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佬对我求而不得[娱乐圈] > 第35章 我养的起

第35章 我养的起

闻人懿:???
  什么话阿潇需要背着我才能说?
  徐念不会趁这个机会蛊惑弟弟吧?
  
  闻人懿的眸色,几番变化,最后最后定定地落在徐念的身上。
  
  徐念:……
  我不是,和我无关…
  
  闻人懿一步三回头的走出了房间,担忧之情流露在外。
  
  弟弟身体刚好,情绪也有些波动,徐念可不要说点什么刺激到弟弟。
  
  徐念的手指动了动,看着坐在画架旁面色苍白的少年。
  
  “徐念。”少年放下手中画笔,突然起身走到她身边。
  
  “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当模特吗?”
  
  小模特迟疑了一下,眼睛看向他,“因为我们太像了?”
  
  闻人潇笑了下,曲腿坐到一旁,视线落到窗外了树上,“是啊,各有各的不幸,又各有各的野心。”
  
  徐念不太懂这句话。
  
  素来张扬不羁的少年,身上突然起了几分忧郁,他整个人像拢在一团雾里,看不清模样。
  
  他不该是如此,他明明是含着金汤匙出生,在千万的宠爱下长大,肆意妄为。普通人所苦苦追求的对金钱、地位、荣耀,他而言都唾手可得,不值一提。
  
  他又能有什么不幸呢?
  
  闻人潇没在意她的困惑,自顾自的说了下去,“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想起了自己。”
  
  笑意下是满腔的热心,跃跃欲试地对着这个世界迈出了第一步,他也曾是如此,亏得哥哥在所有人都反对的情况下支持自己。
  
  才有现在这个张扬肆意的天才画家。
  
  而当时的徐念,眼睛底下也是带着火花,野心和欲望都被压在漂亮的壳子下,不知何时会爆发。
  
  着让他起了一点恻隐之心,想给她提供点什么,谁能想到她竟然拒绝了。
  
  闻人潇笑了下,视线转回来,“徐念,我信你以后会很厉害。”
  
  徐念:……
  小老弟,你这话听上去怪自恋的啊。
  
  她看着略显病态的少年,语气里带了几份担忧,“你怎么了?”
  
  “画完这张画,合同就结束吧。”他答非所问,“我哥是个挺好的人,好好珍惜。”
  
  徐念:???
  
  然后她就是被闻人潇赶出了画室,差一点撞到站在门外的闻人懿。
  
  想起刚刚阿潇说的话,徐念看到闻人懿是还有几分不自在,视线轻轻地落到他的脸上,不自觉地带了几分审视,几分好奇,又有着掩在其后的几分小羞涩。
  
  不过一瞬,便飞快地移走。
  
  闻人懿:?
  
  闻人大少咳了一声,整了整自己的领带,神色淡漠地看了徐念一眼,“你回家?”
  
  徐念一言难尽地看了眼大少爷,他仪态万千风度翩翩的站在门口,只是略微凌乱的发尾和发红的耳垂暴露出他刚刚的行为。
  
  他在偷听。
  
  “是,麻烦大少爷了。”
  
  “无事,”他视线从房门上收回,转身下楼,一副冷冷淡淡什么都不好奇的模样。
  
  阿潇一人闷在屋里不出来,闻人懿在走廊里转转悠悠走了几趟,冷着脸出了门。
  
  司机调转了车头,正打算走,后车门突然被打开,大少爷迈着一双大长腿坐进了车里,“我也去。”
  
  司机:???
  徐念:???
  
  他大刀阔马的伸腿坐在后座上,视线时不时扫过自己,徐念不知这位大少爷为何恼火,更不知他这从未有过的举止是要干什么,只是被他逼迫意味稍强的视线看的有些胆颤。
  
  “你……”
  
  闻人懿手在后排的箱上敲了敲,一副后漫不经心的样子,只是说完一个字便没有了下文。
  
  好气鸭!
  
  闻人懿心底有个小人扯着旗子一圈圈的转,弟弟究竟和她说了什么啊!她为什么要用那种眼神看自己啊!她在害羞什么啊!
  
  问和不问在他心底纠缠,若问不知该作何开口,不问又在心底憋得慌,好奇的紧。
  
  大少爷一路上欲言又止,在最后徐念跟他告别要上楼的时候他没忍住开口道,“我渴了。”
  
  徐念迟疑的看了眼司机,犹豫了一下,又坐回车伸手要开小冰箱的门,闻人懿一把抓住她的手,语气凶狠,“我要喝茶!”
  
  只是转瞬就松开,把手背在身后,耳朵尖也微微泛红,又有些后悔自己刚刚的鲁莽。
  
  “我去泡茶。”徐念诧异地收回手,迟疑了下,给他领路上楼。
  
  自从闻人懿只来过一次,是送她房子的时候过来的,对于这次他提出的要求徐念还是有些惊诧,她开门进屋,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全新的男士拖鞋摆在他脚前。
  
  闻人懿出了车门就有些后悔,且不说自己大晚上来女孩子家中这种异常不礼貌的操作,就单说自己这行为的原因,他觉得自己今晚一定是魔怔了。
  
  他甩掉皮鞋,踩着拖鞋踏进房间里,里边和他送的时候一模一样,灰白蓝三色的房间,没有绿植没有抱枕,清冷又单调,没有一丝的生活气息。
  
  真无趣。
  
  霸总撇撇嘴,有些烦躁的坐到沙发上。
  
  “少爷,您喝什么茶?”
  
  “有什么?”闻人懿起身朝她走去,从她肩上探过头,看着盛着茶的冷柜,第一排是红色的铁观音,再往下是大陶瓷罐子装着的碎银子和金骏眉,再往下……
  
  闻人大少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茶香和奇怪的味道一起飘入鼻腔。
  
  恐惧和惊骇涌上心头,他急退几步,一个趔趄仰在沙发上,两只漂亮的眼睛睁的滚圆,有几分呆滞地瞪向徐念。
  
  眼睛又不自觉得瞟向冷柜,一个带血的头颅木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
  
  “少爷,对不起。”
  
  徐念垂着头坐在沙发上,肩膀还微微颤抖。
  
  闻人懿拎着一瓶冷水,手指一点点收紧,有几分惊魂未定,“为什么会在冷柜里放那种东西?”
  
  他刚刚过去的时候看到一颗被黑发盖住半张脸的头颅,鲜红色的血液在整张脸上弥漫,像是刑侦剧中分|尸的残忍场景。
  
  “把假发撑到头模上头发不容易变形……”
  
  徐念小心翼翼的回答他,脑袋低低的垂着,只露出一节白皙的脖子,细软的绒发细细的盖在上边,有些可怜兮兮的味道。
  
  闻人懿深吸了口气,“为什么有血?”
  
  “那是口红印…化掉了粘在了头模上…”
  
  “那为什么要冷藏?”他迷惑又惶恐,还在剧烈跳动的心脏冒出一个个小问号,这到底是什么奇怪的操作。
  
  问到这个问题徐念卡了一下壳,她努力沉思了一下,“因为觉得,不管白到哪里一个带血的头都怪怪的……”
  
  闻人懿:“……”
  
  难道放到冷柜里就不奇怪吗!
  
  闻人少爷冷冷的瞪了徐念一眼,转过身就走,试图摆脱今晚丢人的自己,只是他刚出门就听见噗嗤一声…
  
  徐念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刚刚一直在抖的肩膀颤动得更厉害了。
  
  !!!
  她刚刚是在憋笑!
  
  “抬头。”他咬着牙,瞪着她。
  
  “大少爷,对不起,我实在是……”
  
  徐念一边笑,一边抬头,大眼睛弯成了一个小月牙,白白的牙齿嚣张的漏了出来,又被她仅仅抿住,他都能看到刚刚翘起来的舌尖和旁边的小尖牙。
  
  漂亮的她让闻人毅所有的火气烟硝云散,竟也有些忍俊不禁。
  
  他少见徐念这个样子笑,眉眼舒展压不住得欢喜从周身冒出,温暖的让人忍不住跟着她一起笑。
  
  算了,他想。
  
  不就是一个小明星吗。
  
  有点野心怎么了,没野心的人什么也干不了。
  
  就这么点钱,他还养的起。
  
  “走了。”
  
  闻人懿视线从她的笑颜上挪开,轻咳了声掩饰性的转过身,冷漠的离开。
  
  只是耳尖微微有些发烫,俏生生的漏在头发外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