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道爷不好惹 > 第220章文斗局

第220章文斗局

    关二爷又称武圣,自身阳气极重,一般个人家中都不会供奉,多数都是做生意或者捞偏门的才会供,因为阳气和煞气太重了小门小户的撑不住。
          王长生破了赌场的衰位,水池子里阴气太重,常鹤年来了一笔画龙点睛点开了关二爷的一双眼睛,说白了这就相当于是把关二爷给激活了,赌场的阳气瞬间就兴盛了起来,然后稳稳的把水池子里五帝钱的阴气给压了下去。
          这么一来的话,王长生的那一手自然就被破了。
          这个操作是看起来简单,可能有人觉得自己也行,但这是你看到常鹤年的点睛之笔了,你若是换个别的风水师,那他可能光是找到源头就得费一番力气,同时自己下手还得再麻烦一番,但在常鹤年这里不过就是举手投足之间就给解决了。
          王家卫说的很对,高手过招哪里有那么多的花里胡哨,三两招差不多就可以见分晓了。
          常鹤年做完了这一手,十分平淡的看着王长生,没有啥装逼的意思,东边日出西边雨,该到你了。
          有人可能会说了,那王长生把关二爷砸了或者污了那一双眼睛不更简单么,这么想的话那就太无语了,神像只能送,绝对不能砸或者污,这是对神位的不敬,像这种开过光的神像你一旦这么干的话,从此以后你肯定会诸事不顺,不是破财就是见血,俗话就是遭了报应。
          所以,常鹤年来了这么一手也是个不大不小的难题,想要破掉关二爷身上的散发出来的阳气,也不是个容易的事。
          王长生只是淡淡的瞥了眼常鹤年,就面无表情的走到了赌场大厅那盏四米多高的水晶吊灯下面,常鹤年一见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这种规模的水晶吊灯都是起聚气和聚财的作用,凤凰城赌场的水晶吊灯是绿幽灵,俗称叫“鬼佬财神”,这一类的绿水晶凝聚财富的气运很强悍,自然价格也不菲,一般人家都是搞不定的,主要都是大商场,赌场或者公司前厅做装饰用,如果绿幽灵在配上个风水局的话,那敛财的作用可就十分夸张了。
          王长生一走到水晶吊灯下面,常鹤年就知道对方是要从此处下手了,他心底里暗叹了口气。
          梁洪生都有点不淡定了,他清晰的记得当初凤凰城赌场建成以后,他请来的那位风水师曾经慎重的叮嘱过他,这盏水晶吊灯轻易不要让人去碰,如果要是脏了的话就让人用白布沾着清水小心翼翼的擦拭,绝对不要弄碎或者弄掉一片绿水晶,不然你这生意恐怕就做不下去了。
          梁洪生急头白脸的刚要张嘴,常鹤年伸手拦了他一下,然后皱眉跟王长生说道:“你和我对弈,应该是在不损坏酒店原本布置情况下才好,要不然的话,说白了,你跟我谁点上一把火把这烧了岂不是更简单?我们都是行家里手,这种粗浅的手段就不能用了吧?我知道你也看出来了,这绿幽灵为赌场聚财的作用,可你要是扔一块石头就碎了这盏灯的话,我觉得没啥意思”
          水晶灯要是碎了,那凤凰城赌场的聚气生财局可就彻底废了,梁洪生肯定杀人的心都有了,并且往后他还得再找一位大师级别的人物过来,然后从新再为他做一次风水,这个损失可就不光是钱财方面的了,主要是去哪找这么一个合适的人来。
          “这么糙的风水也不知道是谁做的,真是日了狗了”王长生也没接常鹤年的话,然后蹲下身子用手指敲了敲脚下的这块方砖。
          “咚咚!”王长生敲了两下,地下就传来了挺空洞的动静,别人都挺迷惑的,不知道他此举是啥意思,但常鹤年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并且深深的拧起了眉头。
          王长生突然抬起手握紧拳头,然后猛地就朝着地下的方砖砸了下去。
          “啪”方砖应声而碎,其他人顿时都愣了,王长生用手将碎裂的方砖给掀了起来,下方露出地表的水泥,他随即抬起脑袋张望了几眼,然后眼神落在了苏妲己的身上。
          苏妲己诧异的耸了耸肩膀,对他这种眼神有点莫名其妙,王长生略微有点尴尬的走了过去,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你是不是见红了?”
          苏妲己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什么意思?”
          “来,那个事了……”
          妖女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她咬着嘴唇说道:“王八蛋!”
          妖女苏妲己尽管很妖,但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个女人,被一个见过两面的男人这么问,那属实有点不太好意思。
          性感不是骚,妖娆也不是骚,苏妲己只是长得很祸国殃民,媚骨天生而已,但内里的性子谁知道呢?
          “啪”王长生一把抓住苏童的手腕,就将她给扯了过来,然后来到那块被掀起的方砖上,他指着地下说道:“吐口唾沫”
          苏童咬着牙说道:“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凭什么听你的话”
          王长生在她耳边非常流氓的说道:“你平时表现的媚劲十足,不知道让多少男人为你神魂颠倒,但可惜的是,他们肯定不知道或者没有发现,你的左手腕下……有一颗守宫砂,你这么骗人有意思么?”
          苏童完全是条件反射的把左手给背了过去,她磨了磨牙,愤愤的说道:“你威胁我?行,我答应你也可以,但你事后得帮我个小忙”
      守宫砂就是处子的向征,古时候有一些女子会在手腕点上,但到如今基本就没有了,除非是一些历史很悠久,要求有些古怪的家族或者门派,正常来说现在谁还在乎这个啊。
          王长生想也没想的就点头说道:“妥了”
          女子见了红,其实挺好分别的,会看相的人都能看得出来,因为这样的女人此时本身血气就比较重,但女子见了红之后有一个挺特殊的地方,那就是那种红特别的污秽,孤魂野鬼不敢近身不说,还能破掉一些风水布置,当然了想破也不是简简单单就能破的,至少也得需要见红女子的体液才行,王长生总不至于让她把卫生巾什么的给抽出来吧,但唾沫也一样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