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佬对我求而不得[娱乐圈] > 第27章 记者围攻

第27章 记者围攻

那个狗仔叫李塔,常年里跟拍这些新人小花。
  
  不知道哪传来的消息,元气美少女池静书找男朋友了,上司让李塔来蹲守。结果他一连蹲了三天,都没看到池静书的影子,却在昨天看到了奇装异服的徐念。
  
  最美小花刻意丑化?这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到了今天不但拍到了她穿的奇奇怪怪,还拍到了她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去了医院,徐念带了这么多东西是去看谁呢?
  
  李塔本想跟在后边混进去,只是刚走到住院部的大门口,就被保安拦住了。
  
  这医院是一家隐秘性极强的私人医院,里边住的这些人非富即贵那里能是随便让人进的地方,徐念能把外婆安排进来,全是闻人懿的功劳。
  
  李塔进不去,便只能蹲在大楼外边,唉声叹气地把照片传回去。
  
  不多时,一条动态就被顶上了热搜——#徐念衣品#
  
  那是一组九宫格的照片。
  
  第一张是一个背影,刺眼的宝蓝色外套,又肥又土的黑裤子,脚上还蹬着一双京城老布鞋。左手拎着几个盒子补品,还有个塑料袋,鼓囊囊的,不知道里边装着些什么。
  
  土到让人不敢想想这是个明星,只是再往后看,便有些令人惊艳了。
  
  她站在路边,右手抬起来招车,上衣向上窜起,竟勾勒出了盈盈不足一握的小蛮腰。裤子仅仅的拢在腰上,再往下突然肥了起来,勾勒出漂亮的曲线。
  
  再往后,是侧脸和正脸,她带着一个黑口罩,照片里模模糊糊看不清五官。但是脸侧线条秀美,肌肤如雪,映衬着带点灰调的眸子,整个人清新自然,漂亮的不像话。
  
  楼下的评论也令李塔震惊。
  
  -我的妈呀!徐念的颜我是服的!
  
  -天惹!如果美貌可以杀人,那我早就死了上百万次了叭!
  
  -果然,好看的人披个麻袋都好看。
  
  -这个种草我吃了,蹲个链接。
  
  -直男路转粉,神仙颜值。
  
  李塔:……
  搞不懂搞不懂。
  
  也有人提出了别的困惑。
  
  徐念拎着这个鼓鼓囔囔的塑料袋,是要干什么去呢?
  
  小狗仔在拍摄照片的时候把医院的名字拍了一个角进去,有人提出了疑惑。东西拿的这么随意,大概是个亲近的人,但是徐念几乎没有圈内好友,这个人会是谁呢……
  
  有个小号悄悄说了点内部消息,“听说…闻人大少从昨天就没去公司,一直呆在医院…”
  
  这个评论立马被顶到了前排,吃瓜群众搓着手在下边发言。
  
  -这是转正了?
  -哇,不会吧,感情他们是认真的啊!
  -天惹这是什么绝美爱情啊!
  
  说实话,最开始的时候,闻人懿被传是徐念的金主,大家是都不太信的。
  
  一是因为徐念长的实在漂亮,一双大眼睛清澈透亮,她穿着校服裙的样子谁也舍不得亵渎。
  
  二是因为闻人懿这个人。
  
  他常会出现在一些财经频道或是财经杂志,一丝不苟的领口,精致的袖口,昂贵的腕表,无一不显示出他的矜贵,那不拘言笑的模样,活脱脱的一副不占人间烟火气的禁欲霸总。
  
  外加是他这个人尤为冷酷。
  
  有传闻他有次参加商业晚宴,里边有不少光鲜亮丽的女明星,穿的性感迷人,丰胸半露,频频对他放电示好。
  
  奈何霸总帅气但瞎,从未看过她们一眼。
  
  有个不服气的有名艳星,扭着身子娇滴滴地走到他身边。烟波勾人,还未说话,就惊呼一声,整个人千娇百媚的向他摔来。
  
  抹胸的长裙堪堪挂在身上,波涛起伏的曲线从眼前划过,那香艳的场景令人每一个男人沉醉。
  
  可谁能想到这位大佬,竟生生往后退了一步。
  
  眼睁睁地看着这名女星摔倒在地,还扭头跟助理说了一句,“问问这是那个牌子的鞋子,从我购买清单里剔除。”
  
  女星:……
  还好今天没穿品牌方的鞋子…
  
  这个不知道从哪流传出来的、也不知真实性的传言,构成了网友眼中闻人大少的形象。严肃刻板又冷酷,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帅气和多金。
  
  但是唯有一个人在他这里是不同的。
  
  那就是徐念。
  
  徐念从出道起的每一部电影,投资商里都有闻人集团,每一个综艺,广告商里都有闻人集团。
  
  可是闻人集团是做日化和地产的啊!
  
  本不涉及影视圈的大集团,生生凭着徐念成了电影圈里出了名的投资商,又傻又大方。
  
  他捧了徐念四部电影。
  
  第一部扑了,第二部大扑了,到了第三部《小爱3》,今晚十二点上映,不过大家已经预料到了扑街的结局。
  
  当然,也有人在挣扎,拎着徐念前两天刚爆出的视频,大喊着:看!徐念有进步了啊!我相信她啊!
  
  对此网友们褒贬不一,都在等着今晚的首映。
  
  然而,面对一次次赔钱,大佬眉心都不带皱一下,依旧一掷千金地捧着这个扶不起的阿斗。
  
  这不是真爱是什么啊!
  
  当然大家更认同的还是包养这种说法罢了。
  
  徐念样样都不行,除了好看点,凭什么被闻人懿喜欢啊!
  
  他可是大家的老公啊!
  
  当然,这不能说明什么,说不定是集团的投资出了问题,只是圈子里的鱼龙混杂,也会时不时透露点什么小消息出来。
  
  而只要和徐念拍过戏的人都知道那么点事儿,每隔一段时间,闻人家的车就会出现在剧组接走徐念。
  
  狗仔也曾在徐念楼下,拍到过她从闻人懿的车上下来。
  
  只是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爆出来而已。
  
  于是,闻人懿是徐念的金主这个事就渐渐这样传开了,虽然没有曝光任何的照片,也没有任何的同框,这成了众所周知的事情。
  
  今天又有传言说徐念去医院看望闻人懿,嗅到点什么的狗仔们一窝蜂都挤到了这个医院。
  
  原本蹲在地上抽烟的李塔一愣,看着扛着□□短炮的同行们,还有些呆。
  
  这是有什么大新闻吗……
  
  徐念从院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半小时以后,她坐在楼梯间缓了许久,才走出来,现在眼睛还有点红红的。
  
  刚出医院大门就被一群记者围住。
  
  “徐念你今天是来看望谁的?”
  “听闻闻人少爷生病了,这个消息属实吗?”
  “你是来看望闻人少爷的吗?”
  “你……”
  
  周围的声音嗡嗡嗡的,徐念看着黑压压的话筒,眼前一黑。
  
  完了…
  这身衣服又要被拍了……
  我该怎么挽尊啊……
  
  ——————
  
  “去看看那里是怎么回事。”闻人懿皱着眉头,觉得有几分烦躁。
  
  不知道哪个小明星又被堵到了,楼外乌泱乌泱围着一群记者,万不长眼的人混进去打扰到阿潇怎么办。
  
  鞠止立马下车,从透过机器的缝隙,看到了被围在中间,穿的奇奇怪怪的徐念。
  
  鞠止:……
  
  他折回到上车,“大少,是徐小姐,徐念。”
  
  闻人懿刚听到这这个徐字就下意识地想到了她,他的指尖不由自主的抿了抿,干干躁躁,没有任何的湿意。
  
  那泪珠早就被自己洗去了。
  
  手指在膝盖上敲了敲,“带她过来。”
  
  “是,大少。”鞠止闻言挤进人堆,试图推搡开这些记者。
  
  “挤挤挤,挤NM啊!”
  
  那记者显然是个暴躁人,这种粗暴地话让鞠止一愣,随后无奈地退出来,扯了扯自己的西服。
  
  清清嗓子道,“我是闻人集团的总裁特助,我要找徐小姐麻烦你们让一下。”
  
  那人头都没回,嗤笑一声,“你这招太老土了,我他妈还是你们总裁本裁呢!”
  
  周围的有个摄像听着有意思,抽空回头看了一眼,着一眼可不得了。
  
  一下子就瞧见了不远处闻人大少标志性的迈巴赫,车窗还半降着,犀利的眉眼正看着这边。
  
  而自己身后,不是他那有名的鞠特助又是谁啊!
  
  他晕乎乎地得出一个结论:徐念,果然是金主的小心肝啊…
  
  徐念就跟在鞠止的身后一点点走出人群,那些摄影抱着相机,有些无措,这想拍又不敢拍…
  
  徐念拉了拉自己的外套,跟闻人懿打过招呼就上了车。
  
  闻人懿一言难尽地看着徐念这一身衣服,她到底是凭什么成为弟弟的缪斯的?最后他的视线只得落在她的眼睛上,清澈漂亮还微微泛红。
  
  他的指尖似乎又想搓搓,他攥紧手心的钢笔。
  
  神使鬼差地问了一句,“为什么哭?”
  
  问完又觉得后悔,自己逾越的有些多了。
  
  徐念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这个人,不该是除了弟弟谁都不会关心的吗?怎么会这样问自己一句?
  
  倾诉的欲望突然被勾起,徐念甚至想絮絮叨叨的跟他说自己的从前。
  
  只是,即使说了,他恐怕也不会明白。
  
  像他这种锦衣玉食,被精心培养长大的孩子,又怎么能理解身不由己的痛楚呢,又怎会理解一个人被关押在不见日的生活里的忙呢。
  
  她顿了顿,眼睛看着他,“因为难过。”
  
  闻人懿沉默了一下,这是显而易见的应付,只是看着她的眼睛又不像那个样子。
  
  里边是透着亮,透着点隐藏在压抑里的小期待,这让他想起了弟弟第一次离家出走时的模样。
  
  闻人懿心头一松,突然笑了,往后倚着身子,语气轻松,“怪不得。”
  
  和阿潇一样还带着点天真和浪漫的执拗小孩子,这才是阿潇让她当模特的原因吧。
  
  徐念高深莫测的眼神一顿,这是什么意思?
  
  她困惑地看向闻人懿。
  
  他手中的钢笔在文件上点了点,想知道?
  
  我也偏不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