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佬对我求而不得[娱乐圈] > 第39章 杂志销量

第39章 杂志销量


  刘沛本以为她会拒绝,毕竟这她可是大佬的女人。自己也不是真的想让她穿那个,只是借这个机会,“委婉”地打压一下她,表达一下想自己对她的不满。
  
  却见徐念看了看,眼神有些一言难尽,但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好的,导演。”
  
  刘沛:……
  你这么逆来顺受,让我很难发作啊…
  
  他看着徐念走过去拎起那个烂兮兮的衣袍,乖乖地抱着走进了化妆间。漂亮的后颈在阳光下散发着盈盈的光,像是上等的白玉。
  
  刘沛看向副导演:“我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副导:???
  
  导演,您怎么变得这么温柔了?
  您忘了你当初是怎么骂我的了吗!您这还没张嘴呢!
  
  化妆间里只有寥寥几人,还都是化妆师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聊天。
  
  “啧,看没看这次的名单啊,全特么的是大咖啊,都是给徐念作配的。”
  
  “可不是嘛,为了捧她,金主可是砸了老鼻子的钱了。”
  
  “诶,你们知不知道这戏原来的女主是谁啊?徐念到底是把谁挤下去上位的啊?”
  
  “问艾迪啊,他肯定知道啦~”
  
  几人的视线一齐转向坐在最边上那人,他身材高挑,四肢纤细,现在正翘着腿在磨指甲。
  
  自带风情的眉眼往上一挑,“人家可一点都不在乎这些女明星呢。”
  
  场务抱着衣服带着徐念,俩人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先是一静,随后就是化妆师们笑笑闹闹的声音,“念姐,早上好。”
  
  几人上前从场务手里接过衣服,又有几人把徐念簇拥到更衣室,等她出来又一群人把她围起来给她整理衣服。
  
  徐念先前哪有过这种待遇啊,被这些人转的头晕眼花的。
  
  她还没等说话,一个漂亮高挑的男子就分开这群人走过来。他往后一站,所有的化妆师都默契的往外退了一步。
  
  徐念一时被他的气场震慑住,下意识地掐住自己的小石头。
  
  然后听到他说——
  
  “人家还没见过穿破衣服穿的这么好看的人呢~”
  
  他翘着手指,眯着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番。
  
  徐念:“……”
  
  她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战袍,左肩露出了一多半,右臂的袖子已经消失,袍子上全是口子,还被扯得只剩下了一半。
  
  只是他的视线过于露骨,徐念情不自禁地往上提了提腰带。
  
  只听“刺啦”一声,左肩的那个大口子被扯得更大了,晃晃悠悠的挂在她的肩头。
  
  徐念:“……”
  
  特意处理的灰扑扑脏兮兮的衣服被撕裂,露出里边白白嫩嫩漂亮的肩头和锁骨,艾迪伸出尖细的指尖,虚虚点了一下。
  
  “哎哟,还真的不忍心给你往上边涂血呢。”
  
  徐念缩了缩肩膀,然后这个嘴里说着不忍心的化妆师把她摁到座位上,拿起最黑的粉底一顿就是一阵猛拍。
  
  她再睁眼是就看到自己脸上像是被糊了一层泥巴,黑一道灰一道的,看不出原来的模样,却也愈发显得她原先的脸白净,还有那有水汪汪的眸子,亮的像是煤块里的大钻石。
  
  徐念捏着破破烂烂的衣服走出去的时候导演一愣。
  
  刘沛是一个特别追求的美的人,所以他总是力求把画面讲的绝美动人,甚至有时候宁愿忽略剧情也要追求最好看的视觉感受。
  
  他知道徐念是一个好看的小明星,同时,他也知道徐念是一个徒有其表的空壳子。
  
  可是尽管如此,他还是被这个壳子的美艳震惊到了。
  
  被破烂麻布裹住的徐念,反而更像尘埃里开出的一朵花,不已经最美,但却是最亮眼的。
  
  或许可以期待一下,他想。
  
  不需要最好,只要,徐念不让人出戏就够了。
  
  那这部片子,就可以成为一个合格的商业片了。
  
  在导演期待的眼神中徐念走到镜头前,灯光对着她打过来,身后是深绿色的幕布,她闭上眼睛,把周身一切的都忽略,试图回想自己训练时的场景。
  
  在未来的时代,电影已经不是3D、4D这种,仅仅有只外界观感的体验,只能靠着镜头沉浸到剧情里。
  
  大家可以带上观影头盔,进入到每一个角色,体验剧里每一个人的情绪,真实地经历剧中的一切。
  
  所以,随着科技的发展,对演员演技的要求就越来越高,他们不能仅靠着表现式的表演模式,而需要沉浸其中,从而带给观众强烈的情绪体验。
  
  徐念在这一个月里,无数次的进入战争片,体会到古时代冷兵器战场的冷酷和无情,血流成河视人命甚不如蝼蚁。
  
  也体会过未来战场的恐怖,眼睁睁地看着无情的炮弹从自己头顶坠落却无力逃避,看着自己的星球被毁掉的绝望。
  
  她握紧手中冰冷的长剑,在密不透风的摄影摄影棚里,似乎能感受到了战场上的寒风。
  
  她身体已经千疮百孔,都无力站起来,只能单膝及地,死死地瞪着不远处的封印的出口。
  
  良久,她咬咬牙,还是撑住剑摇晃着站了起来。
  
  身后是她的城池,她绝不许一丝一毫被破坏。
  
  绝不!
  允许!
  
  刘沛看到镜头中的徐念时有些难以置信,这能让人感受到战场的悲凉萧杀,甚至能勾几丝悲壮之情。
  
  这竟然…是徐念?
  
  他扭头看向副导演,“你不是说她演技烂的没法看?”
  
  副导演:“…这是于导说的…”
  
  于导,于宏阔,拍摄《城南旧事》,是徐念的第一部电影,投资商投了数亿熬了一大锅精品汤,帧帧经典,最后因徐念这个老鼠屎无法参与评奖。
  
  “那是他眼瘸,”刘沛嗤笑一声,“等拍完我就把这片子糊到他脸上。”
  
  副导演:您随意,反正您俩相爱相杀惯了。
  
  刘沛看着拍的几张照片点点头,又让徐念去换衣服,这次是后期的将军战袍。
  
  大概是资金充足,所有的服饰都精致的很,就包括刚刚那件被扯破的衣服,都是全新的,没有人穿过,但是经过特殊的做旧的处理。
  
  战袍更是如此,由软的金属片缝制而成,一眼看去就能让人想起曾经的冰冷无情的战场。
  
  里边的内衬也是厚实地布料,这导致了这个衣服的重量异常可观。
  
  徐念看着两个小姑娘把衣服仔细的抬进来,抬头看徐念的时候都带了些怜悯。
  
  她后怕地伸手捏了捏自己的手臂,还好最近一直在锻炼身体。
  
  徐念本想先穿衣服,却被艾迪拉开,“先来化妆,穿了衣服你就坐不下了哦。”
  
  艾迪指挥着自己的小助理把徐念脸上的灰擦下来,给她重新洗了洗脸,然后翘着手指感慨一句,“皮肤真好诶,用的什么化妆品?”
  
  提到这里,徐念心头一动。
  
  上次刘湘也这样说来,说自己的皮肤似乎越来越好了,然后自己给她拿了一盒面膜后,她虽然没有像茹娅一样大肆的吹捧,但给自己的也是正面反馈。
  
  或许可以找个工厂代加工……
  
  “我自己设计的。”
  
  徐念抬头对他笑了一下,这可是圈子里出了名的化妆师,带货能力强的很。
  
  艾迪刚刚的好奇心瞬间收了回来,没有一丝一毫继续听下去的欲望,把话题一转,“长的漂亮就是好啊,人家帮忙化妆也轻松呢。”
  
  徐念:……
  
  不多时,他捏着兰花指把徐念推开,“走吧,去试衣服吧。”
  
  徐念先放下了心里的想法,走上前去拉起这个盔甲,手指搭上,微微用力,往上一扯……
  
  扯……
  
  没扯动。
  
  “哈哈哈哈哈,”那个化妆师站在她身后张狂的大笑,小拇指翘啊翘的。
  
  “就你这个小身板,还想弄动这个盔甲呢,人家当初还花了好大的力呢。”
  
  然后他还没说完,就见徐念吸了一口气,纤细的胳膊上肌肉微微鼓起,然后往上一用力,抱了起来。
  
  眼神挑衅地回头斜了一下自己。
  
  艾迪一愣,倒吸了一口气,喃喃道,“嘛呀,有点A有点好看…”
  
  这个战袍是真的重,徐念觉得穿上以后压的她背都挺不直,几组照片拍下来,冒了一身汗,而后又换了好几套衣服,不停地试妆换衣服,她单人的定妆照拍了大半天才结束。
  
  ————————
  
  杂志上线的第三天,丽舟的编辑办公室。
  
  “主编主编,加印吗?线下的报亭一直在催。”
  
  “主编,网上还不有不到20000册。”
  
  主编薅了一把自己精致的短发,纤手一挥,“加,我去打电话。”
  
  她笑了一声,对家还想挖走池静书给自己添堵,没想到是堵住了自己吧。她确定,没有一个女生可以拒绝这个样子的徐念,也没有一个男生会不流连这样子的女王。
  
  丽舟这次的杂志封面戳到了好多人,尤其是在那个#男神变成小狼狗#的热搜爆了以后。
  
  谁年轻的时候没有过个心仪的男生,他那时是高高在上的神抵。若有一天,可以扯住他的领带,踮起脚尖在他唇角印上只属于自己痕迹。
  
  好多人翻出以前的旧杂志,和现在这本贫道一起,最后一张图便是情侣十指相扣的手。
  
  ——你陪我走过的青葱年华。
  
  从当初我们还穿着校服,连对视一眼都感到羞涩,变成了现在亲密无间的伴侣,这一路我们一起走过,一起成熟一起慢慢的变成现在的我们。
  
  也有一部分人单纯是被徐念的眼神和姿态戳到,徐念就像是这个夜里唯一的女王,她自信而桀骜,她无所畏惧,她掌控着整个世界。
  
  最后一批,则是徐念的颜粉,这里边也不乏路过是被吸引住视线的路人。
  
  啊!这种pljj没有会有人不爱呢!怎么能不多买几个舔舔屏!
  你看这绝美的锁骨!这漂亮的下颚线!啊,天惹,仙女美杀我!买买买我要贴满整个房间!
  
  丽舟这边干的热火朝天,另一边却觉得有些难受。
  
  池静书看着自己惨淡的销量,满身火气,脸色狰狞。
  
  她啪啪的拍着那份杂志,对着手机愤怒地尖叫,“我为了你们推掉丽舟的合作,你们不是说会力压他们吗,现在怎么这个样子?”
  
  “你不是说你们刚从国外聘请的摄影师吗!这就是你们的拍出来的效果吗!”
  
  对面的人撇撇嘴,再好的摄影师,模特不行那也没有办法,但是这话他不敢说出来。
  
  “池小姐,”主编低声下气道,“线下的销售量还是不错的,网上的可能是宣传的力度不够,我们在规划一下,看怎么提升宣传效果。”
  
  “快一点,我不想被徐念压着!”说到这里,她的脸都扭曲了,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
  
  “好的,也希望池小姐可以配合我们。”
  
  池静书烦躁地用杂志敲着桌面,半晌,突然一笑,“把你们养的公众号和水军给我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