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红色尖兵之天狼突击队 > 第二章 危机四伏 上

第二章 危机四伏 上

霍斯曼的右侧,坐着一名头戴黑色头套、双手被牢牢绑在后背,连双腿也缠上了约束带的家伙,这是中方协助K国遣反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恐怖组织线人。不知他听不听得懂段剑与江寒的对话,反正一路之上,他一直很安静。在他的心里,无疑隐藏着天大的秘密,也许他正在思考,是让这些秘密永远烂在自己的肚子里,还是用一些秘密换取生命与自由。
  江寒抬腕看了看多功能战术手表,与上级规定的联络时间到了,他晃了晃手表向段剑示意,段剑心领神会,拿起海事卫星电话接通了总部。
  “东风东风,灰狼1号汇报情况。”
  “这里是东风,有话请讲!”
  基地综合作战指挥大厅内,一位身形婀娜、身着特种部队迷彩服的女少校欧阳娜接听了段剑的电话。
  海事卫星电话听筒里传来的既曼妙、又带着几分性感的年轻女性声音,让段剑楞神了足有3秒钟,“押运行动一切正常,现在我们已经进入23号区域,预计可以按计划完成任务!”
  “那好,如果没有意外情况,到下个规定时间再联络!”欧阳娜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给通话对象造成的春心萌动,又或许,她对这种情况见得太多,早已麻木了。说完这句话,她随手挂断了电话。
  那边的段剑兀自对着电话大喊,“等等,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回应他的,却只有听筒里传来的一阵嘟嘟声。
  “嘿哥们,刚才的电话竟然是个妹子接的,声音巨好听,比那个什么林志玲强一百倍。”
  “声音好听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吗?”
  “我敢跟你打赌,她一定是一个大美女。等咱执行完任务,我一定得回总部见见她。”
  “那可不一定,你听说过电台定律吗?那些主持人声音越好听,颜值往往越低!就怕你是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到时候再输我点啥,你不得跳楼啊。”
  “就咱这体格,六楼以下跳都摔不死!”
  ……
  听着他们谈起女人,霍斯曼也来了兴致,用他那K国口音的中国话说道:“你们中国女人的声音就是很好听,长得也漂亮,性格还温柔,我倒希望能找一位中国太太。”
  “真找了你就知道厉害了!”段剑和江寒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霍斯曼听了一楞,随即转移话题,“说点正事,真是太感谢你们了,帮助我们遣返重要的恐怖组织线人,一定会对我们打击恐怖组织的行动起到巨大帮助。”
  “客气话就不用说了,以后别总让我们帮你们擦屁股就谢天谢地了!”段剑毫不客气地说。
  霍斯曼显然没听懂这句话的意思,“擦屁股是什么意思?这件事我们一般不会请人帮忙的!”
  江寒强忍着没有笑出来,“没事,他和你开玩笑呢。”转头向段剑说:“你小子能不能别在执行任务中乱开玩笑,小心我回去向齐司令告你的状,就说你影响中K友谊。”
  总部那边,欧阳娜的值班结束了,她把相关情况交接给一位上尉战术参谋,在值班表上龙飞凤舞地签下自己的名字,不知是出于军人的敏锐还是女人的第六感,欧阳娜提醒上尉,“你要随着关注任务车队的动态,他们所处的区域可不太平。”
  就在欧阳娜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位气宇轩昂的大校军官走进了总部基地作战指挥室。他浓眉大眼,身形高大,虽然两鬓已有不少白发,但腰杆挺得笔直,走起路来虎虎生风,充满了职业军人特有的阳刚之气。
  “齐司令好!”欧阳娜一见此人,赶紧立正敬礼。
  “你好,去忙吧!”齐司令回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微笑着说。
  这位齐司令在基地当1号首长已经有五六年了,按说以他的资历和任职经历,早就应该提拔使用了。毕竟在军界,真正参加过实战的高级领导干部并不多,而齐司令,不仅参加过几十年前那场边境战争,而且一直处在战斗一线。有一次,时为尖刀班班长的他带着全班连夜向敌纵深穿插,不料和敌一个排遭遇在狭小的山谷中,齐司令身先士卒,带着全班战士和数倍于己的敌人近身肉搏,最终只有他和另一名战士幸存下来。遭遇战后,他俩继续向着预定地域进发……这种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事儿,齐司令经历过好几次,至今他的身上还有十几次伤疤,身体里还嵌着两枚无法取出的弹片。
  基地的干部战士,对齐司令可以说是又爱又怕,爱的是他平时没有官架子,和谁都能聊一块去,和谁都能玩一块去,还专爱找年轻人交朋友,甚至有好几个列兵都成了齐司令的忘年交。非正式场合和业余时间,齐司令就成了“老齐”,是每名官兵的知心大哥。
  要说恨,恨的是齐司令抓训练、搞战备那叫一个狠,每年几次强化训练和考核是少不了的,训一次就能把人披一层皮。而且,他还动不动就搞突然袭击,不打招呼就把部队拉到天南海北,在完全陌生的地域开展实战化的训练,缺衣少吃、没有保障、没有支援,还要完成难度系数极大的各种演习任务,为的就是把每个人的潜力都挖掘到极致,把每个人的体力精力都消耗到极致,让人想想都害怕。
  有一年冬天,他带着作战分队在南方某海岛刚刚完成了抓捕恐怖分子的任务,突然又安排了北方的一个重要行动,直接把队员突运到了内蒙古境内的一个演习场,和北方一支特种部队的精英进行了一场6天7夜的对抗演习。当地气温零下三十多度,从南到北的队员们毫无准备,穿着单衣就上了战场,结果还硬是把对手击败了。那一仗打下来,让齐司令很是骄傲了一阵子,逢人便说,我们的队员都是铁打的,冻不坏、打不死,赶上当年打长津湖战役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了。
  近两年,齐司令马上就要提拔任用、晋升军职干部和少将军衔的消息传得满天飞,可传来传去就没了下文。听说,有一位更高级别的首长相中了齐司令,一直想提拔他,可又觉得没有人比他更合适在这个具有为改革转型和提高战斗力趟路的基地当司令,所以一直把他死死按在基地司令这个位置上。还有人说,齐司令锋芒太露,经历和能力都太过优秀,有位首长说要好好磨砺他一下,让他受点挫折,这样才堪大用。
  有人背后议论,“人有能力是好事,但太有能力,以至于别人都无法取代你,那就不一定是好事了。”这话传到齐司令的耳朵里,他只笑了笑,啥也没说。
  基地总部指挥中心里,齐司令走到三维投射的作战地图前,眉头紧锁,面目凝重。“值班参谋,改变定期联络的通联方式,每五分钟主动与任务小组进行一次电话联系!”
  值班的上尉站得笔直,“报告司令员,由于纬度和地域的关系,20分钟后,通讯卫星临空时间段就结束了,我们将无法有效保持与任务小组的联系。”
  “我知道了!”齐司令点点头,“该来的想躲也躲不掉,这对任务小组的同志也是一个锻炼。况且,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应该赋予他们自主处置突发情况的权力,我们也要用人不疑嘛。”
  见齐司令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上尉的立正姿态也不那么生硬了,“司令员,既然这样,那我周末能不能申请休息一天?”
  “你小子处对象了?”齐司令笑着问。
  见司令笑了,上尉彻底放松下来,“我和任务小组的江寒是陆院同学,同一届同一班的那种,上下铺睡了四年呢,周末我去参加江寒的婚前单身狂欢派对,还得提前去帮他准备准备,所以……”
  “还什么婚前单身狂欢派对,你们这帮年轻人啊。”说到这,齐司令似乎露出了些许神往的表情,不过这表情一闪即逝。
  “那你就去吧,我批准了。现在,你给我查一查作战分队遴选后备队员的相关情况。”齐司令员又回归了严肃认真的表情。
  上尉赶紧从电脑里调阅资料,打印出一份表格递了过来,表格里详细记录了各单位的报名人员名单和简要情况。
  在齐司令低头认真看表格的时候,上尉又小心地说,“司令,欧阳娜又一次报名申请加入作战分队,我都记不得这是她第几次报名了,您看。”他指了指表格下方,欧阳娜的名字赫然在列。
  “这丫头有点儿意思,都不是不爱红妆爱武装的事了,是真想上战场和敌人短兵相接啊,有血性!”齐司令转头对上尉说,“把欧阳娜的电子档案给我调出来。”
  上尉熟练地敲击键盘,很快,欧阳娜的个人情况就被投射在大屏幕上。齐司令发现,欧阳娜在调任作战参谋之前,把基层的各个岗位几乎干了个遍,各种特战培训也几乎都参加过,门门功课都以优异成绩结业,并且,为了入选作战分队,她甚至专门到军医大学进修了战场救护专业。
  “看来她对流血牺牲都有准备,这样的好苗子,入选作战分队的申请为啥一直没能通过?”齐司令问上尉。
  上尉犹豫了一下,似乎在做着某种思想斗争,随后说:“是作战分队的龙队长和秦副队长,每次都对欧阳娜实施了一票否决!”
  “乱弹琴,看来我得好好了解下情况!”齐司令的兴趣点明显被这件事深深吸引住了。
  那边,欧阳娜走进更衣室,手机信号屏蔽随之解除了,一条信息适时闯了进来。发来信息的是她的闺密沈欣茹,一个有着会说话的眼睛和颤巍巍胸脯的性感美女,邀请她一同共进晚餐。
  欧阳娜微微一笑,将手机扔进了个人物品箱,盯着箱底那双精致的粉红色高跟鞋看了几秒钟,又很快回过神来,拿出特种部队专用的油彩在脸上细致涂抹起来。
  她涂得很精细,像普通女孩在化妆一样,但她心里清楚,这油彩是难免会对皮肤造成损害的。一个女孩子,最珍贵的恐怕就是这张脸了。欧阳娜似乎毫不在乎,因为她和普通女孩不一样。每画一笔,她都感觉和心目中的自己更近了一步。
  很快,柜门里侧的镜子中,出现了一张涂满油彩的脸。欧阳娜拿起突击步枪,回身一个精彩的摆腿把柜门关上,转身走出了更衣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