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道爷不好惹 > 第216章你也想引火上身?

第216章你也想引火上身?

王长生低头扫了眼桌子上新拆开的纸牌,摇了摇脑袋说了声不用了,老莫也不以为意,伸手把纸牌再次拿起来,然后就像是一般人洗牌一样,很平常的从中一分为二,来回“哗啦,哗啦”的洗着,一边说道:“就按照正常算牌的方式定大小,两个鬼除外,A最大3最小,行么?”
  
  “我没问题!”
  
  “妥!”
  
  老莫洗了三遍随手将牌放在桌子上,然后特随意的搬开依次从中抽了两张牌在桌子上后,说了一声:“到你了。”
  
  王长生舔了舔嘴唇,笑道:“那要是平局怎么办?”
  
  老莫想都没想就说道:“那就再来好了。”
  
  “呵呵……”王长生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道:“我就是随便问问,怎么会平局呢。”
  
  王长生说完,令人极其惊讶的是他根本就没有洗牌,而是直接就从纸牌上面非常平淡的拿起两张纸牌,并且也没有扣下,拿起来之后“啪”的一下就拍在了桌子上。
  
  “唰”顿时,赌场里所有的人都愣了,也包括王长生后面的周皇帝,他这个举动太突兀了,谁都没有料到是啥意思。
  
  两张纸牌,牌面中规中矩,一张三一张五,但就这个牌面在高手对决中可以来说绝对是输定了,因为就老莫这种人他出手那都得是把牌给记得差不多的,不说抽出两张最大的吧,但也绝对差不了多少。
  
  王长生这个做法,几乎跟认输没啥区别了。
  
  梁洪生愣了半天,皱眉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梁洪生肯定不相信对方是故意认了的,他都折腾这么长时间了,哪里有可能在这个档口认输,十八拜都拜了,绝对不会差在这一哆嗦上的。
  
  周皇帝先是诧异,稍后就明白了,王长生这么干的背后肯定大有深意,两人接触的时间不算太长,但他也挺了解对方的,这哥们办事小心眼着呢。
  
  赌场里的人窃窃私语,王长生眯着眼睛看向老莫,对方心里当即“咯噔”了一下,他拧着眉头嘴里吐出三个字:“你输了!”
  
  “啪”王长生突然单手按在赌桌上,人跃上来后,脚尖一点桌面,身影“唰”的一下就蹿了过去,然后落在了老莫的身旁,对方被他这个举动给吓了一跳,淬不及防下往后退了两步,王长生的反应更快,抬腿就朝着他的腿后面挡了一下,随即伸出右手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就猛地往自己这边一带,于此同时左手就抡了起来,按住了老莫的脖子直接就将人给摁在了桌子上。
  
  “你明明有挺大的赢面,但你可能担心我跟你道行差不多,所以跟我玩了一手幺蛾子,说实话,你这么干简直是多此一举了”王长生伸手就将桌子上老莫抽出的两张纸牌给掀开了,居然是两个A,他低下脑袋说道:“你知道啥叫聪明反被聪明误么?就是你这样的……”
  
  王长生说完右手抓住对方的右胳膊,然后往上褪了下他的袖子,伸出两根手指就从老莫的袖子里面拽出两张牌来,然后“啪”的一下就摔在了桌子上。
  
  老莫顿时眼中惊惧交加,额头冒出了冷汗,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对方的眼神居然这么好使,自己的出千竟被他如此轻易的就给看透了。
  
  “哗”赌场里面一片哗然,这下子谁都明白王长生为啥那么随意的就抽出自己的纸牌了,因为他看出老莫出千,所以他不管抽出什么那肯定都是赢得了。王长生松开老莫,对方满脸涨红,他淡淡的说道:“你手法是不错,但我眼神更好……江湖规矩江湖了,出千当场被抓,你什么意思?”
  
  老莫“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眼珠子通红的说道:“规矩我自然知道,被抓现行我没啥要说的,给你交代就是了,从此以后这一行我不干就是了。”
  
  老莫说完,突然伸出两根手指就按在了桌沿上,然后用力向下一压就听见“嘎巴”一声,老莫的两根手指诡异的就朝着后面折了过去。
  
  王长生也愣了下,没想到对方的举动这么干脆利索,一句话都没有,被抓了就折了自己的两根手指,别的不说,就他这脾气可够硬气的了。
  
  老莫捂着右手,额头直冒冷汗的说道:“手我折了也是给你交代了,你能不能让我输的明白点,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的手法在我行走江湖三十多年的时间里,还从来没有人看破过呢,不是这世上没有高人,是我知道根本不会有人轻易看破的,我这个速度你靠眼睛是很难捕捉得到的。”
  
  “我只能跟你说,我确实是看出来的……”王长生搪塞了一句,没有跟对方解释,昆仑观寻龙点穴镇龙脉都靠一双眼睛,但这个事他真没法跟人说明白了。
  
  老莫深深的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说了声受教了,然后朝着梁洪生说道:“不好意思梁老板,这个场子我接不下来,给您丢人了。”
  
  梁洪生铁青着脸说道:“没事,辛苦了,莫师傅,事后我再给你交代。”
  
  老莫淡淡的摆了摆手,捂着手转就走,背影略显萧瑟,王长生想了想忽然上前一步拍了拍他的肩膀,老莫顿住脚诧异的望着他,说道:“我都已经给你交代了,你还打算抓着不放啊?”
  
  王长生趴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你前额日月角上的父母宫有恙,横纹有三道,下有一痔,这说明你家中老人身遭劫难,但我看你应该是父母双亡的面相,所以我估计是你家里的老坟出了什么问题,你要是信我就回去看看你父母的坟,找个先生断一下,不然照这么下去的话,很有可能会影响你家中子嗣往后的运道,你要是不信,那就当我没说。”
  
  老莫听闻,当即就愣住了,他呆了半晌后突然朝着王长生长身一鞠,说道:“谢谢先生点明,我信了……”
  
  老莫的父母在他幼年的时候就去世了,然后葬在老家后山,这个事他基本没跟人提过,不是特别亲近的人自然不会知道,王长生一句话就点了出来,这就说明是他看出了什么,老莫自然深信不疑。
  
  其实,对于老莫这样的人,王长生没有什么反感的地方,因为老千也是三百六十行中的一个行当,他走江湖吃的就是这碗饭,自己刚才那么干相当于是砸了他的饭碗,两人无冤无仇,要不是因为梁洪生的关系,他也不至于出手就断了对方的后路,王长生肯定算不上什么五好男人,但他心肠肯定不是黑的。
  
  老莫朝着王长生鞠了一躬,想了想后又朝着梁洪生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梁老板,没有解不开的结,没有过不去的梁子,咱俩也算是旧识,我送你一句话,那就是得过且过,如果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恩怨,能放就放放吧。”
  
  老莫扔下这句话后掉头就走了,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赌场门外,六十来岁的老莫历经几十年,肯定是个人精一样的角色,他从王长生刚才指点自己的那一句话里就品出来了,梁洪生肯定是招惹上了个很大的麻烦,他未必能够扛得住这人给他带来的压力,老莫特清楚也见过,更深知一个道理,江湖上最不好得罪的哪几种人,王长生这一种恰恰得算是一个。
  
  梁洪生也听出来对方话中提醒的意思了,但在他的角度来看,现在能收手么?
  
  这肯定是不可能的了,他和王长生还有周皇帝之间,最后必须得撕逼出个结果才行,不然自己的颜面就被人狠狠的踩在脚底下来回的摩擦了。
  
  老莫这一局输了,赌桌上的筹码自然又翻了一倍,四亿多的赌资,如果全让凤凰城赌场来承担的话,梁洪生也没办法跟自己背后的股东资本们交代了,他眯着眼睛看着王长生和周皇帝,就在这一瞬间一点不夸张的说,他连动了杀心的心思都有了,但这个事也不过就是想想罢了,至少现在绝对干不了。
  
  周皇帝伸手抓起一把筹码“哗啦”一下又扔在了桌子上,说道:“梁老板还来么?”
  
  “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们是非得要和我死扛到底了?”梁洪生皱眉说道。
  
  周皇帝说道:“对,要不你杀我,要不我跟你死磕”
  
  梁洪生烦躁的看了他俩一眼,他现在是真真的骑虎难下了,刀都被架到了脖子上,这个场子要是再找不回来,凤凰城在大澳肯定就折了,说实话,梁洪生此时是有那么一些后悔的,他之前要是知道这两个年轻人这么难啃,可能就有心思跟对方坐下来好好谈谈了,别的不说,就说王长生这一手赌牌和眼力,也够他们凤凰城赌场结交一番了。
  
  但可惜,这世上没有啥后悔药,错过了就是错过,你现在已经没机会再往回找了。
  
  这时候,人群外面忽然挤过来一个人,这人穿着唐装,手里掐着一串佛珠,看着挺有种雍容华贵的气势,此人一到梁洪生就打了个机灵,连忙拱手问道:“何三哥,你怎么来了?”
  
  “我叔父让我过来问问,你们凤凰城是不是有过不去的坎了?”唐装男子轻声问道。
  
  梁洪生顿时眼睛一亮,连忙点头说道:“何先生也惦记着呢?”
  
  何三哥笑了笑,扭过头看着王长生和周皇帝说道:“听说了,之前没太在意,后来我跟他讲老莫也被打回去了,我叔父就说了我们大澳之间怎么扯都没什么,毕竟都是自家人,但要是有外人欺上门来,那就得说道说道了……年轻人,见好就收也可以了,人在做天在看,你做得太过了老天也不会愿意的,到最后你可能一点好都捞不到了,这样行不行,我做个主,桌子上的筹码你拿走一半,算是梁老板要交你这个朋友,今天的事到此为止。”
  
  王长生皱眉问道:“你谁啊?”
  
  何三哥蹙眉一愣。
  
  王长生接着说道:“我都不认识你,你过来给谁做主啊?”
  
  何三哥的脸色当即就阴了下来,手里掐着的佛珠也顿了顿,他语气挺平淡的说道:“你可能是不认识我,但在大澳不认识我的人真不多,我姓何!”
  
  这人说话听着口气是很大,但一点都不夸张,确实,就现在来说赌场里面的人除了游客以外,剩下的绝大多数都知道此人是谁,很简单,就因为他姓何,在大澳半岛上,这个姓就是一种向征。
  
  周皇帝在王长生耳边轻声说道:“大澳那位老赌王,何先生家里的人,这块土地上的一尊佛。”
  
  王长生“哦”了一声,伸出手指指着桌子,看着对方掷地有声的说道:“你们姓何的,也想引火上身么……”
  
  周皇帝顿时“哎呀卧槽”了一声,说道:“哥们,你飘了啊!”