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佬对我求而不得[娱乐圈] > 第43章 定妆照发

第43章 定妆照发


  《古城》的定妆照终于出来了,剧组挑了个流量大的夜晚把照片传了上去。
  
  强大的阵容瞬间闪瞎了网友的眼。
  
  实力派影帝郗松,影帝林鸿信,影后项清妍……
  流量小生,聂边、余茂、杜华年……
  流量小花,池静书、安诗蕊……
  
  只要能叫的上名的明星们似乎都出现在了同一张海报上。
  
  遂,有网友调侃道:剧组盗了不是微博之夜的图???
  
  这种乐观的心态一直持续到他们看到女主——
  
  徐念。
  
  网友:……
  
  网友:刘导,你是不是欠钱了?你是有多想不开想要和徐念合作啊?
  
  一种吃了苍蝇的膈应感堵在胸口,半天都缓不过来。
  
  刘导是什么人啊,拍出来的片子绝美无比,可是提名过两次奥斯卡的人啊!而徐念呢,次次金扫帚奖的得主啊!说的演技差都是在夸她啊!
  
  原本大家对这个电影都充满了希望,只是看到徐念的那一瞬间,算了,算了,别难为自己了。
  
  ——1.3亿票房,不能再多了,这还是冲着腕儿们去的。
  
  ——有徐1.5,无徐15万。
  
  ——在去看哥哥和不看徐念中抉择,徐念,唯一一个战胜了哥哥的存在!死也不会去看!
  
  官博下边全是唱衰、辱骂的言论,就连其他明星粉丝的控评都被压了下去。
  
  虽然徐念已经有过表态,说自己以后要好好表演,但是明星的假话多了去了,难能那么容易就别接受呢。
  
  不然哪个明星还有黑历史啊,所以,徐念花瓶的这个称呼,不到见着成片是摘不下来了。
  
  原本一个好好的本子又将被她毁掉,连带着自己的爱豆们都要参与进这个破事儿里,愤懑的网友们把炮火转向了砸钱的大佬——
  
  #闻人大少什么时候才能对徐念进行客观的评价#
  
  ——集资给大佬治眼。
  
  ——老公哪都好,就是眼睛不大行。
  
  ——我觉得不能了,毕竟砸了这么多钱没有水花,还舍得砸的金主,估计看着徐念哪哪都是独一无二的。
  
  也有网友思路清奇,竟然嗑上了这对cp,连名字都取好了。
  
  “丑瞎cp”,亲爱的,不要怕,世界上总一个人会喜欢你,就想闻人懿义无反顾的捧着徐念,终有一天,你也会遇到那个愿意为了你付出一切的人。
  
  ——妈的,突然相信了爱情。
  
  ——如果这都不是爱,还有什么能被称为爱情呢。
  
  ——捧就捧,可是能不能不要来祸害我们的眼啊…
  
  这个事情的热度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
  
  大佬起床的时候还有几分恍惚,视线落到床侧放着的那个杂志,像被烫到一样挪开。
  
  以至他觉得今天的自己有些怪,好像在哪都能听到徐念的名字。
  
  “徐念要拍…啊啊啊啊!和…合作啊!我……死了!”
  
  “卧槽,徐念是什么家世啊!这么……!”
  
  “徐念……”
  
  他皱着眉,看向不远处的前台,两个年轻的女孩子在哪里窃窃私语。
  
  明明隔的那么远,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两人的嘴巴,丹他却一瞬间就捕捉到了关键词。
  
  闻人懿迈出去的脚一顿,想让鞠止去问清楚。但这不是自己的公司,自己今天只是来和这家公司谈合作的,他只能暂且压下了这个心思。
  
  “鞠止,”他还是再进会议室之前叫住了自己的秘书,“去查查徐小姐最近的动态。”
  
  鞠秘书拿着收购合同,面无表情地点头,“是,大少。”
  
  ——————————————————
  
  闻人集团的总裁办公室内,鞠止正一板一眼地汇报徐念的动态。
  
  “徐小姐最近在拍摄电影《古城》,和聂氏小公子聂边拍摄的杂志也刚刚上映。”
  
  却见向来不关注这些的大佬皱起眉,“就这样?”
  
  鞠止的手停在一条条热搜上,有些迟疑,拿不准大佬的态度。
  
  想当初刚刚和徐小姐签合同的时候,鞠止还以为,自己的总裁会对这个漂亮到极点的小明星有点意思。
  
  便自作聪明,把关于她的条条新闻整理出来,精心汇总,放到了现在面前这张桌子上。
  
  那时的大佬,一副与我何干的模样,困惑地看了自己一眼,“你很闲吗?”
  
  然后递出了厚厚一摞合同,“正好李秘请了产假,这些你负责。”
  
  鞠止:……
  
  每每摸到自己光秃秃的额角,他都想打死当初那个自己。
  
  瞎想什么!大佬这种清心寡欲的神人怎么会有那等龌龊的想法!你等凡人怎么能擅自揣度圣心!
  
  鞠止清了清嗓子,坚定地说出自己的答案,“没有。”
  
  “恩,”闻人懿听完摆了摆手,重新拿起旁边的钢笔,“先下去吧。”
  
  抱着平板的鞠秘书转身离开,只是还没到门口就被喊住,“等等,把平板给我。”
  
  刚刚闻人懿就觉得不对,那两位女士的语气太奇怪了,满是愤懑和怒气,这不该是提到一个明星的态度,定是徐念发生了什么事情。
  
  手指点开挂着徐念名字的热搜,不堪入目的言论涌来,满屏都是恶意的辱骂和恶毒的诅咒。这一条条的评论震得他有些头晕。
  
  在接过平板以后,大佬的脸色肉眼可见的阴沉下来,很奇妙,鞠止竟然在一张本就板着的脸上看出了愠色。
  
  “这是怎么回事?”
  
  鞠止罕见地词穷了,专业如他,竟然想不出该如何解释这个事情,因为这不是偶然一次的事情,是常年累月攒下的怨气。
  
  他张了张嘴,又听到大佬怒问。
  
  “为什么不早说?”
  
  鞠止:……
  我冤!
  
  闻人懿说完也意识到了自己不对,强忍着怒火道,“你先出去。”
  
  鞠止出去以后,他也无心看工作,在臭着脸翻微博。
  
  他从来不关注娱乐板块,平日里,工作和弟弟占据了他全部的心神,就算是休息的时间也是拿着商务杂志消遣。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些,在看不见摸不着的网络上,无数的人将罪恶的拳脚打向另一个人,毫无底线。
  
  懊悔涌上心头,他想着第一次见她的自己,说不清道不明的轻蔑,是自己曾经的忽视才造成了现在的这个局面。或者说,如果自己再多一下委婉,换一些方法是不是就不会变成这样。
  
  闻人懿甚至一瞬间看到了另一个徐念,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向来红润的唇苍白如纸,连带着鼻尖上那颗小痣都浑浊了起来,看上去毫无生气。
  
  不只是看上去,是真的没有了呼吸。
  
  7月26日,徐念服用大量安眠药,抢救失败。
  
  他猛地站起身,大喝出声,“鞠止,把媒介的主管叫来。”
  
  今天本该是一个悠闲地周三,平日里向来清闲媒介部门忙成了一团,连带着法务也滴流咕噜的跑来跑出。
  
  “快快快,草案拟出来了没,大佬脸黑着呢,抓紧的!”
  
  “营销号联系好了,水军呢,到位了吗?”
  
  “没?没你干什么的!”
  
  “钱不问问题,抓紧!快点的!”
  
  而舆论的主角,徐念,正在老老实实的呆在剧组拍电影。
  
  《古城》已经正式开始拍摄,徐念刚进组时,看到满当当的几个威亚,就已经预料到了她未来两个月的生活。
  
  她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军服,被吊在天上飞了两个多小时。
  
  下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软的,腰疼腿也疼,像面条一样倚在刘湘的身上。
  
  “念,刚刚你电话响过。”
  
  “谁啊?”她不想伸手拿自己的东西。
  
  “医院。”
  
  徐念听到这个立马坐直了腰,找出手机拨回去,“李嫂?怎么了?”
  
  “诶,是我林小姐,医院这边的费用又上涨了,我跟你说一下,主要是……”
  
  “还有,我想预支一下工资,最近……”
  
  李嫂絮絮叨叨的说着,这边徐念放在膝头的手一紧。
  
  以后没有资源了,刘湘要出去帮自己的联系剧组、杂志,所以要找个助理,还有以后的各种礼服,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徐念摩挲着自己的小石头,垂下眼睫,“嗯,好,我现在转给你。”
  
  电话挂了,她眯着眼看着威亚,哎,还是要多干活啊。
  
  手机一震,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是闻人懿。
  
  徐念有些诧异,伸手揉着自己发酸的腰,软软地倚在躺椅上。
  
  “大少?”
  
  那边没有回复,只有浅浅的呼吸声传过来。
  
  “大少爷,有什么事吗?”
  
  “你……”他声音好像带了一点哑,“还好吗?”
  
  徐念:?
  
  不知道他怎么了的徐念换了个姿势躺着,“我出什么事了?”
  
  电话那头又静了下来,许久才有回复,“我会澄清,舆论你不用担心。”
  
  徐念反应了一下,才明白的他指的是什么,她仰面躺着,把手手腕举起,红绳缀着的小石头在眼前一下一下的晃着。
  
  她轻轻下笑了一声,“不担心。”
  
  和以前比起来,现在已经很好了,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
  
  “恩,”徐念觉得闻人懿今天听起来怪怪的。
  
  听见他黏糊糊的恩了一声,竟然又说道,“是我的疏忽,我会负责的。”
  
  “没有,”徐念现在是真的心情好,也是真的不太在意这些,“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我已经获得了那么多的好处,没有道理不付出些什么。”
  
  既然我选择接受你给的资源,那么我也必须选择承受这不劳而获的恶果。
  
  闻人懿张了张口,却没能说出其他的话。
  
  这些道理他都懂,也该是如此…只是……
  
  模模糊糊的声音在他心底响起:你本可不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