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道爷不好惹 > 第222章不好得罪的一种人

第222章不好得罪的一种人

    王长生略微有些惊愕,因为能叫出他小先生的人,至少都得保证一点,那就是必须得跟昆仑观有关系,除了他和师傅以外就剩下六位师兄弟知道他的身份了,再不就是这些师兄身边绝对亲密的人了。
          王长生深深的看了常鹤年一眼,随即扭头就走向了一旁,对方迈步就跟了过去。
          旁边的人看着两人的举动都有些诧异,特别是对常鹤年叫的那句小先生更是莫名其妙,因为对方刚才拱着手的时候,肩膀明显是往前倾了一下,脑袋往下压低了一寸,这是啥架势啊,是晚辈对长辈,身份低对身份高的人才有的举动,平常人论辈交往,是肯定不会这样的。
          再往下看走到旁边的两人,王长生背着手眉头拧着,常鹤年站在他身旁,仍旧压着脑袋,姿态放的很低。
          “小先生,也不算是卖我个面子,是我觉得你跟大澳赌场方面实在没必要把关系闹的太僵了,因为大澳赌场都以何先生马首是瞻,他在整个岭南,闽南,港澳的关系都很驳杂,这么说吧,你若是强行要压住凤凰城赌场的话,何先生肯定不会坐以待毙的……”
          王长生问道:“你是哪位师兄的人?”
          常鹤年笑了笑,说道:“我入堪舆这一行,早年是自学成才,走的都是野路子,阴差阳错的碰到了秋实先生,他看我还可以,就稍微指点了几下,所以我算是秋实先生的半个门徒,尽管他从来都没有承认过,但我一直以弟子自居。”
          “原来如此……”
          常鹤年笑道:“初时,我也没有认出小先生来,不过之后我看到您的手法我认出来了”
          王长生深以为然,不是跟昆仑观有关系的人,确实根本认不出他的手法来,因为昆仑观人风水堪舆看相卜算都有自己独特的一套,外人就是看到了也不明白其中的精髓,秋实是王长生的二师兄,他带出来的人也算是半个昆仑观门徒了。
          常鹤年接着说道:“小先生,我的意思是化干戈为玉帛吧”
          王长生眯了眯眼睛,说道:“我需要在乎那个何先生么?”
          常鹤年笑了笑,点头说道:“以昆仑观来讲,确实没必要在乎他一介商人的身份,甚至我相信小先生也有办法能压他一头,不过我觉得您有个思路应该换一换,那就是谁行走江湖不需要几个朋友呢?得罪何先生这种人,那就意味着会得罪大澳的商场,他在港岛关系也错综复杂,四大家族,十大富豪里的人见到他都会叫一声何先生,能高过他身份的也就那么三五个而已,至于东南亚和内地咱就暂且不提了,您说为了一个梁洪生而开罪他,至于么?所以,我觉得交好比树敌要强,您认为呢?”
          王长生沉吟片刻,脑袋里稍微琢磨了下,说实话这个道理他也懂,但是王长生这人有点小倔脾气,那就是吃软不吃硬,你得顺毛捋着他才行。
          那位何先生是啥层次他当然也清楚了,如无必要的话他肯定不会开罪对方,但现在他和梁洪生之间明显是骑虎难下了,都人脑袋打成狗脑袋了,你这时候让他抽身而退,可能么?
          似乎是看出王长生的犹豫了,常鹤年说道:“我要是不知道,那就算了,小先生这事现在也有我在里面,那其实就好办了,何先生那边我说说话,多少还能沟通,你看这样行么?我出面周旋一下,然后再坐下来谈谈?”
          王长生看了眼周皇帝那边,这哥们其实跟梁洪生之间没有杀父之仇,也没抱着他家孩子跳井,说白了这完全就是经济上的纠纷,那就这种情况下,周皇帝也绝对不愿意跟对方彻底撕个鱼死网破,如果有个可以周旋的机会,把惊奇问题说明白了,也不是不可以的。
          “那行,你去吧……”王长生点头说道。
          常鹤年轻吐了口气,笑道:“小先生真是好说话,不然我还担心你要是不答应的话,从此以后我得绕着大澳这边走了呢”
          王长生挑了挑眉头,说道:“呵呵,那你岂不是很亏了?”
          常鹤年很认真的说道:“在我的心里,秋实先生和昆仑观肯定是最重的,小先生是秋实的师弟,又是昆仑观弟子,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开罪您,哪怕是面对何先生。”
          常鹤年说完就走了过去,然后低声跟何景堂,三姨太还有梁洪生交谈了起来,初时三人的脸色都很不善,眼神一个劲的往这边飘着,不过说到后面的时候,他们脸上的表情就渐渐的缓和了过来,大概交流了十几分钟,常鹤年朝着王长生这边点了点头。
          于此同时,王长生也跟周皇帝说道:“这个人认识我一师兄,他的意思是事已至此大家没必要再往下撕逼了,综合一下两方面的情况,不如坐下来谈谈,看有没有一个折中的方式。”
          周皇帝皱眉说道:“你难做了?”
          “我没什么可难做的,我说过,我可以不给任何人的面子,包括这位何先生也是,看你怎么想了,你要是不愿意和谈,想要出口气的话,那我就直接掀了凤凰城赌场……”
          周皇帝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的诉求很简单,拿了我们周家的东西,还回来就行了!”
          常鹤年那里一点头,就说明对方答应谈了,王长生和周皇帝也没有疑义,所以这场纠纷暂时到这里就算结束了,常鹤年说今天天色已晚,明天中午的话再详细往下聊吧。
          王长生“嗯”了一声,跟梁洪生说道:“你引以为傲的地位或者财富,其实在我看来你根本没有能压住我的地方,因为我孤家寡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但你却不行,你有赌场,有生意,也有家人,如果你对今天的事不满意,我可以随时奉陪,但你要是想坐下来谈谈,我也不介意,今天的事就到此,你想想该如何交代,我们明天再见!”
          梁洪生咬了咬牙,挺不甘的说道:“我今天打下来的江山,都是我一个人拼出来的,周家到现在为止顶多只能算是个引子而已,我凭什么要把我的江山分一半出去?所以,我反抗,我不同意很正常,是人都会这么做的,我今天认了,只是因为我没想到你们会有这种手段而已……”
          王长生淡淡的说道:“命运这个东西,你抵抗不了,没有周家当初做引子的话,你今天也发达不了”
          梁洪生深深的叹了口气,王长生转身就走,周皇帝跟在他身后走了几步,忽然回头说道:“这件事的立场,你当初就站错了,梁老板你没搞清楚一点,那就是跟我们做朋友你能得到的会有很多,跟我们做敌人你只有损失,周家这些年来是没为你做过什么,可你要明白,我现在出现了。我能给你带来的东西你肯定都意想不到的,所以……你不用后悔,以后再看吧”
          王长生和周皇帝离去,随后赌场里的人也散了,只有苏妲己眼神闪烁的看着他俩的背影,小嘴角很愉快的往上翘了翘。
          常鹤年跟梁洪生其实说的很简单,有条理,实质上的内容不过就几句话而已,他的意思就是你得罪这样的人以后得提心吊胆的睡觉,他随便给你上个眼药水的话,你都得头疼脑热的,所以至于再撕下去么?
          可你若是能够放弃一些东西话,那就能跟他们成为合伙人了,说个最简单的状况,你以后再做什么生意,比如开一家赌场啥的,王长生和周皇帝是不是得尽心尽力的?
          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吧,颜面放下没啥,但生意要是没了,就彻底的没了。
          这天晚上,王长生和周皇帝在大澳找了一家酒店住下了,由于时间都到了半天,两人又折腾了一天也挺累的,躺下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夜深人静时分,妖女苏妲己回到了大澳半山的一间豪宅里,褪下衣服然后舒舒服服躺倒浴缸中,伸出白皙的的胳膊来回的摆弄着手指,笑眯眯的说道:“好巧?”
          时间一晃,一夜过去,王长生和周皇帝睡到了日上三竿,从房间里下来后到了大厅,就看到何景堂坐在休息区等着呢。
          何景堂立刻起身笑脸相迎,好像就当昨天跟没有他的事一样,十分自然的上前打着招呼,说道:“王先生,周先生,车就在外面我这就带你们过去了?”
          周皇帝低声在王长生耳边说道:“看见啥叫八面玲珑了么?就是这样的,昨天还把我们恨得咬牙切齿,一副你们不长眼的样,今天就跟过来请爹一样,我脸都红了,他却啥反应都没有。”
          “聪明人,都会审时度势的”王长生朝着何景堂点了点头,说了声走吧。
          何景堂开了一辆大澳赌场接待贵宾最常用的劳斯莱斯,不过这车的色却是金色的,是当初何先生亲自在厂家花费重金要的定制款,周皇帝和王长生坐到车里的时候,两人都明显一愣。
          王长生下意识的就说了一句:“怎么哪都有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