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佬对我求而不得[娱乐圈] > 第22章 忆起初见

第22章 忆起初见

徐念觉得这兄弟俩是一对妙人。
  
  弟弟闻人潇,是她见过最特立独行的人,那不受世俗规矩的约束,想到什么就做什么。
  
  而哥哥闻人懿,却像个套在罩子里的人,从不把自己的情绪外露,就像是覆着冰层的火山。当然,在此之前徐念一直以为他只是个冰山而已。
  
  她还记得第一次见阿潇的时候。
  
  那时自己被一群记者围在中间,阿潇就把手插在口袋里,吊儿郎当的从旁边走过,五颜六色头发竖在脑袋上,校服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眉眼中全是不羁。
  
  徐念本以为,他就是一个不务正业的不良少年,在上课时间偷偷跑出玩耍。
  
  谁知那少年看了自己一眼,愣了一下后突然笑了起来,眼睛里全是她看不懂的小火苗,他停下脚倚在墙边打了个电话。
  
  不多时上来一群保镖,西装墨镜,一个个都孔武有力,动作粗鲁地把那群记者赶出了医院。
  
  然后他便走上前来,眼神有几分直白甚至是无理的盯着自己,“你跟我行不行?”
  
  徐念有几分懵,但念及他帮自己赶走了难缠的记者,笑着对他道,“对不起,我已经有了经纪公司了。”
  
  只是男孩眼睛里的狂热却一点也没有消散,“我是个画家,我想让你跟着我当我的专属模特。”
  
  可是那时的自己只以为他是个不良少年,只得笑着接过了他递来手机号,转身便走。
  
  没多久徐念,就在电视上看到了他,那是一场国际性的美术赛事。
  
  桀骜的少年一身潇洒的站在灯光闪耀的大舞台上,周围都是年过半百的大师,穿着规规矩矩的西装,像一个个古板的老学究。
  
  可最后得奖的竟是他。
  
  有人问,“你怎样看待你得奖了?”
  
  少年笑了一声,眼里满是星光,锋利地像刚出鞘的宝剑,他说,“这只是开始而已。”
  
  徐念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人,嚣张自在,不在乎任何人的看法,在乎世俗的眼光,只说自己想说的话。
  
  自由自在,又野心勃勃。
  
  而堪堪比他大一岁的自己,徐念垂下眼睛。
  
  自己一个人茫然地蹲在手术室外,身上还穿着宽大的戏袍,却好像看不清眼前的路。
  
  徐念想,这个人活得可真自在呀,这是自己想象中的生活,希望的模样。
  
  徐念当时便攥紧了自己的拳头,他便是自己的目标,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也可以站到最高的舞台上对着所有人说,这本就是我该得的!
  
  只可惜,后来发生的事情让自己渐渐背离了这一切,只能一个人默默地缩在角落里,看着台上光芒四射的他,羡慕在心中一点点生根,又变成了执念。
  
  且不说许久以后,只是过不足两周,本是信心满满的徐念便后悔了。
  
  她攥着张纸条,在闻人集团的楼下徘徊了一上午,情况越来越差了,她发现仅凭自己这个18线的小明星的工资,好像并不能解决眼前这个困境。
  
  那天也是徐念第一次见闻人懿,他冷着一张脸坐在椅子上,宽大的办公桌遮住了他半个身子,只漏出他宽厚的肩膀和精致的脸。
  
  金色镜框后的眼睛盯着她,纯黑色的钢笔在他手指翻转着,他缓缓开口,“徐念?”
  
  如果那时候徐念知道什么是低音炮,她一定会用上这个词,可惜她不知道,只得感慨一句,这个厚重深沉的声音,不去自己的家乡唱山歌真的是可惜了。
  
  徐念点点头,脸上挂了点笑意,她笑起来很甜,像一颗小太阳。
  
  闻人懿垂下长睫,“资源,我会给。”
  
  “你人,我也会捧。”
  
  “至于其他的,你就别想了。”
  
  徐念有些茫然,不本来就是这样吗?
  
  自己给闻人潇当模特,闻人懿给自己提供演绎资源,以及医疗资源,合同期一年半,直到阿潇的创作全部结束。
  
  “出去吧。”闻人懿摆了摆手。
  
  徐念被他的冷漠的样子唬住,呆愣愣地转身出了门,出去之后还有几分懵,她本以为闻人大少爷叫她过来是要审视她,结果一共说了没几句话。
  
  最后就把自己的赶了出来。
  
  等徐念回去查他的消息才发现这个总裁是多么的冷酷决绝,之前闻人集团等大动荡就是因为闻人懿收回了一部分股东的股权,其动作款准狠,一下子就能抓住大多数人的脉门。
  
  把分散的股权拢归手中。
  
  从此以后,徐念见他总有几分惶恐,每每都规规矩矩,老老实实。
  
  现在她才发现,闻人大少爷竟是如此的可爱。
  
  为人家两兄弟还真是奇怪,张扬肆意的弟弟和永远套在一层壳子里的哥哥。
  
  徐念伸手摸了摸自己记得耳朵,偷偷地笑了一声,口是因为死要面子的大少爷,竟然有点萌。
  
  ————————————
  
  这是她第三次在二少家吃饭,这次是地地道道的中餐,还是西北地区的传统美食,花样的面食摆在桌上。
  
  徐念自从来京以后,很少吃到家乡的食物,今天本就高兴地她更是眉眼带笑,整个人透露出浓浓的愉悦。
  
  闻人懿不知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但觉她有些微妙的变化。
  
  他觉得自己看人一项准。
  
  徐念这个女生,第一次见到时只觉得她干净漂亮,像一朵向日葵,谁都会喜欢。
  
  可是细细看来,才能探知到她的野心,她眼里有光,是不光是因为她的漂亮可爱,更是一种野心勃勃想要征服什么的光芒,又向往着自由不甘于这个尘世。
  
  和自己的弟弟如出一辙。
  
  闻人懿知道这种人的可怕,他们可以为自己的目标献出自己的一切,弟弟是,徐念也会是。
  
  唯一的不同在于,弟弟有资本追求他想要的东西,但是徐念没有,她想成功便只能靠自己。
  
  他不想让自己的弟弟成为她的往上爬的梯子。
  
  所以,他一直很防备徐念,她太过于漂亮又太过于有野心。
  
  随后他见证着徐念一点点的灰败,他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有些可惜,便刻意多给了些资源,结果发现她似乎……
  
  低沉的更严重了。
  
  还没等他在作出点什么呢,徐念又像是变了个人,找回了几分之前的影子,甚至里边的光更亮了。
  
  他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又如此,有些宽慰又有些好奇,闻人懿把手里的筷子往筷枕上一放,话在口中滚了滚。
  
  “好吃吗?”
  
  徐念有些惊异的抬头,匆忙强咽下口中的饭,“好吃!”
  
  “恩。”
  
  闻人懿点点头,又淡漠地拿起筷子,似乎刚刚只是突发奇想随口一问。
  
  徐念纳闷地扫了一眼闻人大少爷,又飞快的收回视线,规矩的落在自己的碗里,丝毫没有逾越,严格的秉持着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
  
  连闻人潇也抬眼看了俩人,有些奇怪,不过他并太关注。
  
  闻人懿愤愤地咬着一块莜面鱼鱼,你他妈的倒是问啊!
  
  他看了一眼又吃起来的徐念,想问又不知怎么开口,最后气鼓鼓的扔下筷子,“我饱了,你们慢慢吃。”
  
  本霸总清新独立是决不会主动的!
  
  徐念:……
  这次是真的猜不透这位大少爷怎么了…
  
  ————————
  
  徐念回家时刘湘还在等她,手里拿着厚厚一沓剧本,见她回来在桌上磕了磕,递给她。
  
  “这是新剧本,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喜欢的?”
  
  她又递出一摞纸,“这是一个综艺,比较容易圈粉,建议你去参加一下。还有一个杂志的封面照,也是下周拍。”
  
  “好,”徐念点点头,收下了所有的东西。她一直很刻苦,虽然有人捧资源有人给,但是行程都是自己跑不找替身,也从不轧戏,每日都是满满当当的。
  
  她转身放下本子,看着刘湘正在低头收拾自己的东西,“湘姐,太晚了你今天就住这里吧。”
  
  这是公司给她准备的房子,两室两厅还有一个衣帽间,很住的开。刘湘在收拾东西的手一顿,僵在了原地。
  
  小仙女要留宿我!
  天哪!啊啊啊!我竟然能和小仙女共处一室!
  呜呜呜我真的太幸福了吧!
  
  徐念诧异地看着不动弹的刘湘,“湘姐,怎么了?”
  
  “没关系,我开车来的。”刘湘迟疑了一下。
  
  “那好吧,那你回去的时候慢点。”徐念帮她拎起包,把她送出了门。
  
  其实她回去也好,毕竟她每天晚上都要训练,万一看到徐念傻兮兮的跟空气说话那就不好解释了。
  
  刘湘:“……”
  
  小仙女,我只是客气一下啊!
  你为何不再多挽留我一下啊?
  
  她最后磨磨蹭蹭拖着自己的腿出了徐念家,她一走,老师们就都冒了出来。
  
  阿丽斯伸手翻了翻这一搭本子,抽出了一本国外导演的《灵》,“就这本了,我喜欢。”
  
  她的手还没举起来,就被亚历克斯打了下去,“你也不看看亲爱的念的演技,我看这个不行。”
  
  他举起一本关于关于古典神话的剧本,“就这本了,《白蛇传》你非常适合了。”
  
  几个老师你争我抢,最后徐念默默地抽出一本刘沛导演的剧本,刘沛导演非常有名,曾经三次被提名奥斯卡,她晃晃本子,“你们看,这个行不行?”
  
  这个剧本和花木兰的故事有些类似,讲述了一个女将军抵御外敌的故事,不过这个故事充满了魔幻色彩,里边的将军抵御的是山海经中爬出来的怪物。
  
  山海秘境中封印着诸多的怪物,封印的力量随年份而变化,5年一小裂,10年一大裂,抵御怪物的入侵,成了每一个战士神圣的使命。
  
  女主从女连的小兵中一点点的爬上了将军的职位,谁知竟迎来了数十年来最大的一场战役。
  
  这个导演的片子以美出名,徐念看到这个片子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战魂被激活。
  
  不过说实话,这个片子也是这里边最简单的一部,饰演一个英俊威武的女将女,大半造型都带有头盔,对演技的要求着实不高。
  
  几个老师把本子拿过去,翻了翻,有几分嫌弃的扔了回来。
  
  “那就这个吧,”不过阿丽斯又贼兮兮的补一了句,“到时候你可别哭。”
  
  虽然演技要求不高,但要求的可都是体力啊,这么宏大的场面定少不了威亚的协助,估计徐念,要从头到尾的在天上飞了。
  
  “哦,对了。”阿丽斯想起来,“明天开始,一直到去拍摄综艺,都给你安排了新任务,嘿,等你下次进组,必然让大家惊呆。”
  
  徐念一愣,“明天?”
  
  她垂下眼睫,手指扣了扣自己的小石头,声音低低地,“恐怕不太行,我要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