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佬对我求而不得[娱乐圈] > 第20章 徐念杀青

第20章 徐念杀青

“看看看,徐念过来了啊。”
  “哇,真的没想到啊。”
  
  “怎么办我竟然觉得她昨晚的操作有点爽?”
  “嘤,我也是,打脸把我都给打蒙了。”
  
  “果然,比你好看的人比你还努力,嘤!”
  “而我,今天又是咕咕的一天呢。哭泣!”
  
  江盈揉着自己的生疼的太阳穴,这些人有完没完啊,徐念干了个屁!
  
  她的逆袭都是老娘花钱送上去的好吗!
  
  她越想越觉得委屈,到底是什么鬼啊!怎么会有人深夜去导演房间学习演戏啊!
  
  江盈叹了口气,软在了自己的座椅上,伸手招过自己的助理,“去,给剧组买星冰乐,最贵的那种,一人一杯。”
  
  “好嘞!定让盈姐今天口碑爆棚。”
  
  江盈:“……”
  
  这个助理最会的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下一场就是江盈的戏,她这是第一次没有在空闲的时候看手机,毕竟她的不看也能知道她的微博下乌烟瘴气成了什么样子,江盈干巴巴地坐在那里等助理。
  
  她没眼色的小助理墨迹了好一会儿才回来,江盈白了她一眼,拎起几瓶就进了进了化妆间。
  
  见她进来,整个化妆间一静,刚刚的聊天声戛然而止,江盈像是什么也没发生样子,悠悠然地走到了镜子前,把星冰乐往化妆师前一放。
  
  “刘姐,喝点,喝完给我上个妆啊。”
  
  刘姐是这个化妆室资历最老的化妆师,平日里主创的妆都是由她来化。
  
  她眼睛扫过杯子,捂着嘴有几分不好意思,“哎呀,这两天肚子不行,喝不了凉呢。”
  
  她的话一说完,其他的蠢蠢欲动的化妆师和助理们也把视线收了回来,做作地捂着肚子,细声细气的闲聊,“最近来大姨妈总是肚子疼,都不敢喝凉了呢。”
  
  “哎呀,我也是,不行啦,年纪大了,喝不了啦。”
  
  “对啊对啊,还是要注意身体的,凉的东西千万不能多喝的。”
  
  阴阳怪气,风言风语,这群人睁着眼说瞎话的能力比谁都强。这本是徐念该经历的一切,决不是自己的!
  
  江盈的手指收紧,指甲欠进戏袍里,她强笑着说,“刘姐,那给我上个妆吧。”
  
  刘姐翘着手指,捻起桌子上的一根粉刷,“哎呀,盈姐,不好意思,我现在在忙着呢。”
  
  江盈看过去,她正在给一个不知名的小妃子化着妆,那个妃子,出境时间也就一两分钟,就是个不知道哪里找来的十八线。
  
  “刘姐忙着呢,那小艾现在忙不忙啊?”
  
  “小艾啊,”刘姐漫不经心地把化妆刷上的余粉扫在手上,“那你就自己找找咯。”
  
  但凡是人,就总会注意到自己利益,但是这个圈子里是最明目张胆最考察人性的地方。
  
  就连剧组,捧高踩低,几乎是每一个人都娴熟掌握的技能。
  
  江盈攥紧手,她知道,是她昨晚的举动惹恼了一些人,比如说投入了满腔热血的导演,投入了满兜金钱的投资人们。
  
  她昨晚一条做作又暗讽的微博,把自己从这团污水中,摘得一清二楚,还暗戳戳地踩了所有人一脚。虽然她最终没有影响到电影的利益,但是总会影响到导演对她的观感。
  
  所有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孤立了她,和她划清了界限,接下来,还不知道导演要怎么拍她的戏呢,何必费这个心思给她化精致的妆。
  
  其实,如果只是昨晚的动态倒还是有情可原,可是江盈还雇佣狗仔拍了徐念进出导演房间的视频,并趁乱放了出去。
  
  便是置所有人的利益于不顾,意图毁了徐念的演艺生涯,连带的导演的也会被毁,至于这个电影还能不能拍下去这都是两码事。
  
  不过更大的可能应该是把导演和徐念换掉,空降另一个导演来拍戏,但是其中的费用,其中的时间,可都是金钱啊!
  
  利益至上的投资人怎么会愿意呢。
  
  所以,江盈要想好好混下去,她的举动一定不能曝光……
  
  她明白过犹不及,自己昨天的作完了,现在需要安安静静地避开所有人的注意。她便不再说说话,只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到一旁等着。
  
  徐念进化妆间时里边气氛有些僵硬,江盈一个人干巴巴的坐在那里等着,而其他人都忙忙碌碌地没人说话。
  
  这……
  
  情形不大对啊?
  
  往常可都是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椅子上,然后那些化妆师们围着江盈转个不停。
  
  徐念诧异地扫了一眼房间,最后垂着眸子静静地走到了角落里。
  
  刘姐上前挽住她,指着椅子上的小妃子道,“念念在旁边等一下,她马上就好了。”
  
  徐念迟疑地望向江盈,“那…”
  眼神中的疑问溢于言表,那江盈怎么办?
  
  看懂了的江盈:“!!!”
  
  她险些管理不了自己的表情,几乎要失控,别在那得了便宜还卖乖!
  
  最后江盈的妆还是小艾画的,她的指甲透过戏服都陷入的掌心里,徐念啊徐念,我一定要把你踩下去。
  
  徐念的戏份在一周之内就杀青了,临走的那天,李导拍着徐念的肩膀,激动地热泪沸腾,“您可算走了啊…”
  
  徐念:“……”
  
  自己似乎,也没有那么差劲吧?
  
  侶魏笑着伸手想拍拍她的肩,徐念下意识地往后躲了一下,侶影帝的手指一顿,顺势放下拍到了导演肩上,“她表现不错。”
  
  徐念退开后才意识到几分不妥,她抬眸对着他们笑笑,“谢谢侶哥和导演的指点。”
  
  李导摸了摸自己的头顶,长叹一口气,“行,走吧,杀青快乐。”
  
  这是徐念最开心的一场杀青戏,毕竟,竟然被剧组的人员欢迎了,只是她还没等跟大家告别,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就拦住了她。
  
  “徐小姐,大少爷在外边等您。”这是闻人懿的秘书鞠止。
  
  剧组的人眼神一变,对视一眼笑着开始催促徐念,导演后怕的摸了摸自己的为数不多的头发。
  
  这大少爷是还没够劲呢,还好有那个视频啊!还好自己的是清白的啊!!
  
  闻人懿百无聊懒得敲着手指,今天阿潇回来了,说是要见她。
  
  啧,有徐念没哥哥的没良心的臭弟弟。
  
  算了,自己也是善良,那就趁着今天回自己家,顺路带她回去吧。
  
  闻人大少不满意的啧了一声,这种温柔的举止简直不符合自己霸气狂拽吊炸天的霸总人设,不然……
  
  自己先回去?
  
  没等他做完决定徐念已经走了出来,淡黄色的茶歇裙裹住玲珑的腰身,外搭一个颜色略深的棕米色风衣,橙色的手提包和脚下踩着的亮橙色细高跟鞋交相辉映,大片大片鲜艳的色彩在深春绽放。
  
  她成为这尚未绿透的世界里最耀眼的那一个。
  
  闻人懿赞叹的看着这身搭配,挑眉看着她走近,觉得世界都为此鲜亮了起来,这是他见过她这么多次里最惊艳的一次。
  
  是有点好看,闻人大少想。
  
  再看向那张漂亮的脸,浓密却又精致的眉毛下一双透亮的眼睛,眼尾微向上勾起,又在笑靥下向下弯着,风情和纯真从眼角溢出,红唇轻扬贝齿露出,她轻声道。
  
  “大少爷,下午好。”
  
  “恩。”
  
  他冷淡的应了一声,视线从她身上挪开,淡漠地放到了司机身上,“上车,走。”
  
  说完,闻人懿抬手轻揉了一下自己的耳朵,竟然觉得徐念声音好像好听了?顺耳了?似乎那一股子的村土气息消失了。
  
  自己的最近怕是有些聋了吧?
  
  她明明是个只能活在画里的美人,大少爷哼了一声,是个千百年难遇的史诗级花瓶,只有一副漂亮的皮囊!
  
  而且,现在还不如以前的漂亮了呢,眼睛也不像以前那样亮晶晶的透着一股子的生气。
  
  啧,他笃定地想,徐念真的是,一天不如一天。
  
  车在闻人懿的诽谤中走的飞快,俩人的相处向来都是静默无言,车里静悄悄的,只有外边汽车的喇叭声。
  
  约么半小时就从影视城到了阿潇家中,“等着,晚上送她回去。”
  
  “是,大少爷。”
  
  闻人家司机从不多嘴,连徐念红着脸从他身边经过时都低头立正,眼观鼻鼻观心,像一尊雕塑一样立在一旁。
  
  阿潇还没有回来,闻人懿用自己的指纹开了门。
  
  随便换了双拖鞋,然后皱着眉扯了扯别扭的领带,把外套一扔。走到冷柜前看了一下,里边全是他给阿潇买的饮料。
  
  奶茶、冰红茶、苏打水、啤酒…他的手指手指一一从上划过,恋恋不舍得在可乐上打了个几个转。
  
  像我这种冷静又自制的霸总怎么能喝快乐肥宅水?
  
  他冷着脸拿了瓶苏打水,拧开喝了一口就扔进了垃圾桶,这种没气又没味的垃圾就只配出现在这里。
  
  其间阿潇给徐念发了一条消息,“让她先去洗澡,然后在房间等我。”
  
  闻人懿:???
  
  他把阿潇的指令发给徐念以后,只见她特别自然地换了鞋子进了洗漱间,一丝一号的都没有犹豫的样子。
  
  闻人懿:???
  
  不是??这两个人到底怎么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