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红色尖兵之天狼突击队 > 第六章 戈壁遇袭 中

第六章 戈壁遇袭 中

蓝怡从董事长办公室时走出来。她把文件送回自己的办公室,然后乘电梯下楼,走到公司门外等方可爱。
  巨大的花坛背后,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一直在盯着从公司进进出出的每个人,见蓝怡走了出来,还是一个人,他赶紧悄悄地从花坛背后绕了一周,从蓝怡身后向蓝怡走去。
  “我新画了眉毛,你看是不是比刚才好看多了。”方可爱突然从公司门口跑出来,挽着蓝怡的胳膊说道。
  见好不容易盼来的时机就这样失去了,黑衣男难免有点沮丧,他假装掏出手机接电话,转身向停车场走去。
  公司的迎宾员把蓝怡的甲壳虫开过来,蓝怡开车带着方可爱向芭莎公主婚纱店驶去。两人一路有说有笑,讨论着该选什么样的婚纱,结婚那天梳什么发型,化什么妆,全然没有注意到,后面有一辆黑色的奥迪一直鬼鬼祟祟的跟着她们。
  蓝怡把车开到芭莎公主婚纱店门口,和方可爱下车走进大堂。
  这应该是这座城市最好的婚纱店了,几乎每件婚纱都能让站在面前的女人痴迷不已,蓝怡和方可爱很快看得眼花缭乱,不知道选哪件才好。
  正当她们陷入纠结的时候,一位店员走了过来,对蓝怡说:“打扰您了,门外有位男士找您。”
  “找我,谁知道我在这啊,莫非是江寒回来了。”一想到江寒,蓝怡的脸腾地红了,她撇下还在向各种婚纱行注目礼的方可爱,随服务员来到大堂。
  “奇怪,那人怎么走了?”
  “是谁啊,长什么样?”
  “我也说不好,穿了一身黑衣服,刚才你们两位进来后,他就在门口徘徊,后来就直接推门想进来,我看他不太像好人,就把他拦下了,他说是来找你的。”服务员一指窗边的沙发,继续说,“我就让他坐在这里等,可是,这会儿他又不见了,真是一个怪人。”
  “是谁呢?”蓝怡心想,“肯定不是江寒了,他从来不会偷偷摸摸的,而且他的样子怎么也不会被误以为是坏人,一看长相就正气凛然。”
  蓝怡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出现了小时候的一幕场景。
  爸爸妈妈带着自己到江寒家里玩,她带着布娃娃要和江寒一起玩过家家,可江寒却拿出了变形金钢、忍者神龟、蝙蝠侠等一大堆玩具,说要和她玩打仗游戏。最后两人商定,先玩一会儿过家家,再玩打仗游戏。
  玩着玩着,蓝怡问江寒:“你长大后要做什么。”
  “我长大了要去当兵,做中国的超级英雄,带领我的部下拯救世界。”江寒自豪的说,“那你呢,你长大了想做什么?”
  “那我就嫁给超级英雄!”蓝怡脱口而出。
  他俩的对话,被在一旁喝茶聊天的四位大人听到了,大人笑得前仰后合,两个孩子感到好奇怪,好好的,他们笑什么呢?
  在蓝怡想着江寒的时候,江寒也想着蓝怡。爱情有时就是这样神奇,心有灵犀的一对恋人,想到的恰好是同一场景。
  车辆一阵颠簸,把江寒从甜蜜的回忆中拉到现实。
  “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见段剑持续开车着实有些疲劳,江寒又找话和他聊了起来,要让一个男人兴奋,话题当然要围绕女性展开。
  “我就俩条件,你猜都是啥?”
  “这还不好猜,母的,活的!”
  “哈哈,我对男人和充气娃娃都不感兴趣。”
  “那你的两个条件是啥?”
  “第一是漂亮,第二还是漂亮!”
  “就说你是外貌协会的得了,漂亮能当饭吃吗?”
  “怎么不能呢,要不怎么有个词叫秀色可餐呢?我告诉你,我要找就找上次接我电话那个女参谋那样的,光听她的声音我就浑身像过电一样,绝对是美人一枚。”
  “我也告诉过你了,听声选美是最不靠谱的,要我说你应该考虑一下心理辅导中心的周莹,又温柔又贤惠,还是医生,和咱特种兵是绝配。”
  “我可不想找个知心大姐,我心里健康着呢、阳光着呢!”
  “嘎吱!”两人正在打趣,头车来了个急刹,原来,头车司机有点犯困,刚拿起水袋想喝口水精神精神,不料一个黑影从路边冲出,司机一脚刹车踩到底,勉强在黑影前把车停止了,水袋里的水洒了他一身。
  “洞幺,什么情况?”江寒拿起战术电台大声喊道。
  “洞叁,有不明人员拦车。”
  “全体注意,按5号方案处置。”江寒下达了命令。
  段剑和江寒赶忙下车,交替掩护靠近第一辆车查看情况。其余车上的武装队员向路两侧散开,子弹上膛实施警戒,茫茫戈壁的简易公路上,气氛骤然紧张起来……
  段剑和江寒每人手中一支手枪,在车队的一左一右,交替掩护前进。
  当如临大敌的两人抵达前车位置才发现,原来情况并非预想的那样严峻。
  “怎么回事?”江寒问头车的驾驶员,一位个子不高、长得很敦实的四级军士长。
  “江组长,我正开着车呢,这女孩突然从路边窜出来,差点撞上了。”驾驶员不无懊恼地说。
  段剑和江寒同时打量这个女孩。
  只见她扎着马尾辫,粉颈上围着一条红格子纱巾,上身穿一件素色的冲锋衣,下身穿一条破了几个洞的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马丁靴,后背背着一个大大的户外背包。
  论颜值,这个女孩可以说是中上之姿,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略有一点红肿,似乎刚刚哭过,高高的鼻子,嘴角上扬,显得非常俏皮可爱。年纪估计也就20出头,正是花一样的年华。
  虽然被一群全副武装的男特种兵围在中间,但女孩一点也不害羞,更不害怕。她还保持着拦车时的姿态,双臂平举,两腿叉开站在车前。见段剑和江寒上上下下打量自己,她也上上下下把段剑和江寒瞅得仔细。
  见状,段剑一拉枪栓,子弹上膛,用枪指着女孩,向她怒目而视。
  这时,女孩有些害怕了,平举的双臂慢慢向上,变成了投降的姿势。
  “我还以为你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呢。”看到自己的恶作剧又一次奏效,段剑像个孩子似的笑了起来。
  “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段剑说。
  女孩也放松下来,掏出身份证递了过去。
  段剑仔细检查了身份证,又看着身份证上的照片和女孩反复比对,没发现什么问题,把身份证还了回去。
  “说说吧,你为什么拦车,不会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吧?又或者,你想碰瓷解放军?”段剑问。
  “我和男朋友吵架了,他把我扔下自己跑了,我已经走了整整一天,水喝完了,食物也吃光了,要是再不拦车,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了。一般的车我也不敢拦,你们是军人,肯定不会是坏人,求你们帮帮我吧。”女孩焦急的说。
  听了女孩的话,段剑他看了看江寒,眼神里的意思明白无误,那就是,我们把她带上吧。
  江寒坚定的摇了摇头。
  女孩看出了端倪,赶紧向江寒说:“要不把我带到下一个城镇也行,我自己实在是太危险了。”
  江寒说:“对不起,我们是在执行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不仅需要绝对保密,而且有很大我风险性。你自己一个人,或许比和我们在一起更安全。”
  “怎么会呢,我看你们都不是一般的军人,一看见你们我就有安全感,还是带上我吧。”女孩接连哀求。
  “对不起,我可以给你留下足够的食物的水,你自己想办法联系你的男朋友,或者拦别的车也行,我想我们只能帮到这了,请你理解。”江寒的口吻仍是不容置疑。
  “我说师傅,我觉得我们应该帮她一把。”段剑忍不住发表不同意见。
  “不是我不愿意帮她,而是我们执行的任务不允许,万一出了意外,我们谁也负不了这个责任。”
  “我们执行任务为的是啥,最终不还是为了祖国和平发展,人民安居乐业吗?我觉得我们帮助她,就是在为人民服务,就是在践行我军宗旨,我还是觉得应该帮助她,至少像她说的那样,把她带到下一个城镇。”
  “你小子又来狡辩,这是军事行动,这次行动我是负责人,还是我说了算。”
  “不行,我拒绝执行你的命令,你不能搞一言堂,要善于倾听部署的合理化建议。”
  “别啰嗦了,我们还得赶紧执行任务呢。”
  “这个问题不解决,我就不走了,要不,咱请示基地总部吧,看齐司令怎么说!”
  “好吧!”
  江寒知道,段剑上来倔脾气,一般人很难说服他,只有齐司令的话,他是不敢不听的。
  在基地总部,齐司令和值班的上尉商讨完作战分队调人的事,正准备离开,突然,视频电话系统传来来电提示音。
  “是灰狼1号!”上尉看了一眼向齐司令报告。
  “怎么回事,出情况了吗,快接进来。”齐司令说。
  视频电话接通,齐司令看见段剑、江寒,还有几名战士,正围着一个年轻女孩争论着,皱了皱眉头,“这帮小子,不好好执行任务,又搞什么鬼?”
  “齐司令好,我是段剑,我们在执行任务途中,遇到一个向我们求助的单身女孩,我感觉把她一个人留在沙漠里太危险,可是江寒坚持认为执行任务最重要,不同意带上这个女孩。现在我俩僵在这了,你给我们拿个主意吧。”
  “确认她的身份了吗?”
  “我仔细检查过她的证件,虽然不敢百分之百确定,但依我看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这女孩看起来不像是坏人,司令你亲自看看,这女孩多可怜。”
  大屏幕里,出现了女孩的近景头像特写,女孩眼角泛着泪花,上牙紧咬下嘴唇,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首长,你就让他们帮帮我吧,我保证不影响他们执行任务,就让他们把我送到下一个城镇就行。”女孩也看到了屏幕里的齐司令,赶忙哀求。
  “好了好了,江寒啊,我看还是把这个女孩带上吧,就按她说的,把她带到下一个城镇,一定要注意安全。还有,让女孩坐你们的车,你们一起解决好这个问题。”齐司令明显心软了。
  “是,保证完成任务!”江寒向着屏幕中的齐司令立正敬礼。
  “谢谢司令,我就知道你会支持我。”段剑接过视频电话说道,之后挂断了电话。
  “怎么样,听我的就好了吧。”段剑向江寒做了一个鬼脸。
  “真服了你了,赶紧出发吧,我们已经浪费15分钟了。”江寒抬腕看看战术手表,无奈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