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宫心叵测 > 第63章 一念是善还是恶?

第63章 一念是善还是恶?


  姚采女笑了笑道:“有些事,不用自己出手,只要把风放出去,自然有人出手整治穆修容。”她说到这里想了想,看着绿盈道,“前两天听说陈太医给穆修容这个贱人,诊断出了一个失魂症,是吧?”
  自从她被贬,穆修容被晋升,她恨穆修容就恨到骨子里去了。她恨不得拿着刀子去捅穆霖几刀,才能解她心头之气。然而,她就算是再恨,却也只能留在幽然阁一时不出敢出阁,以免再次惹怒了皇上,因而永远无法翻生。
  她虽然不出幽然阁,但关于穆修容的事情,却是比谁都关注。只是她没有想到穆修容这个贱人虽然是一个得宠最盛的人,但同时也是一个最多事之秋的人。晋升才两天的时间,她差点就招来杀身之祸。如今又因脚扭伤,而呆在月裳宫出不得殿。这真是老天都在帮她整治穆修容这贱人,一想到这里,她的心里就特别的解气。
  绿盈听到姚采女的话连忙把自己所听到的消息,如实地禀报给姚采女。当然,这些消息这两三天来她其实已经对姚采女说过很多次。姚采女每次都是听得津津有味,仿佛这件事情就是一件千古旷闻,人间罕见,让人百听不厌。
  她耐心地将自己听到的消息再次对姚采女说起:“是的,小姐。奴婢听说四妃几日前一早起来,本来就是想要去月裳宫整治穆修容一顿,让她知晓破了宫规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没有想到皇后却快她们一步,将她们召进了坤宁宫,以为这样就可以让穆修容躲掉一劫。
  谁知穆修容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去坤宁宫给皇后请安,而因撞上了四妃。四妃便轮翻上阵,想要借皇后之手严惩穆修容,却没有想到严惩不成,反而败了一场。败的原因,就是穆修容得了失魂症,忘了落水之前的所有事情。所以,她既然忘记了事情,那么,她犯了规矩也是可以饶恕的。”
  终于说完了,绿盈悄悄地吐了口气。这事说多了,说得她心里烦了,但是姚采女问起,她又不得不说。说完后她便等着姚采女发泄怒气,却没有想到姚采女不像之前那样,听完后会爆发一阵怒气,再将桌子上所有的东西打碎。
  她看到姚采女静静地沉思着,心中不解,便出声询问:“小姐,你怎么啦?”
  姚采女闻言想了想,看着绿盈微笑道:“听说失魂症的病症就是灵魂抽离了肉体,然后,由另一个人的灵魂附身,这个灵魂其实就是人死后残余着一股怨念,不休不灭,这才会附身到另一个活着的人身上。
  我们的穆修容当时被人打死过去,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而且她醒来之后,性格大大转变,却也是人所共知的。不仅如此,她的气质也变了,变得很有像某人。”
  “像谁啊?”绿盈不解地问了一句。
  “你过来,我跟你说。”姚采女伸手一招,绿盈连忙将耳朵贴了过去,听到姚采女低声对她说了几句,她便连连点头。听完,她立即转身离去。
  姚采女看到绿盈出去办事情,这才心情大好地端起面前的茶喝了一口,脸上露出一个千娇百媚的笑容……
  穆霖当然不知道这时候的姚采女在算计着她,她也不知道皇上其实从第一眼看到她时,就已经猜到了她不是那个与他共度一宵的宫女。穆霖和后宫里的每一位妃子一样,以为她能够得到皇上的宠爱,是因为她的算计成功。结果,她们都错了,那是因为皇上的算计和仁慈,才让穆霖成功地在后宫站有一席之地。
  当然,皇上的仁慈也只是他自己定义的仁慈,他能够在后宫里做到保护每一位妃子,不被人打死,冤死。他也能做到只凭一句话就将后宫里的妃子们,和前朝的百官们诛九族的残忍之心。
  一念是善还是恶,全凭他的喜好。所谓一念即是永恒,所以,皇上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层层考虑之后才做的。没有平白无故的仁慈,也没有平白无故的残忍恶毒。
  穆霖现在还不知道皇上是个什么样的人,从穿越过来到现在,在她的身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不是被人打得半死,就是被南瑾抓住痛柄,而因成了他的棋子将她抛入池水,然后她又扭伤了脚,导致她只能呆在自己的月裳宫,哪儿也去不了。
  其实,她哪里也不想去,何况外面依然雪花纷飞,天寒地冻,再加上她的脚伤还未好,又能去哪里?昨天和上午若不是叶成枫来请,她也不会去停尸房。现在她坐在窗边看着外面的雪景,想着这场雪从昨天早上开始下到现在还未停止的迹象,过两天就是冬至了,如果还是下雪的话,不知道皇后特地为她安排找人的宴会,会不会被取消?
  想到这里,她转头看着梅伍吩咐:“去把宣宣叫来,我有话对她说。”
  “是。”梅伍听了脸上闪过一丝不解的神情,但也没有出声询问,而是走出殿外,向守候在殿门口的十几名宫女吩咐道,“你们派人去叫宣宣过来,穆修容有话对她说。”
  “是。”其中一位宫女领命而去。
  梅伍转身走回殿内,看到穆霖依旧保持一种姿势看着窗外的风雪,觉得她真的是一个很特别,又很有定力的人。这么大的风雪,天气又是这么冷,其他宫殿的妃子们恨不得把窗户关得死死的,不留一条缝隙,唯有穆修容喜欢打开窗户,看着外面的飞雪一脸沉静享受的样子。
  她轻轻地走近穆霖的旁边站着,和穆霖一起等着宣宣的到来。
  不一会,宣宣跟在一名宫女的身后走了进来。她走路还有些跛,想是身上的伤还没有好。
  穆霖的视线一直都在看着外面的风雪,仿佛宫女和宣宣进来一事她并不知道。
  宣宣被带进来之后,一直有一种被忽视的怨恨感。但她却只能忍着,心里虽然气愤,但面上却是一副小心翼翼又害怕的样子跪在了穆霖的跟前,低声道:“奴婢见过穆修容,愿穆修容凤体金安。”
  穆霖依然还在看着外面的风雪,于宣宣的请安仿若未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