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道爷不好惹 > 第235章顺藤摸瓜

第235章顺藤摸瓜

往后两天的时间里,探险三人组将整个楼兰遗址中心点和附近都搜罗了一遍,寻找着有没有可以通往地下的入口,但很明显的是这个寻找是没有任何结果的,毕竟两百里来过那么多的考察和探险队都一无所获,他们三个要是来几天就能找到,那就有点太扯蛋了。
  
  找了几天后周皇帝就有点急头白脸的了,王长生淡定的性子也有点躁动了,因为这环境太恶劣,风吹沙动晚上气温又低并且景色还很单一,人在这种环境里呆的时间久了,确实很容易烦躁。
  
  不过好在的是,这两天晚上里王长生和苏童都没有发现飞僵的那道身影,这算是让他们安心了不少。
  
  到达楼兰遗址的第四天,深夜,三人都没有睡觉,白日里在周围捡了很多的枯枝然后就点了一堆篝火,进村不多的二锅头一人分了一瓶,然后啃着牛肉干和压缩饼干,他们很认真的进行了一次研讨性的会议。
  
  这个会议的目的就两个,第一是坐下来仔细研究和探讨一下,第二是敲定个事,那就是再有三天如果还找不到入口的话他们就得打道回府了,因为三人的补给最多还能支撑一个星期,如果还耽搁下去的话,那整不好他们都走不出罗布泊了。
  
  “我对你们可没有任何的隐瞒,真的……”苏童摊着两手,看着两人狐疑询问的目光说道:“我家族的历史很久远,我之前就已经跟你们说过这个了,家族中的先辈曾经带领商队几次途径过西域三十六国,甚至也和楼兰王接触过,所以家中祖先都确认以楼兰王的雄才大略,是不可能被人在一夜之间就消灭了的。”
  
  这两天寻觅的时候,苏童断断续续的跟王长生和周皇帝交代了她们家族为何会对楼兰了解的居然比史记还要熟悉,那是因为在很久以前她家中就有商队了,从内地经往西域三十六国然后到达中亚、西亚等地。
  
  在多次往来丝绸之路的时候,苏家的商队都盘桓在了楼兰古国,也觐见了当时的楼兰王,并且还有过很深的交往,苏家祖先更是着重的记载了楼兰古国和楼兰王的一些事迹,后来在楼兰王国一夜之间消失的前一年,她们家中商队还曾经来过楼兰,由此还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再往后几年,苏家商队都没有再去西域了,等到再去的时候楼兰消失了,而从那以后苏家商队接着行走西域的机会开始研究楼兰到底如何消失的,因为他们根本不信楼兰人死于瘟疫或者楼兰王兵败这种消息,肯定是另有他情的。
  
  不过苏家的研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在这千百年中苏童说他们家族也有过几次家道中落的危机,反反复复起起落落的,所以研究楼兰古国的事就暂时搁置了,最近这些年才被捡起来重新研究。
  
  “你把那些蛛丝马迹再说一下……”王长生问道。
  
  苏童“嗯”了一声说道:“在楼兰消失的一年前,苏家祖先再去的时候发现王宫里的建筑多了很多,而且有很多地方和以前也不一样,都进行了改动,在王宫的西南角处多了一个占星台,东南角修建了一面八卦墙,东北方有一个太极图,西北处飘着杆五行旗,王宫中间上一根朝天棍,当时先祖还问楼兰王为何王宫里会多了这些布置,楼兰王没有直说就一语带过了,不过苏家商队里有个人是懂风水的,他说整座王宫的风水都发生了改变,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所以这就是你找我来最大的原因了吧?”王长生在苏童描述的时候,伸手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在沙地上开始描画起来。
  
  苏童拢了拢头发,说道:“这是当然了,物尽其用么,本来我是想找何家的那位风水大师常鹤年的,但后来我发现你似乎更加靠谱和技术全面一点”
  
  王长生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人家活了一把年纪,见过的经历过的肯定比我这个小年轻要多,其实你找他更合理一点。”
  
  “我说了你更靠谱一点,我比较相信你的人品,至于别人的话,我怕他们卸磨杀驴。”
  
  “你啥眼神啊,从哪能看出我的人品来啊?”王长生诧异的问道。
  
  苏童想了想,说道:“纯属感觉,而事实也证明我看的很准,要不然几天前你也不会冒险把我从流沙里拽出来了。”
  
  周皇帝无语的叹了口气,说道:“我怎么听着你俩要是再聊下去的话,一个可能会芳心暗许,一个要过不了美人关了呢,两位咱们唠唠正题吧行么,眼看着天都快要亮了,再这么下去可就又耽误一天了。”
  
  此时天色已经到了后半夜,月头偏移,几颗曾经最闪耀的星也暗淡了不少。
  
  王长生低头看着地上被他勾画出来的占星,八卦,太极,五行和朝天棍五幅图,然后有一根线条将其给连了起来,又抬头问道:“楼兰王宫里其他建筑,你们家中有没有过什么记载?”
  
  “当时我们也没多想,自然不会再这上面下功夫了,毕竟谁也不知道楼兰一年后会消失啊”苏童说道:“不过后来消失以后,苏家先祖就开始整理关于楼兰王宫的一些资料了,也记了下来,我看过很多次了”
  
  “好,你要是能想起来,你指点,我来画”王长生点头说道。
  
  “王宫中心是修建出来的一根朝天棍,在它正东方是楼兰王议事的大殿,左侧是接待宾客的,右侧为楼兰王私下面见大臣的地方……”
  
  苏童凭借着记忆仔细的回忆着楼兰王宫的一些细节,王长生根据他的口述在地上落笔勾画,七八分钟以后渐渐的楼兰王宫的雏形就被勾画了出来,这个刻画肯定有很多地方是错的,毕竟没有实际图像全靠人的描述,但对王长生来说影响也不太大,他只需要一些细节没有错就可以了,因为他想试着能不能推测出来当时的楼兰王宫里到底是哪个风水阵。
  
  “你看看,我画的跟你想的,有没有什么出入和需要改的地方……”
  
  苏童低头看着沙地上的勾勒,仔细端详了半天后,摇了摇头示意没有,王长生“嗯”了一声然后开始琢磨这幅图,这幅草图现在肯定是啥也看不出来的,既然是草图那说明有太多地方是欠缺的了,但是王长生却可以做推论,这就跟看相一样一样的,看人的脸相和手相其实并不能看出一个人是什么运道,是福还是祸,得根据周易八卦五行这些因素来推断,最后才能得出一个结果了。
  
  那根据这幅草图,王长生推断下来后就会得出若干个结果出来,然后从中筛选出最有可能的那一个或者几个结果,那就是他们想要的答案了。
  
  看着低头不语,拧着眉头沉思的王长生,苏童深深的觉得自己找他出马,这可算是神来之笔了,常鹤年虽然在风水上有很高的造诣,但要论底蕴的话,还真未必能跟王长生来比,毕竟前者只是秋实先生带过的半个门徒,而王长生却是正经的昆仑观嫡传弟子。
  
  后半夜,苏童和周皇帝都有点熬不住了,两人先后都睡去了,唯独王长生好像钻进了这个推论的过程中一直不能自拔,他用一根树枝在地上进行着各种刻画,主要的目的是在推测楼兰王宫中最有可能是在布那一座风水法阵。
  
  渐渐的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月头悄然隐去,黎明到来。
  
  火堆早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熄灭了,苏童和周皇帝也睡了一觉醒了,两人各自出来后正看见王长生蹲在地上,眼珠子都通红了,周皇帝刚要出声催促他,苏童就拉了他一把,低声说道:“他这时候也许思绪正浓呢,你要是招呼他没准就给他脑袋里的思路给打断了,不要出声,去准备点热水和干粮给他吧”
  
  半个多小时后,王长生摸了下口袋想掏出烟来点一根,却发现烟早就抽没了,他就在地上一堆已经掐灭的烟头里翻找出半根来塞到了嘴里,另一只手却没停,一直在地上圈画着。
  
  一个小时后,王长生抻了个懒腰,然后扣了下眼屎,看着自己脚边放了一瓶水还有压缩饼干,直接抓起来后就朝着帐篷走去,扔下一句话道:“我睡一会,晚上再说……”
  
  王长生钻到了帐篷里,周皇帝迷茫的问道:“啥意思,整出答案来了么?”
  
  苏童看着地上那些繁杂的线条,一阵阵的感觉到了头晕目眩。
  
  沙地上,有一副很清晰的图案,其中大致上能看出来有一些建筑,亭台楼阁什么的,在这其中王长生又添加了一些线条还有各种看不懂的符号,乍一瞅这就跟天书似的,完全看不出个一二三来。
  
  术业有专攻,王长生所刻画的是几幅风水阵图,不是内行人的话根本看不出什么答案来。
  
  而就算是内行人,除非是出身昆仑观的,不然也看不出什么详情来。
  
  白日里,周皇帝和苏童百无聊赖的等着,他俩也看到了王长生熬了一夜人明显有点坚持不住了,估计等他睡完这一觉后才能从他嘴里得到什么答案。
  
  时间一晃而过,到了临近黄昏的时候,王长生才睡了一大觉醒来。
  
  “哈喽啊,两位”王长生叼了一根烟从帐篷里出来了。
  
  周皇帝指着地上已经乱遭的一团,说道:“你睡过去没多久,就吹来一阵风,把你之前画的那些都给吹散了,尽管我和苏小姐拼死抵抗,但也无济于事,哥们我们真尽力了。”
  
  王长生摆手说道:“无所谓,画的东西早在我脑袋里了,没事”
  
  “吓死我了,我俩还以为你白忙活了呢”苏童拍着一起一伏的胸脯说道。
  
  王长生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盘腿坐在地上,又捡起树枝说道:“咱们稍微捋一下,我大概推测出了一种可能性……”
  
  王长生将之前的草图重新画了一遍,只不过这次那些线条不再驳杂了,看起来很有条理性:“首先,楼兰王宫里确实有风水阵,而且还不是一个,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然后接着往下说,在西域三十六国之前的古人就已经很擅长占星了,他们会用星象来做一些推理和预测,王宫里的这处占星台就是起到这作用的,占星台我就不画了,我跟你们说一下它具体的用处……”
  
  “北斗七星在不同的季节和夜晚不同的时间,出现于天空不同的方位”王长生将占星台下画出一条线,连到了王宫中间的那一根朝天棍上,说道:“斗柄指西的第一天就是立秋时分,四季用阴阳来划分的时候话,那这时候就是阴时了,于此同时东南八卦为艮,正对西北角的五行,此时五行属土,然后东北方太极图……”
  
  王长生说的两眼冒光,口若悬河的喷着吐沫星子时,周皇帝和苏童听得却是一脸懵逼,因为从他嘴中冒出来的一长串关于星象,太极,八卦等专业术语他俩实在听不懂是啥意思,那这就造成了一个尴尬的现象,就是王长生不管说啥都是驴同鸭讲了。
  
  “啪”周皇帝伸手按了他一下,直接打断王长生,很认真的说道:“虽然都是朋友,但我不得不承认我的学识肯定没有你渊博,哥们咱跳过这些推论直奔主题行么?”
  
  王长生眨了眨眼睛,有点不满的说道:“不是,怎么不听了呢?我不得详细解说,你俩才知道是啥意思么?”
  
  周皇帝坚定的摇头说道:“不用听了,生仔你说的我们也确实听不懂,你咋说就咋办吧,这个就听你的了。”
  
  苏童羞涩的点了点头。
  
  “啊,这么回事啊……”王长生特有存在感的站了起来,背着手语调深沉的说道:“你要这么说的话,那我就不解释了,直接说结果了。”
  
  “好的,好的”
  
  王长生扔掉树枝,招呼他俩跟过来,然后从苏童那要了那副军用地图,手指点了点几个方位说道:“在很久以前,楼兰古国四周应该存在着三条河流,不过随着历史变迁,这些河都已经消失了,或者是变成了地下河……”
  
  王长生往下的解释没有用太专业的术语和名词,而是用一种很言简意赅的语言跟给他们讲解了自己所推断出来的,楼兰古国消失的最大可能性。
  
  戈壁滩上乍一看是没有山脉和河流的,但王长生肯定是不这么认为的,因为在昆仑观的认知中,只要是这片土地,每一寸泥土之下都有源自于万山之祖绵延下来的龙脉脉络,哪怕是沙漠中也不例外,因为很有可能在很久很久以前,这里并不是沙漠,也许是山川也许是河流,地质可以变迁,但有一点变不了的是,楼兰以北阿尔泰山,南部为昆仑山,天山由此横跨而过,这里是北干龙支脉所延伸出来的一处脉络。
  
  所以,王长生以楼兰古国遗址为中心,推测出了楼兰王宫的下方会有一处支脉经过,而王宫里的那座风水阵,有极大的可能是一种改天换地的风水阵法,就是将整座王宫沉到了地表下面,上方逐渐被沙漠的流沙所掩盖住,就是他们现在所看到的遗址。
  
  这听起来似乎很匪夷所思,但风水用到极致改变山川河流的走势也没什么不可能的。
  
  当年鬼谷子为秦始皇构建始皇陵的时候,就曾经动用过此种手段,最后引了五条活水进入骊山陵墓,变成了鼎鼎大名的“五爪金龙”风水格局(皇陵风水以后会写,这里不交代了)。
  
  所以,让整座楼兰王宫下沉也不是什么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