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宫心叵测 > 第109章 真的偷了流星簪

第109章 真的偷了流星簪


  穆霖看到林司乐激动成这样,便知道她与林司乐的关系绝对非同一般。但究竟非同一般到何种程度,却又猜不出来。想问吧,又觉得不好意思,更开不了口。只好在心里各种好奇,嘴上却说起了别的事情:“林司乐,我这次回来,除了怀旧一下以往的种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想了解一下,也不知道林司乐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林司乐听了止住了哭泣,用手擦了擦脸庞上的泪水,这才看着穆霖问:“什么事?”
  “嗯。”穆霖想了想道,“就是当初我被姚昭仪的打时候,姚昭仪说我偷了她的流星簪。但是,她的人却没有在我身上或者住所搜到流星簪。她一气之下,才会将我往死里打。
  关于这件事我直到现在也不是很清楚,我不知道我究竟是偷了还是没偷?如果是真偷了,我就希望把它找出来,还给姚昭仪就是。但是,如果我没有偷,当然就希望姚昭仪还我一个清白。”
  “这个……”林司乐听了沉默了许久,犹豫再三,终于还是叹了口气,看着穆霖道,“姚采女虽然把你往死里打是她的不对,但她也是因为经过叶大人的调查之下,有了真凭实据,知道是你偷的,才会来找你要流星簪。你交不出来,她也找不出来,她一气之下才会发狠,将你往死里打,也是情有可原的。却没有想到,你因祸得福,非但没有被她打死,反而造就了现在懂事的你。”
  ……穆霖淡淡一笑,却没有说话。
  林司乐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从身上摸出一支簪子。簪子一旦拿出来,即使是在这个昏暗的屋里,也能立刻发出一股明亮的光芒。簪子是用上等的白玉做成,雪亮剔透,精巧美丽,两条星型的流苏垂下更显别致和风格,拿在上手举高,放到灯光之下观看,簪子便犹如满手的流星一般随风而动,随风而响,真真是:万紫千红争芳艳,星簪傲世展锋头。
  穆霖看了,知道这支簪子必定就是姚采女当初遍寻不到的流星簪。这才知道姚采女为什么会找不到,原来根本就不在穆霖的身上,而是在林司乐的身上。
  林司乐把簪子交给穆霖,微微叹口气道:“我早跟你说过,我们身为宫女,身份虽然低贱。但只要我们身家清白,手脚干净,做事麻利和勤快。将来年龄到了,自然也能出宫嫁给好人家,幸福地过完下半辈子。但你偏生不服气做一名宫女,总是惹是生非,总是羡慕这羡慕那。看到妃子们有漂亮的簪子拿到尚宫局里来修补,必定就会想法设法把它弄到手。
  这种事情,做一次两次没人知道,但事情做得多了,就会暴露。偏生你不信,还非要把姚采女的流星簪据为己有。唉……”
  林司乐说着又是叹了口气,今晚的她,似乎很喜欢叹气。当然,她除了叹气,也似乎找不到更好的表达方式了。
  穆霖听了心情沉重,她再也没有想到,流星簪竟然真的是她偷了。她一直以为,流星簪不是她偷的,因为她是如此洁身自好的一个人。但是,她却忘了她之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现在听了,她也唯有叹气。她一边叹气,一边理清了这件事情理脉关系,便知道了为什么她的流星簪会在林司乐的身上。
  林司乐一定是知道姚采女来找穆林要流星簪,她因为爱护穆霖,更不想穆霖受到伤害和责骂,便冒着风险,在姚采女还没来之前,就找到了穆霖,把流星簪带走。所以,当初姚采女才会搜遍了穆霖的身子和住所,也没有找她要的流星簪。
  既然没有找到,这就说明姚采女是诬陷穆霖。那么,以穆霖之前的性格,既然被人冤枉了,当然会极尽所能地反驳姚采女,甚至会说一些极端的话来刺激姚采女。姚采女本来就因为没有找到流星簪而暗自生气,也觉得有些理亏,以为真的是冤枉了穆霖。
  然而,当她听到穆霖说的那些尖酸刻薄的话时,便来了火气,这才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将穆霖往死里打。结果,才会有现代的穆霖穿越过来,成了这个时代的穆霖,开创了她在古代的生活。
  穆霖想清楚了这其中的事情,便感叹世事弄人。当初她刚穿越过来,从一名宫女逆袭成二品嫔妃的身份,并不是她有了智谋就可以的,这其中还有许多种种因素造成了她的成功。当然,其中最大的推动者,便是皇上。
  想到皇上,穆霖微微一笑。她真的应该从心里感谢这位仁慈的帝王,如果他不仁慈,而是一个暴君,或者不容许有人犯错的皇上的话,那么,她的欺君之罪必定会让她得到五马分尸的下场。然而现在,她不但没有被治罪,反而活得很好。
  想到这里,她站了起来,看着林司乐道:“林司乐,虽然我不知道你与我是什么关系,但是,就凭你在知道有我危险的时候,便第一时间赶来救我。我便知道,在我过去的生活里,如果没有你一直宠着,护着,爱着。也许我早就死了十次八次了,所以,请允许我在此向你说一声感谢。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关怀和照顾。”
  她说着向着林司乐深深地鞠了一躬。
  林司乐早已被穆霖的一翻话感动的热泪盈眶,她看着穆霖向她行礼道谢,也没有阻止,只是坦然接受。
  穆霖鞠了一躬之后,站直身子,看着林司乐道:“林司乐,天色已晚,我该回去了。”她说着转眸看了下屋子里的每一样的东西,每一个角落,然后微微地叹了一口气,又道,“这里我不会再来了,也就没有必要再禁封了。明天你可以叫人把这里解封,让其她人住进来吧,免得浪费了。”
  “是。”林司乐点点头,不免有些留恋地环视了一下屋子,想到穆霖以前的种种,不免悲从心中来,差点就落下泪来。但她却是忍住了,因为过去的种种已经不再来,而穆霖,也已经不是以前的穆霖,再也不需要她的关心和照顾,更不需要她的担心了。
  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