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佬对我求而不得[娱乐圈] > 第37章 杂志上线

第37章 杂志上线


  然后鞠止眼见着自家霸总,迈着大长腿,跟在阿姨身后,还妄图给阿姨刷卡付账。
  
  可阿姨昂头挺胸高贵冷艳的拒绝了他,可是自家有毅力的霸总并没有放弃,最终把老阿姨带上了车…还…
  
  还送到了徐小姐家的楼下?
  
  鞠止:?
  这么刺激还带上门挑衅的?
  
  蹲了半个月,还没蹲到那个叫池静书的小花的小狗在李塔,他看见熟悉的迈巴赫开过来,停到了熟悉的位置。
  
  不出意外的话,徐念不多时便会从楼上下来,然后坐着这个车离开,等夜深了她才会一脸疲惫的回来。
  
  他按住自己的相机,明明看到了大新闻,却不敢拍,这是多么令人悲痛欲绝的事情啊。
  
  李塔期期艾艾的抱着相机,不死心地把眼睛凑上去。
  
  就算不能真的拍下来,那要把新闻框在镜头里,来安慰一下自己。
  
  随后一双纤细的豹纹腿从车上迈下来,再往上看去,是一个膨膨松松的貂绒大衣,可可爱爱奇奇怪怪的羊毛卷,还有一张本来就丑,却被画的五颜六色的脸。
  
  李塔:……
  他手一抖,拍下了这张精致的图片。
  
  困惑紧紧地缠绕在他的心头。
  
  大佬到底是有什么怪癖,竟然连这个样子的徐念都忍受地下去?
  
  这个妇女迈着高傲的步子走上楼,不多时,一个脸上还带着点水珠青春洋溢的女孩从楼上走了下来。
  
  这前后的冲击太大,李塔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小爪子,把她上车的画面拍了下来。
  
  徐念当闻人潇的模特有一年多了,先前,大概一个月来那么两三次四五次,最多的时候也没超过一周两次。
  
  可这半个月以来,她几乎天天道闻人潇的画室报道。
  
  而且闻人潇近来也有些奇怪。
  
  他从脸色到唇色都淡的吓人,但是眼睛却更像一团火,看向画的眼神让徐念感到害怕。
  
  他这个月一直在画同一副画,只是画到现在,徐念这个模特在不在都无所谓了。
  
  她那天的样子,已经拓在了画家的脑海里。而且这又不是一幅肖像画,她也只是画中的一个意象而已,也不知为什么让自己每天都要到。
  
  徐念有偷偷地去看过他的画,发现画里的人越来越不像自己,反而更像另一个人,一个她不认识的人。
  
  但是那饱满膨胀的情绪却可以感受的到。
  
  一朵朵花从绝望中盛开出来,漂亮的让人挪不开眼睛,但是又紧紧地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眼球。
  
  徐念忍了好久,终于忍不住去问闻人懿,“阿潇怎么了?”
  
  闻人懿的注意力从合同上挪开,落到带着些关切的徐念身上,对于她的防备和微妙的不爽感掺杂在一起。
  
  “他很好,”闻人大少冷着脸,握着笔的手都没动一下,“不劳你费心了。”
  
  徐念皱眉看着这个阴晴不定的大少爷,虽然同是和先前一样冷着脸,但是这次却连周身都冷冰冰的。
  
  她撇了撇嘴,大少爷们的脾气就是奇奇怪怪的。
  
  ————————————
  
  这一个月时间过得很快,徐念还有不到一周就要进组了,她手指摩挲着刚给外婆买的夏装,叹了一口气。
  
  仰面躺在床上,在去和不去中挣扎。
  
  徐念从小就和外婆一起长大,这么久不见外婆,心底还是有些想念。虽然可以和护工打电话确认外婆的身体,但是总归不如亲眼见到安心。
  
  可每次在医院见面俩人都要发生些争吵,尤其是最近,外婆越来越急躁了。她真的不想和她发生先前那样的争吵,不希望亲密的人言语间刀光剑影,以伤害彼此为目的。
  
  徐念叹了口气,戳了戳自己手上的小石头,“石头,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石头顶着闻人懿那张高冷的脸出现在她身旁,闲散地倚在床头上,“让别人带去,这有什么难得。”
  
  “可是我总不能一直都不和外婆见面吧。”
  
  徐念和外婆对于生活的观点不一样,外婆希望她安安稳稳的结婚生子在小村子里呆下去,徐念却思念着妈妈曾说过的外边。
  
  外婆不愿意妥协,不愿意放她出去。
  
  徐念也不愿意妥协,不愿意她以后的生活现在就被定性。
  
  徐念知道,外婆也是希望自己以后会过得好,但是这种方式她却不能接受。
  
  石头不能理解她的纠结和痛苦,“她为什么要管你?”
  
  诶?
  
  徐念不知道石头为什么会问出这种问题,迟疑了半天,最后呐呐的应道,“她是我外婆啊。”
  
  “可她不是你啊。”
  
  徐念一愣,抿住嘴不再开口。
  
  她只是我的外婆,又不是我,到底怎么做,不还是在自己的手里吗。
  
  徐念下定了主意,便不再多想,抄起手旁的剧本,开始入神的背诵。
  
  她即将合作的导演叫刘沛,多次获得了奥斯卡,非常有名,尤其是他拍的场面,漂亮的不像话,想到和这种导演合作,徐念有些紧张。
  
  她在这一个月里,几乎把所有人的台词都背了下来,徐念今晚又是背着台词睡过去的。
  
  第二天,徐念先给闻人大少打了个电话,“我今天要去医院,不能去阿潇那里了。”
  
  “恩。”闻人懿冷淡地应了一声。
  
  徐念本想挂电话,但又听到他说,“一起吧。”
  
  徐念:嗯?
  
  阿潇今天要复查,哥哥带他去医院,今天开的还是哥哥平日里不爱坐的林肯。
  
  车开到一半,他才发现方向有些不对,阿潇扭头去看哥哥,发现他依旧是一副冷淡的模样。
  
  不多时,车就停到了徐念的楼下,阿潇看着从楼道里走出来的人影,嘴角挂上了一份意料之中的微妙笑意。
  
  “闻人懿。”他开口。
  
  “恩?”哥哥向他看来。
  
  “你今天绕路了。”
  
  闻人懿:“?”
  
  死亡视线射向司机,司机头上接着就冒出了汗,“大少爷,从二少家来这里只有一条路。”
  
  他再次困惑地看向阿潇,却见他一副神神叨叨的模样,好奇让他忍不住张开了嘴,“为什么这么说?”
  
  阿潇却不再回答,倚在沙发上,看着走近车边的人,意味深长道,“当局者迷。”
  
  闻人懿:?
  
  弟弟怎么越来越奇怪了。
  
  但是见徐念上车,闻人懿便没有多问,只是神色莫名地多看了弟弟几眼。
  
  车里静悄悄地,司机和秘书都有几分惶恐,他们夹在兄弟俩奇怪的氛围之间不知该做些什么。
  
  倒是徐念,自然的对俩人打过招呼,便不在言语坐在一旁。
  
  那姿态,不像是害怕,反而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见哥哥竟然没什么害怕,还敢当着他的面发呆,俩人的这种相处可真自然和谐啊。
  
  阿潇觉得自己的眼睛真的是敏锐极了,他悠悠然倚住靠背,趣意盎然的打量俩人。
  
  ————————————————————
  
  今天徐念到的时候外婆正在睡觉,徐念坐在床边看着外婆发呆。
  
  看着她脸上的皱纹一道道的,布满整张脸,化疗和药物让她苍老的身子更加的枯败,徐念不敢回想外婆以前的样子。
  
  他还记得外婆扛着锄头下地时健硕的模样,她似乎在妈妈去世以后瞬间衰老。
  
  头发在一夜间白了一半,原先精神的眼眸也灰败了下来。
  
  徐念长叹一口气,想伸手摸背包里的剧本,但又怕外婆看到。
  
  不知为什么,外婆特别讨厌演员这个职业,她们家连电视都不能有,每每看到演员,外婆总要发飙。
  
  徐念只得安安静静地刷手机,正看着,经纪人刘湘发来一条消息。
  
  “上次帮丽舟拍的杂志马上上线,你记得转发宣传一下。”
  
  上线了,想起先前拍的杂志,她和聂边一起。她登陆自己的微博大号,发现聂边已经转发了。
  
  “@徐念很高兴和你一起合作,希望以后还有机会。”
  
  非常非常官方的一句话。
  
  徐念略过他,去了丽舟的号下,先点开了照片。
  
  里边自己的穿着黑色的吊带裙子,脚踩高跟鞋,一手揪住聂边的领带,迫使高高的他低下头,眼神狂野又不羁。
  
  聂边虽然是俯视着自己,却有几分气弱。
  
  徐念看到这张封面,眼睛亮亮的,有点小小的得意,得意过后又有些惶恐。
  
  为什么要挑这一张照片,就不怕聂大少爷不高兴吗,不怕有损他英俊威武的霸气形象吗?
  
  果不其然,一个热搜悄悄地出现在了榜单里尾巴里。
  
  #校服男神变成我的小狼狗#
  
  徐念:……
  
  里边分别是俩人拍的两组照片。
  
  曾经清纯女校花,狂野又放肆的拎着她校园男神的领带,而那男神,似乎才是被强迫的。
  
  徐念:……
  
  因为这个杂志照,徐念突然涨了一波粉丝。
  
  还都是女粉。
  
  ——嘤嘤嘤,姐姐好A啊,请来揪住我的领带吧!
  
  ——我也好想揪住我男神的领带,姐姐替我完成了梦了。
  
  ——不想喊姐姐,只想喊老公。
  
  ——肤白貌美大长腿的性|感酥|胸老公。
  
  她把手机挪地远了些,眯着眼睛看评论,这些粉丝怎么都这么露骨。
  
  不过……
  
  还挺可爱的。
  
  徐念想退出微博的时候收到了两条消息。
  
  @歌手茹娅关注了@徐念。
  
  @歌手茹娅转了@徐念的微博。
  
  徐念愣了愣,不知该作何回复。
  
  她没有圈子里的朋友,以往的转发都是剧组的必要宣传,可是这个却不是,她和茹娅没有什么交集,只是刚刚认识不足一个月的陌生人。
  
  只是上过同一个综艺的同事而已。
  
  徐念指尖在屏幕上戳了戳,手指捏着小石头揉啊揉的。
  
  先点了回关,又开始挨个翻明星的列表,学习别热都是怎么回复自己的圈内好友的。
  
  最后,她点开茹娅转发的微博,回复了三颗心。
  
  茹娅在那头笑嘻嘻地拿给聂边,“怎么样表弟,我就是她和我很好吧。”
  
  聂边气哼哼地扔下了手机,上面是一个私信的对话框,里边显示发消息的时间是一天以前——
  
  徐念,你的微信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