起身,“没事。”
  
  余茂呆愣愣地半躺在地上,刚刚被自己抓在手里,对着自己发出攻击的姑娘,正乖乖巧巧地倚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
  
  她仰着头看着他,脸上的冰霜都已化掉,带着柔柔的水波望着他。她终于把视线挪开,看向了自己,眼神里都是令人发颤的冰碴子。
  
  那是自己喜欢的姑娘啊!
  
  余茂眼前一阵阵恍惚,似乎看到了另一个人,也是僵着脸对自己说,“余茂,对不起,我有了喜欢的人,他叫闻人懿。”
  
  他咬着牙,闭上眼睛,大喊出声,“闻人懿,你对的起兮兮吗?”
  
  徐念把转头,重新看向闻人懿,却见他面无表情,声音平淡毫无起伏,“兮兮是谁?”
  
  ————————————————————————
  
  第二天余茂没有出现在片场,但是徐念也没有精力去想这些了。
  
  因为她又一次被吊上了威亚。
  
  她这次拍的一幕是在空中查看敌情。
  
  这是在军队里最危险的职位,妖兽们都可以飞,但是人都不行,所以每次收集敌情都变得格外的困难,她身上背着巨大纸翅膀,盘旋在城门外的荒野原林只上。
  
  另外一个演员也出现在她的对面,这个演员饰演一个会飞的怪物,他浑身都穿着绿色衣服的,这种衣服方便后期的电脑进行特效。
  
  但是现在在徐念眼里,那就是坨胖乎乎,软软乎乎的肉团子,像极了菠菜丸子。
  
  想象着面前突然下出现一个两米多的大鸟,她惊骇地瞪起眼睛,全然是被吓住的模样。
  
  连带着背上的纸鸢都忘记调整方向,直直的对着那个大鸟撞了过去。
  
  临到那个演员的面前,她似乎才想起要飞走这个事情。
  
  似乎闻到了大鸟口中的腥臭味,徐念不自觉得皱起眉,但眼睛还是惶恐地瞪着,紧紧抓住风筝的一角调整自己的方向。
  
  那个大鸟在身后穷追不舍,徐念回头时眼神里透出许些绝望,她已经感受到了大鸟口中喷出的热气。
  
  看了看身下茂密的树林,她咬了咬牙,解开风筝,狠狠地抛了出去。
  
  随后她的的身体急速下降,堪堪停到了树木的上方。
  
  “好,卡。”
  
  刘沛喊出声,又把刚刚的视频回放了一下,皱着眉,仰着头拿着大喇叭喊徐念,“徐念,你胆子挺大的啊,落下来的时候一点都不紧张的不害怕啊。”
  
  徐念正在威亚上搓着自己的手,听到这话有一点愣。
  
  刘沛继续开口,“你掉下去可能是树可能是石头,还可能就摔死在里边了,你怎么一点也不怕啊,别光想着你身后的鸟,确实是从鸟口逃生了,但是你还没平稳降落呢。”
  
  徐念恍然大悟,先前在训练仪,她不停地模拟自己从天空中掉下来的样子,就是怕自己害怕威亚,不能好好表现,但是现在的问题变成,自己对高空太没有恐惧感,这反倒有些不自然。
  
  徐念点点头,双手张开对着导演大喊,“我知道了导演。”
  
  刘沛这才让他们继续开始,徐念这一次确实有了绝佳的表现,瞬间就领会到了导演的意思。
  
  这一次的表现中,徐念不但有着对后边妖兽追杀的惊恐,更有着不知道接下来的自己结局会怎么样的忐忑,还有些孤掷一注地决心。
  
  刘沛点点头,侧头对着副导演说,“一点就通,这灵性,以后能成大器。”
  
  副导演应和的点点头,又听见自家导演哼笑一声,满是嘲讽的道,“这样就是因为第一部电影拍的是于宏阔的戏,生生毁了这个好苗子。”
  
  副导演:……
  相爱相杀实锤了。
  
  这两个导演年纪一般大,曾经在高中时便是同班同学,俩人常年在争执第一的位置,然后一同考入了京都电影学院的导演系。
  
  俩人又开始争,他们地老师也特别无奈,而且这两个人都是极好的苗子,虽然拍出来的风格也完全不一样,但是总是喜欢争上一争。
  
  于宏阔拍了许多震撼人心的作品,但是由于题材的问题,都没能提名国际电影节。
  
  刘沛被提名的他也会恭喜,但是总爱阴阳怪气的嘲讽一句,“他也就拍这些风花雪月无病呻吟的东西。”
  
  刘沛便会在公开场合回怼回去,“那我好歹也为国争光了,你这个糟老头子,能干得了啥。”
  
  于宏阔次次都被气的倒仰。
  
  “臭脸盘子,你说什么呢!”一个大嗓门在刘沛身后想起,“你又奶奶的在编排我!”
  
  刘沛站起身,看到了谁谁,脸上露出了几分惊喜的模样,“糟老头子,你怎么有空过来了。”
  
  于宏阔哼了一声,“来看看你拍的这破电影怎么样了。”
  
  刘沛紧接着就冷笑起来,“快看看,璞玉放到你手里你都不会用,你就看看在我这里的表现。”
  
  徐念还在威亚上吊着,刚刚拍完这一段,正要把她放下放,她一眼就看到了和刘导站在一起的于宏阔。
  
  心里的弦猛的就崩了起来,脚下一晃差点没站住。
  
  刘湘担心地上来扶住徐念,“太累了?”
  
  徐念摇摇头,下意识地想往刘湘身后躲,这个导演给她的心里阴影实在是太大了。
  
  记得那时候是自己第一次正式进剧组,从未接触过相关的东西,几十个黑漆漆的大镜头怼在她的脸上,这让向来无畏的徐念有些不自然,拍戏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恍恍惚惚的。
  
  然后这位导演的大嗓门响彻徐念的天灵盖,“徐念!你这是演了些shi吗!”
  
  然后无数的眼神对着自己看过来,那不像是八卦和好气的眼神,反而带着毫不掩饰的恶意,这让徐念的寒气呼呼呼的往上冒。
  
  她这是第一次真的的看到大家的恶意,是那么的嘲讽和落井下石,这让徐念有些难以接受。
  
  那时她尽力的去调整自己,可是都无济于事,周围都是老戏骨、名演员,徐念和他们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茫然和无知的徐念一次次的被这个导演怒骂,从那时候起的徐念变得有些畏缩。
  
  猛然间一见到他,徐念还有几分不适应和瑟缩。
  
  却见刘沛喊着徐念,“就刚刚那个场景在拍一遍。”
  
  徐念揉揉自己生疼的腰,木着脸又上了威亚。
  
  只是她这次的表现怎么都不尽如人意,肢体僵硬,眼神不到位,包括动作都有些僵硬和不自然了。
  
  于宏阔看的直皱眉头,现在的徐念,完全看不出她在刘沛视频中的灵气,演技是比之前有进步,从零分到了40分而已,还没到及格的程度。
  
  他嘲讽地转向刘沛,“你眼光也就这样啊。”
  
  刘沛气的脸上的痘痘的都开始发红,一跳一跳的,拎起喇叭冲着徐念道,“你给我好好拍,不然我让你在威亚上吊整整一天。”
  
  本就僵硬的徐念,身子更是僵了一下,于宏阔乐了,拍拍刘沛的肩膀,“行了,你这次拍的是很好,就是着演员不大行。”
  
  往日里对着徐念横鼻子竖眼的刘沛破天荒的没有承认这句话。
  
  他眼神里有几分认真,“真的是一个璞玉。”
  
  徐念离的远,根本听不到俩人的对话,但是石头是个“贴心”的家伙。
  
  他把俩人对话里嘲讽的部分一字不差复述出来,语气都模仿的唯妙唯俏。
  
  徐念的手指一点点收紧,不甘心从心底冒出,她扭头看了一眼一直就瞧不起自己的于宏阔。
  
  咬了咬牙,摆正了身子。
  
  威亚重新升了上去,徐念的脸上还带着几分生冷,这倒更符合一个见惯了生死的士兵的形象了。
  
  那个人装作的大年依旧是迎面飞来,徐念的视线从地上调整到了天上,眼睛一下子捕捉到了那个急速飞来的鸟。
  
  瞳孔猛然间方法,惊骇涌心头,拉着风筝的手指一直在颤抖,直到快飞到了鸟的口边她才惊醒,抖着的手指猛的把风筝拉紧,换了个方向。
  
  她时不时回头张望那只大鸟,脸色苍白,嘴唇干的起了皮,呼吸急促。
  
  就算不看身后,只看她的表情,也能察觉出现在情况的危险。
  
  最后她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狠狠地抛开自己的风筝跳下去。
  
  风呼呼的刮在脸上,徐念的眼睛却大大的睁着,生怕错过任何一个可以藏身的地方。泪水从眼角溢出,飞快地划过脸颊,落到了风里。
  
  “卡!非常好哈哈哈!”刘沛惊喜地看着镜头,及时喊了卡。
  
  这次徐念的表现出乎意料的令人惊喜,他连挑衅于宏阔都顾不得了,一遍遍地翻着这个视频看。
  
  于宏阔神色微妙,直直地看着吊在威亚上的徐念。
  
  威亚堪堪在树林的上方停住,她紧紧地闭着双眼,试图滋润被风吹地过于干涩的眼睛。
  
  她脸上的表情也渐渐地缓和了下来,周身的气息逐渐平淡。
  
  背在身后的手搓着大拇指上的扳指,于宏阔久久才长叹了一口气,“确实。”
  
  你说的对,是我看走眼了。
  
  他定定地盯着徐念,最后笑了一声,对刘沛道,“把你拍的片子拿出来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