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佬对我求而不得[娱乐圈] > 第34章 再次画画

第34章 再次画画

余茂后背一僵,嘴巴张了张,迟缓地扭头看去。
  
  一双狭长的眼睛从车中露出,金丝框眼镜挡住了他的神色,面上没什么表情,冷酷的有些不近人情。
  
  冷汗从余茂额角一点点冒出。
  
  他想起之前关于闻人大少的传闻,为人冷酷无情,铁血手腕镇压一切异端。
  
  当初,闻人懿刚接手的闻人日化的时候,才堪堪二十一岁。只身一人出现在董事会上,雷厉风行把手腕强硬,把一个和他对着干的大股东踢出了局。
  
  四年时间,把旗下品牌砍了三四个之多,也不管其线经理如何苦苦哀求,曾经立下什么汗马功劳,都一股脑的把他们撤了职,没留丝毫情面。
  
  甚至把其中一个经理弄进了局子。
  
  在集团里,他指东不西,现在从没人敢反驳一下,办事效率高到可怕,所有人提起这个新总,总是一副不敢言的模样。
  
  还有另一个关于他私生活的传闻。
  
  除去那种低级手段投怀松柏意图勾引大,还有更大胆的,曾有一个女明星试图冒犯过闻人大少。
  
  那是一个打着清纯旗号的小花,借着同一个酒店的便利,试图爬大少的床,不过被大少直接拎出了房间,从此在圈子里销声匿迹。
  
  闻人大少被网友戏称为老公,不单单是因为他又帅又有钱,还有是因为他苏到爆炸的人设。
  
  传闻中的他像极了古早言情的霸总,其人冷酷无情,做事不留余地,帅气逼人,只对一人温柔而长情。
  
  余茂经纪人的眼珠子都快飞出来了,在初夏带点寒气的清晨里,冒了一头的汗。
  
  他手忙脚乱的从车上爬下来,弓着身子颤巍巍的站到车旁,哆哆嗦嗦地开口,“大大大…少…”
  
  “余余余…茂,他他他…”经纪人灵机一动,“他在和徐小姐对戏呢。”
  
  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地在文件上敲了两下,“他叫余茂?”
  
  经纪人心头一哽:……
  我|草,我他妈的就是一头猪,我刚刚怎么就不用对家的名字呢!
  
  “对戏?”闻人大少又问。
  
  “是…是是…的!”
  
  闻人懿的眉梢挑起,困惑在眼底一闪而过,久久没有说话。
  
  经纪人的头发几乎被汗水打透,手指一直在不停地颤动,他不停地拽着余茂的衣角,试图让他低头承认。
  
  余茂死死地咬住自己的牙关。
  
  他虽然喜欢徐念,但是还没到为了一个女生放弃自己前途的地步,他用力地压制住自己喷薄的情绪,啃下满腔的苦水。
  
  “大少,好。”余茂闭了闭眼,冲他弯下了腰。
  
  “恩。”一声傲慢的鼻音从车中传出,似乎没有继续追究的意思。
  
  那人的视线落到身后俏丽的身影上,声音淡淡地,如一惯的冷漠。
  
  “上车。”
  
  徐念还没从刚刚余茂奇怪的举动中回神,她有几分呆愣地看向闻人懿。
  
  那人神色淡漠,面上看不出什么,若不是徐念和石头接触久了,当真会以为这人心里也同他的脸,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估计他现在正纳闷的紧:他们刚刚到底说了什么?到底在怎么说我?
  
  徐念拢了拢自己的裙边,眼神复杂的看了余茂一眼,转身走向了闻人懿的车。
  
  司机拎着她的行李跟在她身后,后座的玻璃一点点升上去,那人冷峻的侧脸也渐渐消失。
  
  伴随着一声车门合紧的声响,整个原野只剩下了余茂一行人。
  
  “你说你这…”经纪人见他们驱车离开才后怕的擦了擦额头,“祸从口出祸从口出啊!这些话你怎么能乱说!”
  
  “还有,把你的小心思收一收,上次你转发微博的时候我就想说你了,你看看你这,现在……”
  
  余茂手指翻着自己的微博,看着自己和徐念唯一的互动——
  
  他转发了她的澄清声明。
  
  除此之外,俩人再无交集。
  
  “哥,我有点不甘心,”轻轻地声音从他口中传出,“难道只是因为那人有钱吗…”
  
  ——————————————
  
  闻人懿还是来接她去阿潇家的。
  
  车里一如往常般寂静,只是徐念微妙地觉得大少爷今天的心情很好。
  
  那是一种奇妙的气场,他整个人似乎都很轻松,不像先前那么硬邦邦的。
  
  而且,余茂真的是有些奇怪,他明明是一个又冷又静的人,今天怎么会做出这种举动?
  
  尤其是当着自己的面说闻人懿的坏话,这不像他会做出来的事情,更何况,闻人懿根本不是他说的那种人。
  
  徐念的思绪在车里乱飞,一个声音突然打断了她。
  
  “对什么戏?”
  
  清冷的声音从身边传来,徐念的胡思乱想一收,有几分忍俊不禁的轻笑了一声。
  
  闻人懿:?
  她笑什么?
  
  徐念没敢转头,怕被他看到自己的脸上猜中后的得意,话语间有些随意,“他骗你的…”
  
  说道一半,猛然间想起他曾经转发的那条微博,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瞒下了余茂的话,“他在学明学。”
  
  “恩。”
  
  闻人懿冷冷的应了一声,手中的笔不自觉得一顿,在心底悄悄地琢磨。
  
  这个明学…到底是什么?
  
  车厢里又恢复了安静,只有笔从纸上划过的声音,唰唰的,流畅又清浅,好听到不行。
  
  徐念悄悄向他看去,阳光打在他的脸上,高挺的鼻梁,抿起的唇角,整个人透露出几分严肃。
  
  人难得男人最帅,这不是没有理由的。
  
  徐念真的想感慨,这个男人,看起来真的是无懈可击。且不说是出身或是自身能力,就连那无法选择的容貌都是被上帝偏爱过的,远胜常人。
  
  他就上苍的宠儿啊…
  
  徐念忍不住感叹,人和人的差距,果然比人和狗还大。
  
  到阿潇家时还不到中午,门一开,徐念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他。
  
  白到透光的皮肤,淡淡的唇色,整个人嵌在沙发上,安静地像是一块雕塑。
  
  他少有这般模样,往日里的阿潇,都是潇洒又肆意,张狂的伸着手,有着世间最不受拘束的模样。
  
  那是徐念所期待的自己的样子,徐念总想着,有一天自己也可以如他一般,站在最耀眼的地方,张扬地笑着对所有人说,“看,我过得格外好。”
  
  只是现在,阿潇脆弱的有些让人心疼。
  
  她捂住胸口,觉得有些压抑和难过。
  
  “阿潇,”闻人懿在她身后开口,“我们到了。”
  
  沙发上的人睫毛颤颤,眼睛缓缓睁开,脸上露出几分淡笑,整个人便乖张了起来,“走。”
  
  他率先起身,朝着画室而去。
  
  徐念的手指蜷了蜷,小石头在手背上划过,微微痒微微凉,她有好多想问,却无法张嘴。
  
  她只能沉默地跟在阿潇的身后,一点点走进了画室,闻人懿依旧是站在弟弟的身后看着他画画。
  
  直到弟弟开口——
  
  “闻人懿,你先出去,我有话跟徐念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