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红色尖兵之天狼突击队 > 第五章 戈壁遇袭 上

第五章 戈壁遇袭 上

茫茫戈壁大漠的深处,两辆武警巡逻车载着十几名武警官兵,在例行巡逻。
  带队干部是个年轻的中尉,看脸眉清目秀,颇有几分书卷气。看身材则是标准的肌肉男,健硕有力。
  他叫张杨,是武警部队的优秀狙击手。在一次狙击比武中,他先是在400米外连续命中刀刃、硬币、弹壳等7个目标,随后又挑战对空飘气球拖动的运动小目标射击这个高难项目。当天射击场的风比较奇怪,风向飘忽不定,风力时大时小,好多资深狙击手都失手了,只有张杨3发3中,赢得满堂喝彩的同时,把奖杯风风光光的捧了回来。
  巡逻队途经一座荒镇,张杨惊奇的发现,往日人迹罕至之处,今天突然涌入好多人,显得格外热闹。
  路边本来是杂草丛生、布满碎石瓦砾的,现在有好几处被清理出来,摆上了小摊。几个身着新疆服饰的男女,正在烤全羊,两只肥嫩的小羊在炭火盆上方的铁架子上缓慢转动,肉皮已经烤成了褐色,油脂不时滴落,香味四溢。
  前面的桌子上,还摆着两只烤好的羊,几名食客手拿刀叉大块朵颐,吃得那叫一个香,让人看了垂涎欲滴。
  旁边的小摊,有卖酒水饮料的,卖水果干果的,卖烤馕卷饼的,每个小摊都吸引不少游人驻足。
  巡逻车上,一名维族武警战士双眼紧盯着烤全羊的摊子,战友们逗他:“咋的,馋虫被勾上来了。”
  “嗯,我感觉他们的手法非常正宗,没有一点破绽,味道也肯定是极好的。可是有一个问题,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烤这么多羊,卖给谁呢?”
  “卖给谁,你想多了吧,没见这么多人呢吗,一人一口就把羊吃了!”
  “得了吧,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能吃,而且你看,那边还在杀羊呢!”
  “是有点蹊跷,这地方咱每天都来,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不过,现在有些什么所谓的驴友就爱往没人的地方跑。还有一些极限运动的爱好者,哪危险去哪,你说他们这么爱冒险,咋不来当兵呢?”
  “自己想冒险的时候就冒险,和每天都可能面临生死抉择,那能一样吗,人家追求的是自由。”
  两名战士的话,张杨都听在耳中,他似乎在认真倾听,又似乎根本没有在意,因为他的眼睛一直在盯着这些突然出现在荒镇中的不速之客,仿佛对每个人进行X光扫描。
  “驾驶员留下看守车辆,其余人员跟我下车,认真检查每个人的证件,一个也不能放过。这里靠近边境,大家多加小心。”张杨手持对讲机说道,他所乘的车和另一辆车上的武警战士闻令而行,下车开始检查。
  张杨一连检查了十几个人的证件,他发现了两个问题,一是每个人的证件带的都非常齐全,没有人忘带证件,而且证件都在随身的口袋里,好像准备好了要迎接检查似的。二是每个人的证件都是崭新的,按理说这些驴友经常四处旅游,证件应该磨损得比较陈旧才合常理。
  可是,他也没办法仅凭自己的怀疑就认定这些人有问题,更不能把这些人全部抓起来进行审查,只好让战士取出证件核验系统,把这些人的证件逐一扫描到系统中进行核验。可是,边境地区网络信号实在太差,核验迟迟无法进行,没有办法,张杨只能带领战士离开荒镇,继续巡逻。
  “哪里不对劲儿呢?”虽然离开了荒镇,但张杨一直在苦苦思索,他的大脑飞速动转,刚刚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画面,每一句对话,每一个动作都在脑海中回放。可是任凭怎么想,怀疑终究只是怀疑而已。张杨拿出同步数据识别装置,准备把扫描的证件信息传回总部进行进一步审核,可是网络实在是不稳定,进度条走一走就停住不动了。
  段剑还在驾车飞奔,他已经连续开车6个多小时了,为了给他提提神,江寒从随身携带的作战装具地图册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在段剑的眼前晃了晃。
  “来,今天让你开开眼,看看你未来的嫂子,是不比你刚刚看的女军官背影照和旗袍美女强十倍!”
  “呦嘿,我说你平时蔫了吧唧的,真没看出来艳福不浅啊,还隐藏得这么深。”
  “隐藏啥,我和她在一起的时间,可比和你在一起少多了,要不是一直随身带着这张照片,我怕自己都忘了她长什么样。”
  “军人都这样,何况咱还是特种兵呢。”
  “我没说军人不好,你知道,我最热爱这身军装了,可有时想想,真挺对不起蓝怡的。”
  “原来她叫蓝姨啊,这不比你大着一辈呢吗,怎么,你想学杨过,娶姑姑为妻啊。现在虽然不拘那些封建礼法,但我可提醒你,近亲结婚可是通不过审批的噢。”
  “别瞎说,是竖心旁的怡,景色怡人知道吧。嗨,和你这个大老粗说这个,你能听懂吗?”
  “哈哈哈,瞧你急的,我这不逗你玩呢吗,说正事,啥时吃你们的喜糖啊?”
  “这个嘛,赶紧把大红包准备好吧,这次任务完成后,我就请全队喝喜酒,到时候,我就彻底告别单身狗喽。”
  “告别单身狗能把你乐这样,看来你真是没救了,知道你这叫啥吗,为了一片树叶放弃整片森林,因为一朵小花告别整个花园。”
  “那你知道你这叫啥吗?叫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有能耐,你也去拣一片树叶,摘一朵小花来啊。”
  “我得先广泛培养,之后再重点选拔,就像作战分队挑咱们一样,一定找一个千里挑一、万里挑一的大美女。”
  “别逗了,一个小小背影就把你迷得颠三倒四,依我看啊,你能找个女的愿意跟你就不错了。”
  “哈哈,咱用事实说话,看我到时候用实力打你的脸。”
  “好的,我等着你。对了,我已经打完报告了,结婚之前在基地开一个婚前单身派对,咱们好好乐呵一下,也以此告别我的单身生涯。”
  “太好了,没想到你这么古板的人还有这么新潮的想法,我都有点对你刮目相看了,那地点选在哪了呢?”
  “还能选在哪,就咱基地的大食堂呗。”
  “得得得,我收回刚刚说的话,咱们只要没任务,就天天吃食堂,我一进去就没胃口,闻到那里的味都饱了。在食堂里,你哪怕给我做燕窝鱼刺、海参鲍鱼,我吃着也是土豆白菜的味儿。”
  “你这说的有点夸张了吧,我觉得咱的食堂还挺好的,至少营养搭配、干净卫生。”
  “那是你味觉麻木好吧,依我看,还不如去兽营来个BBQ过瘾。”
  “兽营?!这主意咱队里恐怕只有你想得出来,你忘了在那里是怎么被折磨的了吗,是个正常人都不想去第二次。”
  “特种兵就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人,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是正常人。”
  “你就是个变态。”
  “哈哈哈,随你怎么说。”
  段剑和江寒一拌起嘴来就没完没了,别看江寒平时和别人在一起时话不多,但遇到段剑从来不落下风。
  坐在后排的霍斯曼开始还一句一句仔细听着,听到后来一是对话越来越不着调,二是思维太跳跃也跟不上节奏,索性就不听了,专注地凝望着车窗外的风景,似乎陷入了沉思。
  “不是我说你,偷偷摸摸找个女朋友我就不说了,快结婚了还主动申请出任务,也不留下来好好准备准备,真是服了你了。”段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江寒没必要非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任务,就直言不讳地说了出来。
  “咋叫偷偷摸摸了,蓝怡和我可是如假包换的青梅竹马,从小学到高中,我们一直是同学,她也一直是学校的校花,人长得漂亮、学习成绩又好。上高中的时候,多少男生追求她,可她偏偏就爱我一个。”江寒不无得意的说。
  “我看这蓝怡哪都挺好,就是眼神不太好。”段剑打趣道。
  “高中毕业后,她上了财经大学,我上了军校,我们从书信往来到电话联络,再到短信传情微信热聊,爱情长跑一直跑了七八年,也该修成正果了。”
  “那可算你捡着了,这年头,想找一个不爱慕虚荣,温柔体贴又理解军人职业的女孩,实在是太难了,你没发现吗,咱队里一大半小伙子都单着呢!”
  “是啊,让军人成为全社会最尊崇的职业,其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以前的女孩能喊出‘吃菜要吃白菜心,嫁人要嫁解放军’的口号,现在的女孩呢,都奔着高富帅去了。”
  “看来我找女朋友,也有好长的路要走啊。你这找着了,真应该好好珍惜,以后少出点任务,多陪陪你家‘阿姨’吧,哈哈。”
  “我告诉你段剑。”江寒突然郑重其事的说,“中国军人只有两种状态,一种是打仗,一种是准备打仗。古代军人讲的是枕戈待旦,我们讲的是今夜准备战斗,其实都是一个意思,那就是以身许国,忠于使命。我吧,毕竟年纪大了,用不了两年可能就要退出作战分队了,这样的任务,能多出一次就多出一次,因为机会真的不多了。特别是带你这种新人出任务,是手把手的传帮带,把队里的好传统和我多年总结的经验教训传下去。你记住,你将来总有一天要面对和我一样的情况,那时,你也要像我这样做。”
  “我已经不是新人了好吧?”段剑想反驳几句,但看江寒说得恳切真挚,情绪又有点低落,就没好继续往下说。
  江寒沉默了好久,扭过头去望着远方,段剑估计,江寒是要调整一下情绪,防止眼泪流出来,虽然是铁打的硬汉,但其实江寒挺多愁善感的。
  过了一会儿,江寒转来头来看着段剑:“你记得你刚入伍的时候什么样吗?”
  “当然记得,那怎么会忘。”段剑随口答道,思绪一下子被带回了八年前。
  那天,下着瓢泼大雨,段剑拿着高三摸底考试的成绩单回到家,找父亲签字。父亲扫了一眼成绩,勃然大怒,把成绩单揉成一团摔到了段剑脸上。“我怎么生了个你这么不争气的儿子,一点儿也不像我。”
  “你就是个暴君,从来不顾及我的感受,我怎么可能像你?”段剑也生气了。
  “小样,还说会顶嘴了,我问你,为什么不好好学习?为什么每次考试都排到后面去?”
  “我不愿意读书,我要当兵去!”
  “学习都学不好当什么兵,未来的军人都是知识型军人,像你这样的,到了部队当个炊事员人家都得嫌你不会炒菜做饭。”
  “你当年不就是炊事员吗,部队是个大熔炉,能把每块矿石练成好钢,能让每个人都成为合格的军人。”
  “那我问你,你知道什么是军人吗?”
  “我现在还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要离你远远的!”
  “我告诉你,仅凭一时的冲动是永远当不了合格军人的,你这样不学无术就想靠当兵逃离家庭、一走了之,是对军人这个崇高职业的亵渎。”
  “随你怎么想,明天我就去报名参军!”
  “有种你就去,我告诉你,你到了部队不许说是我的儿子,你也别幻想得到我一丝一毫的庇护。”
  听父亲这么说,生性倔强的段剑瞪大了眼睛,盯着父亲身上的军装,肩膀上的两杠四星是那样的刺目,又那样令人神往。他斩钉截铁地说:“我也告诉你,我会成为一名军人,一名真正的军人,并且,我从不需要任何人的庇护!”
  说完,段剑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摔上了门,把父亲隔在了门外。
  领到一身绿军装,登上军列奔向遥远的部队,段剑以为父亲能来送送自己,结果直到军列开动也没见到父亲的身影。
  第一次面向军旗庄严宣誓,第一次踢着正步接受首长检阅,第一次拼尽全力在武装越野中拿了第一名……
  在雨中进行格斗训练直到累瘫在泥水里爬不起来,在丛林中潜伏两天一夜身上被蚊虫咬了一身的包直至中毒昏迷,演习中机降到敌后方实施突袭被团团围住拳打脚踢……
  因为训练成绩优异荣立三等功,努力学习考入军校深造,毕业时参加了一场残酷的训练和选拔最终加入了带有试验性质的特种部队……
  段剑的脑海里像放电影似的出现了一幕幕镜头,最后,镜头定格在加入特种部队那天,江寒开着一辆敞篷猎豹指挥车来接自己,车快到的时候一个漂亮的漂移甩尾,稳稳停在自己身前。
  “我叫江寒,跟我走吧。”
  只见江寒头戴黑色贝雷帽,鼻梁上架着一个经典款的雷朋太阳镜,围着战术围巾,穿着特种部队的猎人迷彩服,脚上是一双丹娜新款作战靴。那派头,那气质,一下子就把段剑折服了。
  上车之后,段剑就说了一句话:“师傅,我以后就跟着你混了!”
  “想啥呢,好好开车!”江寒的一句话,把段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我告诉你段剑,不管你将来的军衔有多高,看到我都要先敬礼,再喊我师傅。”江寒继续正色道。
  “哪种师傅?是唐僧啊还是菩提老祖?关键问题是八戒二师兄在哪了?”段剑总能把江寒的话题带到沟里。
  江寒干脆不再搭理段剑,他刚酝酿好的情绪又被段剑这小子搅乱了。想着自己的一身本领早就被段剑学了去,而且还显现出青出于蓝的态势,江寒又开心起来,脸上洋溢着淡淡的笑容。
  荒凉的戈壁大漠被一条笔直的公路分成两半,路的尽头直接地平线,一眼望不到边,江寒段剑这个特别行动小组的3车编队带着滚滚烟尘一路向前。
  路总是有尽头的,江寒这样想着,不知道路的尽头会是山重水复还是构暗花明,随他去吧,当下,他把与蓝怡的照片紧紧握在手中,眼前浮现出蓝怡的俏丽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