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佬对我求而不得[娱乐圈] > 第1章 别装清纯

第1章 别装清纯

“徐小姐,请问您对自己这次得奖有什么看法?”
  
  “徐念小姐,请问您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徐影后,请问您与皮尔斯导演正在接洽的消息是否属实?”
  
  闪光灯不停地闪烁着,明明暗暗地光影打在站在中间的貌美女子身上,她脸上挂着得体的轻笑,柔和的目光扫过所有人冲他们轻轻颔首。
  
  各国的语言充斥在周身,一道突如其来的粗犷男声压过了所有人,“徐小姐,你怎么看待你与闻少爷的包养关系?”
  
  喧闹的会场立马静了下来,探究和闪烁的眼神轻飘飘地落在中间容光四射的人身上。
  
  徐念面色未变,平静地转过头,视线越过重重人群,落在角落里的人身上,一个衣着褶皱鞋子带灰的外国中年男人。
  
  “你问的应该是闻人少爷吧,”她歪头瞅着他,唇角温柔地翘起,用一口地道的ReceivedPronunciation腔道,“我的私事与你何干?”
  
  男子猛然瞪大了眼,里边全是发现大新闻的惊喜,“哦,我的上帝!都说你们华国人以礼待人,难以想象徐小姐你竟是这般的粗鲁!”
  
  她嘲讽地轻笑一声,丝毫不差地模仿着他的模样,“哦,我的上帝!都说你们腐国人礼貌绅士,难以想象先生你竟是这般的无理!”
  
  他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地反驳道,“大众人物的事,怎么能算私事呢…”
  
  安保飞快地上前架走该男子,引起人群中一阵骚动。
  
  徐念狭促地一笑,看着下边试图捡西瓜的记者们,大满贯影后的气场彻底爆发,“仅接受职业采访,私人问题一概不理,请各位自重。”
  
  徐念,25岁,最年轻的大满贯得主,被誉为最有潜力的华人女星,是电影界当之无愧的女王!
  
  谁曾想,在六年前她还是一个刚入圈一年,野路子的流量派女明星。
  
  以其被亿万网友惊叹的神颜,和差到名导都救不了的演技出名。
  
  甚至一度成为网友们的表情包。
  
  ——让开我有徐念全集,让我呲醒他。
  
  ——我现在出门都不带刀了,谁敢来我反手就掏出徐念的剧来。
  
  ——徐念视频床边放,魑魅魍魉不敢来。
  
  徐念,其人,自出道起便具有极高的话题度,男粉女粉丝各占半壁江山,被吹为中华上下五千年难遇的人间仙女。
  
  其剧,却是空有美貌没有演技的真人画报,每一帧都美得惊心动魄,只可惜每一次开口,都辣的心肺具疲。
  
  那时,只能用一句话形容她。
  
  徐念,花瓶界楷模,演艺圈毒瘤。
  
  ————————
  
  片场气氛及其尴尬,灯光已经就位,收音设备也高高的举在龙床之上,所有工作人员都面容严肃。只是情绪驳杂不一,嘲讽和心疼兼具,还带着些早知如此的了然。
  
  有徐念,怎么可能收工早?
  
  李导把保温杯攥在手里,试图冰凉凉的金属壳子使自己冷静,他闭眼深吸一口气,头顶为数不多的几跟头发随着他的动作抖了几下。
  
  “重!新!来!”
  
  他一字一顿地发出指令,那低气压摄的周遭工作人员瑟瑟发抖。
  
  摄影师颤巍巍的看着场记抖着胳膊走上前,嗓子带着点哑,“action!”
  
  那不标准的动作迎来了导演的一个侧目,场记小哥腿一抖,胳膊差点抽筋,整个人扭曲的从镜头中退走。
  
  皇上一言不发的立在在床榻前,目光深沉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柔美漂亮的惊心动魄,可谓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他的视线一点点从被中人的身上掠过,秀气的眉,轻颤的睫毛,泛着红晕的两颊,他三千佳丽不及她一人之姿色,只可惜……
  
  他拎过被子,轻盖在她的身上,撵着被角的手上青筋鼓起,跳动的眉角显示出他的几分不平静。
  
  “热…”
  
  床上的人轻哼一声,红透的脸上有几分不满,她扭了几下身子,睫毛轻颤两下,缓缓睁开了眼睛,深褐色的眼球里清晰地倒映着他的身影,眸子透亮含着一汪水,漂亮的让人挪不开视线。
  
  “皇上…”
  
  烛火摇曳着,映出床上那对男女。
  
  男子高大宽阔的肩膀上勾着一只玉臂,橙黄色的衣袍用金丝绣着五爪金龙,细腻的柔胰遮住了龙眼,只是手上鼓起的青筋让这场景有些怪异。
  
  女子娇柔的声音幽幽传来,“圣上…妾身想…”
  
  话未说完,她便将那人拉向自己。
  
  绣床红烛,昏黄的灯光下英雄和美人本该是旖旎春光,惹人脸红,只是那佳人的手臂。
  
  僵硬、别扭又带着抗拒,那架势瞧上去颇有几分赶鸭子上架的味道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大胆丽贵人竟生生把皇上摁倒在龙床之上,随后整个人像做俯卧撑一般一点点贴了下去。
  
  导演越看越头疼,鼻孔滚圆,大喘了两口粗气,最后还是没控制住自己的脾气,
  
  “他娘的给我卡!!!!”
  
  李导被她气的气儿都喘不匀,手一个劲儿的在呼噜自己头顶剩不下几根的头发,“徐念啊徐念,你说说你!”
  
  “你就不能把你在大少爷床……”
  
  导演挠头皮的手一顿,像只突然被卡住脖子的鸡,声音猛地一收,情急之下生生憋出了一个嗝。
  
  本就肃静的片场一顿,各色的视线隐晦的扫过床幔。
  
  其上有个璧人正裹在被中,纤细的肩膀微微露出,带着点瑟缩和颤抖,像朵脆弱不堪的白荷花,直让人想狠狠蹂|躏一番。
  
  嗤笑和嘲讽的声音在诸人心中响起,所有人都知道导演没说完的半句话是什么——
  
  徐念把你在金主床|上的劲儿拿出来,装什么清纯。
  
  这种众所周知的秘密,哪用得着把话都说出来呀。
  
  谁不知呢,她徐念可是闻人家少爷的心尖宠,只是没人敢明说罢了。
  
  坐在床上的徐念手指一僵,垂下眼睛安静地盯住自己的指尖。
  
  被气的脸红脖子粗的李导,使劲抓了抓头顶,还是剩下的话咽下去,最终只喘了口粗气继续骂。
  
  “你端着个什么劲儿呢你?勾|引人会不会?勾|引不是让你强迫!要媚要美!我他娘的都讲了多少遍了啊!”
  
  说到这里李导泛起几丝心酸,“我他娘的都演给你看了,你他娘的到底要我怎么样啊你啊!”
  
  话到这里,所有人心里涌起一股生理性的恶心,当初的头顶只剩几根毛的李导,穿着齐胸襦裙抱着帅气威武又迷人的皇上。
  
  厚重的眼袋遮住了本就细小的眼睛,他半眯着试图表现出迷离的神色,随后嘟起厚厚的嘴唇子,对着皇上撒娇扯着他的衣袍拱进他的怀里……
  
  那场景,可真是辣眼睛……
  
  皇上的视线落在徐念绕在一起的手指上,白嫩的手指被宽大的戏袍遮住,只露出粉嫩嫩的指甲和细细的指尖,悄悄地在袖子下扭成一团。
  
  他不自觉得捻了捻手指,不动声色地拉上被子盖住泫然欲泣的她,这才扯了扯自己的戏袍对着导演走去。
  
  到跟前时给导演递了一杯水,哼笑一声,“导儿,我得歇歇,对着小姑娘实在下不去手啊。”
  
  皇帝的饰演者名侶魏,成名多年的影帝。虽然年纪不大,但入圈已久,15岁入行,至今已有14年,不足而立的年纪,却稳坐第一阶梯。
  
  导演,名李归,年四十有余,拍片水平就是三角函数,起伏极大,好片烂片五五分成,但胜在票房高。
  
  他接过侶魏递的水,气哼哼地斜了一眼床上,“辛苦你了啊。”
  
  徐念在被中冷静了一会儿才出来,小脸上已恢复冷淡,只是眼中还闪着盈盈的泪光。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本在看笑话的众人心尖一颤,乌发轻挽,略显凌乱地发丝落在雪肌之上,红唇和特意染红的两颊捧着含泪的双眼,脆弱又强忍的模样,惹人心疼。
  
  几个年轻的工作人员红着脸避开了视线,刚刚心中的嘲讽和不满竟化成了愧疚,连带着对导演也有些抱怨,对这么柔弱的女孩子怎么可以这个样子讲话。
  
  倒是几个女主演眼神有些微妙,相互看了一眼,嘴角噙着意味不明的笑低下了头。
  
  李导见她这样子又是一阵头疼,但对着她幽幽的视线,和这张脸竟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他侧头避开,恨铁不成钢地骂道,“回去歇着!明天再拍!”
  
  徐念抿着嘴对着各个方向鞠了一躬,“麻烦了,辛苦大家。”
  
  带着口音的话语有着一股子的淳朴味乡村风情,让穿着古装的她竟然人跳戏到了乡村爱情,众人嘴角一抽,徐念真的是…
  
  除了脸,一无是处。
  
  ————————
  
  不多久,一条消息飞快地爬上了热搜,是一段聊天记录的截图。
  
  A:她今天又被骂了。
  
  B:哪个
  
  A:姓X的呗,还能有谁成天被骂。
  
  B:这不很正常嘛,有啥好说的
  
  A:啧,你是不知道,今天和影帝拍一段床戏拍了二十多条都没过,整整一天呢!
  
  A:而且,这次说的可难听呢,床戏都不会,装什么呢…
  
  B: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李导啊,一语中的啊姐妹
  
  博主这条动态下的评论分外的和谐。
  
  ——徐念:都坐下,常规操作。
  
  ——啊啊啊!徐念你他妈的离我们魏魏远一点!
  
  ——问,拍完之后李导的头发还剩多少?
  
  ——李导:我太难了…
  
  ——徐念啥时候能不演戏啊,安安静静的当个花瓶多好!
  
  徐念面无表情地关上手机,放在窗沿的手指渐渐收紧,粉粉的指甲一点点变成了白色,凸起的指节细瘦的有些可怕,整个手像是绷紧的弓,再有一点点整个人便崩裂开来。
  
  “扑通”,一声轻响。
  
  她僵直地视线起了几分波澜,徐念把眼神移向一旁的鱼缸,一个三角形的小石子缓缓落到水底。
  
  鱼缸里空荡荡的没有一条鱼,只有一颗水草悠悠荡了两下,又渐渐直了起来。
  
  这里边曾经有鱼,有好些鱼,那是在她刚搬进来的时候买的,十来尾这些鱼又生了些小鱼儿,每到喂食儿的时候里边都花花的一片,挤到一起挣食儿。
  
  只是,后来,渐渐像现在的她,死在了这灯红酒绿糜烂的娱乐圈。
  
  徐念冷笑一声,拿起捞网轻轻捞出这个石块。这是鱼儿们的坟墓,可不能让别的乌七八糟的东西污染了。
  
  她翘着手指,从网中捻起这个不足拇指大的小石块。
  
  石块整体呈现灰黑色,是一个四面的小金字塔形,有太阳的余辉打在其上,漂亮的偏光色从中闪过,有种摄人心魂的魅惑。
  
  徐念眼前一恍,耳边传来一阵清脆的声音,“欢迎启动演员训练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