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佬对我求而不得[娱乐圈] > 第4章 戏份被删

第4章 戏份被删

徐念照旧一早就到了剧场,她态度一直很好,从不早退,也从不迟到,总是早早的到剧场然后坐在一旁安静的看剧本,或是看别人拍戏。
  
  历任和她合作过得演员、导演、工作人员,无一不夸赞她的敬业,只是那业务能力,啧…
  
  李导一进去就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徐念,她低着头,朝阳打在她如雪的肌肤散发着微光,柔美的侧脸像是被度了一层柔光,整个人散发着温柔的气息。
  
  虽无幸见思凡,她在凡间耕织的白日恐便是如此吧,仙气飘飘又带着人间的温暖的烟火气息。
  
  徐念觉察有人看自己,轻扭头望去,唇边绽出一抹笑,起身对导演颔首致意。
  
  李归脸上一僵,瞬间就把脸板了起来一言不发的扭开了头。倒是跟在后边的侶魏冲她笑了笑,“早。”
  
  徐念攥紧掌心的剧本,指甲掐出一道道红印,她呼了口气,鼓起勇气笑着说,“早,魏哥。”
  
  全剧组的人都叫侶魏魏哥,毕竟,侶哥同绿哥,听上去……怪怪的。
  
  侶魏有些惊异地挑了挑眉头,徐念好像不太爱说话,向来都是自己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安安静静的看剧本或是看手机。
  
  从不去凑别人的热闹,也从来不掺和进大家的话题,只有一双漂亮的眼睛时不时望向人群。
  
  她的经纪人,也是整日里不讲话,就端坐在她旁边,比徐念更甚,她面上都没什么笑意,冷的像个大冰碴子,俩人就脸对脸,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干坐一整天。
  
  再漂亮的脸,遇上这种闷油瓶一样无趣的性子,再加奇低的业务能力,侶魏想,徐念在他眼里真的真的真的没什么吸引力。
  
  徐念口音很重,一直被网友们嘲笑,所以她愈发的沉默,平日里打招呼的时候大多是鞠躬或是点头示意。侶魏被她今天的开口惊了下,又笑了声这才摆摆手走人。
  
  【徐小姐,朱老师让我转告你,还算今早上没白浪费时间。】
  
  她长舒一口气,松开冒汗的手掌,带着点笑意重新坐下。
  
  伸出右手摸了摸手腕,一跟细细的红绳系在皓腕之上,仔细看上去,这个红绳上有繁杂华丽的辫纹,最下端坠着一颗圆润干净的小石头。
  
  这便是昨天的演技训练仪。
  
  今天全剧组都发现了,徐念似乎心情很好。她眼睛弯弯眉眼带笑笑,连她的经纪人,往日里刻板严肃的刘湘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最后还问几句。
  
  徐念弯着眼歪头看她,最后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真好呀。”
  
  刘湘:?
  不太懂。
  
  不过,自己艺人歪头看人的时候可真好看啊,真像一个仙女。
  
  这不懂才对啊,毕竟仙女的话我屈屈一届凡夫俗子哪能懂!
  
  “哦,”刘湘冷着脸干干巴巴道,“那是挺好。”
  
  都说人不可貌相,这谁能知道冷言冷面的刘湘,私底下竟是一个成日给徐念吹爆了彩虹屁的迷妹呢。
  
  听完她的话,她的小仙女儿又把视线投到剧场之中,这场是男主侶影帝和女主——某一线流量兼演技小花江盈。
  
  他们拍的是一部集合了唐代风土人情和神异故事的悬疑魔幻电影,投资上亿,提前锁定了明年的春节档,取名曰《盛唐秘史》。
  
  讲述盛唐年间,皇宫怪事频发,朝堂波诡云谲,混乱渐渐从高堂席卷至江湖。
  
  南湖绿藻丛生,谣传河神被凡人抢妻不再庇护一方;北山旱雷连连,谣传雷公因电母出走人间频频发怒;东岸海浪翻涌,谣传龙王因绿了龙公主的渣男要怒淹盛唐。
  
  皇上所有派去深入调查的人都死了,包括先皇秘传下的影卫都无一幸免。
  
  渐渐有传言,因为皇上今年不顾众臣阻止纳了个狐狸精,上苍对钦定的天子不满啦!
  
  所有的妃子和其家族都落入了这个诡异的局之中…
  
  皇上斜躺在软榻之上,手握一卷闲书目光深沉而悠远,荣贵人身披薄衣莲步轻移,带着一身的雾气从内间缓缓走来。
  
  “圣上。”她舌尖微勾,朱唇轻吐,嗓音一句三转。
  
  皇上冲她招招手,“蓉儿,过来看。”
  
  荣贵人上前倚在他胸前,视线落在他的书上,“传闻骊山有狐,身白九尾,可化人形……”
  
  半晌,她眼睛猛然间瞪圆,可爱的嘴巴也大大的张开,连鼻孔都要露了出来,“这…圣上可信否?”
  
  “卡!”
  
  “江盈,”李导皱着眉喊停,“表情他娘的那么夸张干什么呢?除了瞪眼就不会点别的东西了?坊间传闻坊间传闻,谁他娘的点名你身份了!自己狐狸尾巴怎么先漏出来了?生怕别人不知道那是你?”
  
  江盈饰演的荣贵妃曾是皇上的心尖宠,是皇上去年外出狩猎时带回来的女人,她入宫后备受宠爱一时风头无两,直到被誉为京城第一才女的丽贵人被其父送入宫中。
  
  而徐念便是饰演夺得皇上所有关注的、美艳无双的丽贵人。
  
  丽贵人才貌双全,尤其是那张漂亮又清纯的脸,一入宫深受皇上喜爱。
  
  荣妃为此记恨上了她,连带刚怀的胎儿也因为失宠后被皇后算计掉了,这便是一切悲剧的起源。
  
  荣妃便是那骊山的九尾白狐,她决定报复这些人。丽贵人便是首当其冲的,她因为过盛的容貌被谣传为狐人,最后打入冷宫惨死。
  
  而白狐的作为,恰好落在了有异心的人眼中,这场风波便从后宫一点点传入前朝颠倒了一番盛世。
  
  江盈难堪地起身道歉,“对不起导演,我知道了。”
  
  一个场景,反反复复拍了五六遍,李导这才不情不愿的松口喊过,还不忘敲打她一番,“注意你情绪变化,你他娘的是白狐不是小丑,那么多的小动作干什么?”
  
  “为了证明自己的脸没整僵呗。”周围的工作人员在收拾东西,几个女生围在一起笑嘻嘻地低声吐槽了一句。
  
  李归喝了口水,翻看着刚刚拍摄的内容,又看了看最远处椅子上坐着的人,冲编剧招了招手,“改完了吗?”
  
  编剧为难地扭着手,“导演,这个…毕竟这么出彩的一个角色也不能这样砍没了啊……”
  
  制片人也皱着眉凑上前来,“这跟闻人少爷不好交代吧?”
  
  “不全删了已经是够给脸的了,”李归冷笑一声,“就留两幕,剩下的都删了。”
  
  编剧有些不情愿,“导儿,把她不然给换了呗,这也太……”
  
  这部剧是他的孩子,是他细细雕琢每一个人都是他一个字一个字码出来的,如此有血有肉的角色被砍他心疼的直滴血。
  
  制片人眼都瞪圆了,他惊恐的看着有些意动的李归,一把推开编剧,“诶诶诶,你他妈瞎说什么!”
  
  “停!别他妈的想了!这电影还想不想拍了!!!”
  
  李导敷衍的点点头,安抚的拍了拍制片的肩,“行行行,我知道,我知道。”
  
  只是闪闪烁烁的眼睛依旧有些不安分,他可是记得,刚开拍就有人给自己递消息徐念和闻人大少闹掰了。
  
  李归也观察了好多天了,徐念这这一个月里,出了一场发布会,没有任何请假外出的计划,这是不是……
  
  江盈压着自己的恼意悄悄看了几眼李导,见他和编辑还有制片人嘀嘀咕咕一阵子,几人眼神还时不时隐晦的扫过徐念,她轻笑一声,抬手招过自己的助理耳语了几句。
  
  毫无所觉得的徐念正在跟老师学习剧本,【所有的剧本都有其所处的背景,你觉得什么叫所处的背景?】
  
  徐念手指捻着剧本,细细思索了一下,语气迟疑道,“所谓的背景应该是所处的时代吧。”
  
  【那我为什么要问你剧本的背景呢?】
  
  “只有了解了那个时代才会……”徐念说了一半停下了,了解了那个时代又怎么样?反正所有的台词都是编剧写好的,不会存在说错话出戏的问题,知不知道背景和演员也没有什么关系。
  
  【背景是对角色所在时代的阐述,这导致了角色都会带着那个时代的特点,会导致这些角色都带有特定的行为模式,这些行为模式就决定了你的表演风格和细节之处的一些动作。就像是这部戏,是盛唐时代,在阶级分明……】
  
  徐念听得连连点头,只觉茅塞顿开,连带着对自己的角色都有了新的想法。
  
  徐念整整一周都沉浸在学习中,因为导演一直没让她拍戏,她所有的拍摄计划全部打乱,被排在了最后。
  
  她的生活原本就很单调,上班就拍戏,下班就回家发呆,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可以做。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自从有了训练仪,徐念的生活丰富多彩。
  
  每晚一个多小时的运动,紧接着就是专业的表演课,因为现在她现在已经开始拍戏了,没有什么多余的时间从基础学起。
  
  所以现在每一天都是实战,剧本老师讲解分析剧本,台词老师揉碎了教台词一点点的教她语气。形体老师教站行坐,作为一个大家闺秀皇宫妃子,如何走路,如何抬手,如何喝茶,每一点都要抠到最细节的地方。
  
  表演老师则轻松一点,她发现徐念格外的有灵气,对不同的角色会有一种独特的表现方式,她欠缺的只是自信和引导。
  
  徐念每天忙的转不身,白天看似在发呆,但那时也是在静静地听老师讲解剧本,体会这个剧要传达的情感。
  
  只是在大家的眼里,她就是落寞地坐在一旁独自一人看剧本吗,又或者是悄悄地站到导演身后远远地看着他拍摄。
  
  所有的工作人员,半是庆幸半是窃喜,终于不用每天加班了。
  
  徐念心情无法抑制的轻松,有了老师的教导,她似乎找到了一点演戏的感觉。
  
  自己可以跟着人物走,感受到他们人生中的喜怒哀乐,感受到数百年前的兴衰存亡,这是一种奇妙的享受,似乎自己到了另一个世界,变成了另一个人。
  
  和自己全然不同的生活,新奇而又刺激。
  
  徐念这是第一次感受到演戏的魅力,让她从这个繁重的躯壳中脱离出来,唯有一个自由的灵魂徜徉在绚丽的时间长河。
  
  直到导演找上徐念和她的经纪人——
  
  “徐念啊,”李导坐在板凳上,一只手里捏着一根烟,另一只手不自觉得摸了两把头顶,他斟酌了一下开口道,“丽贵人这个角色,有所欠缺,我和编剧商量了一下觉得改一下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